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贏得美人歸

  PART。1誰更出色
  
  約翰和羅比是全城兩個最出色的喜劇演員,他們同時愛上瞭劇團裡最迷人的女演員瑪麗小姐。
  
  約翰和羅比不想因此而傷感情,於是兩人決定讓瑪麗小姐來選擇,無論瑪麗小姐最後選誰,他們都會為朋友祝福。可沒想到,瑪麗小姐對約翰和羅比是一樣的喜歡,她無奈地說:“你們都一樣的優秀,我實在不知道該選誰,要不這樣,你們都演一場戲,讓觀眾來評判你們的好壞,誰演得好我就嫁給誰!”
  
  約翰和羅比一聽,都十分沮喪,因為眾所周知,他倆的表演旗鼓相當,整個戲劇界乃至整個新聞界恐怕都沒有一個人能作出判斷。看樣子,到底誰能娶到瑪麗小姐,還要另想辦法。
  
  約翰和羅比離開後,一起來到瞭酒吧,兩人絞盡腦汁,最後約翰說:“夥計,我們在喜劇表演上分不出勝負,不如你我就演悲劇,誰演得好,誰就娶瑪麗!”
  
  羅比有點猶豫,因為對整個戲劇界而言,他倆無疑是極其出色的喜劇演員,可要在悲劇中演出、在一個嚴肅角色中嶄露頭角又談何容易啊!羅比想瞭想,說:“這個辦法倒也好,不過劇團永遠不會答應給我們一次機會來演悲劇的。我們劇團不總是這樣嗎?一個人要是在某一角色中成功瞭,那他就註定要一輩子演這一角色。我們從一開始碰巧成瞭轟動一時的喜劇演員,恐怕現在誰都不相信我們除瞭演喜劇外,還有什麼其他能耐。”
  
  “完全贊同!”約翰隨聲附和道,“那麼,我們該怎麼分勝負呢?”
  
  羅比沉思片刻,說:“既然我們不能在舞臺上一比高下,我們就隻好在舞臺下尋找機會。”
  
  約翰一聽,十分興奮:“私下演出?好哇!不過,如果隻是私下演出的話,怎麼有觀眾來評判呢?”兩人又心事重重地喝起瞭悶酒。
  
  這時,酒吧裡突然有人認出瞭約翰和羅比,這個人立刻興奮地走到兩人身邊說:“兩位先生,我叫雅力,請原諒我的冒昧——我情不自禁地想聽聽你們的專業意見!我跑瞭二十年龍套,這次劇組竟然要我演一名死刑執行官,明天就要去小鎮開演瞭,可我卻感到很緊張,幸好遇到你們,能不能給我點專業的指導?”
  
  羅比一聽,突然兩眼放光,他對雅力說:“聽著,你在小鎮上有熟人嗎?”雅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崇拜的喜劇大師羅比,搖搖頭說:“沒有。”
  
  羅比又問:“那兒沒有任何人會認出你嗎?”
  
  雅力點點頭:“是的,那樣一個小鎮,很可能沒有。”
  
  羅比笑著問:“你估計能得多少報酬?”
  
  雅力如實地告訴羅比:“隻是個小會堂,價格很低,也許兩百五十元。”
  
  羅比詭異地一笑:“你很緊張,你想推遲你的這次演出是嗎?”
  
  雅力尷尬地說:“我承認,我很沒用,確實想推遲演出時間,以便我做好充分的準備……可你為什麼這樣問呢?”
  
  羅比興奮地說道:“我會告訴你為什麼,還會付你五百元,隻要你答應讓我取代你去演出,你願意嗎?”
  
  雅力迷惑地說:“我不明白!”
  
  羅比告訴他:“我渴望扮演一次嚴肅的角色。明天你就裝作並不知道我冒充瞭你—所有責任都由我來承擔,你看如何?”
  
  雅力心想:不需要去演出就可以收到五百元報酬,真不錯!於是雅力答應瞭,羅比這下真是激動得忘乎所以,而此時,約翰卻驚慌失措瞭,是呀,羅比已經找到瞭大好的演出機會,他肯定會竭盡全力進行一次驚人的試驗,假如他能達到預期的效果,那就不用擔心約翰會勝過他瞭。
  
  回到劇團,羅比驕傲地將這一計劃輕輕告訴給瞭瑪麗小姐,瑪麗表示她將親臨現場觀看,約翰也答應前往,羅比便通宵達旦為明天的演出準備起來。
  
  PART。2甘拜下風
  
  果然,第二天,羅比的演出在他的精心準備下獲得瞭空前的轟動。羅比沉浸在瑪麗小姐甜蜜的贊美裡,約翰也慷慨地祝賀他,此外,羅比還收到一份賀禮—吉卜森伯爵寄來的一張明信片,請求羅比去他寓所會面。
  
  羅比喜出望外,大聲炫耀道:“啊哈,一位貴族向我發出的邀請,這證明瞭我所取得的效果!”
  
