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最聰明

  席先生在王傢“陪聊”已一月有餘,屈指算來,他已經為董事長講瞭二十多個故事。
  
  顯然,董事長以前並沒有聽過這些民間的“閑言野語”,每次都聽得津津有味,王夫人自然也十分滿意,看來,席先生已“面試”合格瞭。
  
  這天,席先生在董事長的床邊坐下,準備開講,不料董事長冷不丁提出瞭一個問題:“依你看來,是老板聰明,還是那些打工的聰明?”
  
  其實,撇開具體的人和事,籠而統之地提這樣的問題是很難回答的,說老板聰明,非席先生所願;說打工的聰明,董事長聽瞭肯定不高興。席先生沉吟瞭片刻,說:“董事長,我先講個故事吧,講完瞭,我再來回答您的問題。”
  
  董事長點瞭點頭,於是,席先生就講瞭起來—
  
  當老板要賺錢,要賺錢就得有人替他幹活,要幹活得吃飽,要吃飽得吃好,要吃好就得把飯菜做好,所以,廚師很重要,不過,大飯店裡的廚師好當,龍蝦、鮑魚、血燕、三文魚、北極貝、海虎翅……什麼材料沒有?最難當的是那些工地夥房裡的“飯頭”,既不能大手大腳地花老板的錢,又要讓民工吃得不罵娘,難哪!
  
  有個叫老秦的,在一傢建築公司的工地夥房裡燒飯。
  
  這一天,五六十號人來到瞭一個新工地,夥房也是臨時搭的,要啥沒啥,這一頓中飯怎麼打發?老秦想瞭想,買來瞭幾袋白面,一腿豬肉,準備包包子。
  
  夥房裡還有一個幹活的,叫小六子,今年才十九歲,和老秦相處得挺好,老秦叫一聲“兔崽子”,小六子還會涎著臉笑。
  
  這當兒,老秦和面,小六子拌餡,就這樣,兩人包起瞭包子。包啊包,大約包到一半時,小六子突然停瞭下來,面色煞白地說:“哎呀,壞瞭!”老秦問啥事,小六子顫著嘴唇說:“我……我忘瞭給餡加鹽啦!”
  
  老秦平時總是樂呵呵的,可今天一聽小六子的話,急火攻心,雙腿一軟,差點摔倒,他的眼睛瞪得像銅鈴,手指戳著小六子的腦殼直罵:“兔崽子啊兔崽子,你的禍闖得也太有水平啦,你想想,包子都已包瞭一半,沒辦法重新拌餡、再把一個個包好的包子掰開來換餡,你說咋辦?”
  
  小六子怎麼會忘瞭往餡裡加鹽?這小六子傢在河南農村,爹殘疾,娘有病,傢裡還有一個讀小學的妹妹,一傢人就指望他在外面打工掙一點錢,好補貼傢用,剛才,小六子就是因為惦念著傢裡的事才一時走瞭神,眼下這禍闖大瞭,怎麼辦?卷鋪蓋滾蛋唄!
  
  小六子早嚇得沒瞭主張,傻傻地站著發呆。老秦拿出旱煙桿,“吧嗒吧嗒”地吸瞭幾口煙,對小六子說:“兔崽子,沒啥好法子啦,加鹽,把剩下的餡拌好!”小六子也知道沒別的法子瞭,把剩下的一半包子做好,至少有一半人不會罵娘,他拌完瞭餘下的餡,老秦用舌尖嘗瞭嘗,咸淡正好,於是小六子就眼淚汪汪地開始包包子。
  
  小六子剛包瞭一個,老秦突然大叫一聲:“停!”
  
  老秦說著就走上前去,拿過那個剛包好的包子,放到瞭一個小蒸籠裡,然後伸出兩隻(www.rensheng5.com)大手,狠狠地往鹽罐子裡捧瞭兩捧鹽,扔進瞭餡裡,一旁的小六子一看嚇傻瞭:放這麼多鹽,這包子不是要咸死人嗎?
  
  不料老秦還不罷手,一口氣又往餡裡加瞭幾把鹽,然後使勁地拌瞭起來。
  
  小六子看得身子直打哆嗦:“大伯,這……”
  
  奇怪,這時老秦倒笑瞭,說:“兔崽子,你大伯今天吃瞭扁擔,橫瞭腸子,你這事我兜瞭,不過,記住瞭,待會兒別做聲!”
  
  包子熟瞭,工人們爭著來吃,可是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飯堂裡就像炸開瞭鍋,罵聲、叫聲響成一團,一個高個子工人闖進夥房,指著老秦的鼻子嚷道:“老秦,怎麼做的包子?太淡,不能吃!”
  
  緊接著,又一個矮個子工人闖瞭進來,對著小六子吼道:“小六子,包子太咸,不能吃!”
  
  就這樣,一半人說包子淡瞭,一半人說包子咸瞭,飯堂裡吵成瞭一鍋粥。
  
  這時,老板正在工地的臨時辦公室裡忙得團團轉,聽到吵鬧聲就趕來瞭。
  
  這老板姓劉,這人其他什麼都好,就一個毛病:自以為是,簡單粗暴,他走進飯堂後就大聲喝問:“怎麼回事?”
  
  高個子工人說:“包子太淡,不能吃。”
  
  矮個子工人說:“包子太咸,不能吃!”
  
  劉老板被弄糊塗瞭,盯著老秦,問:“怎麼回事?”
  
  這時,老秦慢吞吞地解下圍裙,往地上一扔,說:“老板,這活我們沒法幹啦,有的嫌淡,有的嫌咸,我們聽誰的好?”說著,他拿起一個包子:“老板,你嘗嘗!”
  
  劉老板接過包子,一掰兩半,他看著油汪汪的白菜豬肉餡,左邊咬一口,品瞭品,右邊咬一口,嘗瞭嘗,臉上頓時露出瞭滿意的笑容:“咸淡適中,味道不錯!”說著,他把剩下的包子一口塞進嘴裡,對著工人直嚷:“這麼好的包子還嫌咸嫌淡?快快吃,下午的活緊著呢!”說完,他扭頭就走瞭。
  
  工人們有的搖頭,有的嘆氣,三三兩兩地退出瞭夥房。
  
  小六子像一腳踩在雲霧裡,不知道是咋回事,老秦拿起旱煙桿,“吧嗒吧嗒”吸瞭幾口煙。
  
  過瞭一會兒,老秦對小六子說瞭其中的秘密:“你忘瞭小蒸籠裡的那個包子?”接著,他樂呵呵地說:“我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為瞭解你的難處,不得不委屈瞭工地上的兄弟們。來,兔崽子,剩下的面粉搟面條,晚上,做個你拿手的燴面,給弟兄們補個情!”
  
  小六子聽瞭,脆生生地應瞭一句:“好嘞—”
  
  席先生講完瞭這個故事,望著董事長,沒說話。董事長笑瞭,說:“我明白你的意思瞭,你是說—老板愚蠢,打工的聰明,那個老秦,用聰明的辦法幫助小六子解決瞭常人難以解決的難題,而那個劉老板卻稀裡糊塗地一點判斷力都沒有,是不是?”
  
  席先生隻是笑,沒開口。
  
  董事長說:“我也給你講一個故事——老板比打工的更聰明,那是我親身的經歷。”
  
  席先生笑吟吟地說:“董事長,你給我講故事,我可付不起一小時500元的陪聊費哦!”
  
  兩人全都樂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