  約翰好奇地問:“他到底是誰呀?我可從沒聽說過吉卜森伯爵!”
  
  羅比得意地說:“你聽沒聽說,無關緊要,我隻知道,他是個伯爵,而且他想結識我!這項榮耀,誰都必須領受啊!”羅比有點諂媚,精神飽滿地雇瞭輛馬車去瞭。
  
  路程很短,馬車停下時,羅比看到這位貴族的住所毫不起眼,他顯然大吃一驚,那的確和普通的公寓別無二致。一個鄉下人將羅比引入一間房,說:“羅比先生,伯爵看完您的演出回到傢後,身體突然有點不適,正在看醫生,懇求您稍候片刻。”
  
  羅比隻好在房裡等著,過瞭很長時間,房門被打開,吉卜森伯爵顫顫巍巍走瞭進來,他的皮膚又黑又皺,他的嘴巴又幹又癟,他的頭發又稀又白,古怪的臉上長著一雙古怪的眼睛……
  
  吉卜森伯爵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先生,讓您久等瞭,十分抱歉,今晚難得出門,讓我累著瞭,回到傢後我發覺必須看看醫生瞭。您的表演精彩極瞭,令我受益匪淺,我將終生難忘。”
  
  羅比微笑著鞠躬致謝。吉卜森伯爵顫抖著手拿出一瓶葡萄酒:“坐下吧,羅比先生,別站著!讓我為您斟上一杯葡萄酒吧,我本人遵照醫囑,不能同飲。我是個寒磣的主人,但我實在太崇拜您瞭,所以冒昧把您請來。”羅比恭敬地說道:“能成為伯爵先生的客人,是一種特權,一種榮耀……”
  
  “唉,”伯爵嘆息道,“我也活不瞭多久瞭,這次我之所以請您來,是想談談您演出中處決的一個名叫維克多的人的故事。你同情這個人嗎?”
  
  羅比嘗瞭嘗葡萄酒,說:“哦,不,他是殺人兇手,怎麼會引人同情呢!”伯爵望著羅比,激動地問:“您難道體會不到一位被判處死刑的無辜者的情緒嗎?”羅比聳聳肩,不屑地說:“無辜?誰相信呢!他稱自己是無辜的就想逃脫法律制裁?那所有犯人都能稱自己是無辜的!”
  
  伯爵盯著羅比,惡狠狠地說:“我相信維克多說的是真話,他是我兒子。”
  
  “您的兒子?”羅比張口結舌,驚呆瞭。
  
  伯爵一字一句地說:“我唯一的兒子—世上唯一我所愛的人。是的,他是無辜的,羅比先生,是您屠殺瞭他,他死在瞭您的手下。”
  
  羅比結結巴巴地說:“我……我隻是演戲而已,隻是把他的故事演出來而已……我本人並沒有真的屠殺過他啊……要怪,您應該怪真的殺他的人……”
  
  伯爵若有所思地說:“您做瞭一場絕妙的演出,讓小鎮上所有的人從此認定我兒子真的就是殺人兇手、罪有應得,連我都不得不被您的表演所征服,認為我兒子就是殺人兇手……羅比先生,我希望這葡萄酒還適合您的口味,別剩下瞭。”
  
  “葡萄酒?”羅比氣籲籲地說,他霍地站瞭起來,渾身顫抖不止,伯爵平靜地說:“酒裡下瞭毒,一小時內您就將死去。”
  
  “天哪!”羅比發出瞭一聲悲嘆,他已經有瞭一種奇怪的感覺——血液變冷,四肢發沉,眼前一片陰影,就在羅比緩緩倒下的時候,伯爵突然扶住羅比,笑著說:“嘿,夥計,嚇壞你瞭吧!”說著,他緩緩地從牙齒上剝去瞭橡皮膏,卸下瞭妝面,解下假發……原來伯爵是約翰假扮的,這寓所也是他租用的。
  
  幾天後,瑪麗小姐嫁給瞭約翰,因為羅比的表演雖然征服瞭觀眾,但約翰的表演卻征服瞭羅比本人。羅比確實輸得心服口服,在約翰和瑪麗的大喜之日,他前去真誠地祝賀朋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