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相思燭

  您聽說過一種奇異的兩性相吸現象嗎?雌雄兩隻壁虎的尾巴,從身上脫落後,相距一米還能逐漸靠攏,最後緊緊纏繞在一起,可更神奇的是……
  
  林音是個影視明星,她最近接演瞭一部古代愛情劇,和她演對手戲的是新人張嘯風。
  
  戲裡,林音和張嘯風耳鬢廝磨,配合得十分默契;
  
  戲外,林音對張嘯風這個帥氣的大男生也動瞭真情,張嘯風雖然對林音心存愛慕,但他害怕流言蜚語會傷害到林音,便對她敬而遠之,這讓林音好不苦惱。
  
  PART。1洞房花燭
  
  這天,隻剩最後一場“洞房花燭夜”的戲瞭,佈景弄好後,林音和張嘯風進入瞭角色:一對火紅的龍鳳燭照亮著簡陋的民房,林音頂著大紅的蓋頭羞澀地坐在床邊,等著張嘯風來挑她的紅蓋頭……
  
  就在兩人上床休息、紅色幔帳徐徐放下之時,這張道具床卻一陣猛搖,林音和張嘯風嚇得不敢亂動,生怕它會隨時散架,他們靜靜地坐在床上,可等瞭半天也沒聽見導演喊停,後來張嘯風忍不住把頭伸出帳外,卻發現攝影師、導演連同劇務竟然都不見瞭。
  
  怎麼回事?張嘯風喊瞭幾聲也沒人應,他下床走到門前,剛一推房門,就進來好多侍衛,他們都口呼皇上,跪拜在地。
  
  張嘯風一愣:“臨時加戲瞭?”眾人並沒回答他,這時後面有個太後裝扮的老太太威風八面地走瞭進來,卻不是他們劇組扮演太後的那個人,而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這個“太後”入戲很快,隻見她一進門便痛心疾首地指責張嘯風:“皇兒!你怎麼能為瞭一個女人置江山社稷於不顧,你對得起你父皇嗎?”
  
  張嘯風又問:“臨時加戲瞭?”還是沒有人理他,這時,一直等在床上的林音聽到外面的動靜,從紅帳裡探出頭來問:“發生什麼事瞭?”
  
  隻聽太後一聲怒喝:“拿下她!”旁邊的侍衛便一擁而上,押著林音下瞭床,忽然,她感到一股寒意從頸邊冒起,林音悄悄地摸瞭摸侍衛架在她脖子上的鋼刀,是真傢夥!林音畢竟是老演員,她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丟瞭個眼色給張嘯風。
  
  張嘯風看到林音的眼神,心定瞭,他想準是導演為瞭取得逼真的效果,臨時改戲讓他們即興發揮,於是張嘯風立馬進入角色,故作慌張地跪拜在地,口中高呼:“母後!您就放過她吧!隻要您肯接納她,我就跟您回宮!”
  
  太後怒斥道:“你簡直丟盡瞭我們皇傢的臉!讓你去民間體察民情,可你倒好—為瞭一個貧賤女子跟哀傢作對!要想我接納她,除非……除非……”她看到燭臺上燃燒著的一對龍鳳燭,便說道:“除非這對蠟燭的火焰相互交合,融為一體!”
  
  下面的臺詞應該接什麼?張嘯風是新人,從沒碰到過這種臨時改戲卻又不和演員商量的事,他隻得硬著頭皮說:“懇請母後給我們三天時間。”
  
  太後沉吟瞭片刻,勉強點瞭點頭:“三天後,如果你做不到,我就立刻殺瞭她!”說完,她一甩衣袖,率領侍衛離開瞭。
  
  目送這一幫人離開後,張嘯風問林音:“林老師,怎麼導演臨時改戲也不跟我們說一聲?”
  
  這時,林音看瞭看窗外,憂心忡忡地說:“隻怕不是臨時改戲那麼簡單!”順著她的目光,張嘯風意外發現,月光下先前一眼就能看到的摩天大樓不見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漆漆的山林!四周再也聽不到汽車的喧囂聲,一切都靜得可怕。
  
  張嘯風大吃一驚:“天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穿越時空這回事我們也遇上瞭?”
  
  林音苦笑著說:“我想是吧!剛才那些侍衛的刀差點劃破我的脖子!問題很可能就出在劇務買的那張床上,剛才一陣猛烈搖晃,可能就是在穿越時空……”
  
  張嘯風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怎麼辦?那個太後說三天後要殺瞭你!”
  
  林音微微一笑:“沒關系,隻要你平安就好瞭。”
  
  張嘯風心裡一陣感動,他走近林音,低聲說道:“我寧願留在這個時空裡,也許這是老天的刻意安排,讓我不要錯過你。”他的一番話說得林音淚雨漣漣,兩人在月光下緊緊相擁。
  
  PART。2火焰相融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解救林音。張嘯風和林音看著那對燃燒的蠟燭發呆。
  
  他們兩人這一看就是三天,蠟燭燒完瞭一對又一對,各種辦法都用盡瞭,也沒能讓蠟燭的火焰相融,兩人絕望瞭。太後已經率領她的人包圍瞭小屋,再過一個時辰她就會沖進來殺死林音。林音不願死在他們手裡,她解下腰帶搭上房梁,打算懸梁自盡。
  
  張嘯風一看急瞭,他也解下自己的腰帶:“你死瞭,丟下我一個人在這個時空裡怎麼活?要死我們一起死!”
  
  腰帶被扔上房頂,穿過房梁滑落下來,同時跌落下來的還有一對壁虎,它們可能正在上面談戀愛,因為受瞭驚,兩隻壁虎一跌下來尾巴本能地就斷瞭,它們丟下瞭尾巴,驚慌失措地逃開瞭。
  
  就在這時,怪事發生瞭,那兩根脫離壁虎身體的尾巴竟然自動纏繞在瞭一起。
  
  張嘯風好奇地撿起這兩根尾巴,試圖把它們拉開,可沒想到它們卻繞得很緊。
  
  張嘯風不由眼睛一亮:“有瞭!我們不用死瞭,你等會兒,看我的!”說完他小心翼翼地分開兩根壁虎尾巴,拿到廚房裡忙活去瞭。林音覺得頭疼得要命,隻好上床休息休息。
  
  也不知過瞭多久,張嘯風搖醒瞭林音,讓她看燭臺上兩根燃燒的蠟燭。
  
  林音一看就呆住瞭:兩根相距半尺的蠟燭火焰正在向一處慢慢傾斜、靠攏,最後相融為一體,形成瞭一根火柱!
  
  林音抱住張嘯風又笑又跳:“天哪!你是怎麼做到的?”
  
  張嘯風湊在她耳邊輕聲說:“是那對壁虎幫瞭我們。”
  
  原來張嘯風看到壁虎的尾巴竟能神奇地纏繞在一起,便靈機一動,他分別把兩根尾巴放在火爐上烤幹瞭,然後磨成粉末分別灌進兩根挖瞭孔的蠟燭裡,沒想到還真的成功瞭,他還給這蠟燭起瞭個名字,叫相思燭。
  
  太後和她的手下看到這兩根奇怪的蠟燭後,終於接受瞭林音,並要把他們接進皇宮,但他們不肯去,隻抱著相思燭躲在床上不肯下來,太後沒辦法,隻好命人把他們連同那張床一起往皇宮裡抬。
  
  大床一路晃晃悠悠的,兩人躺在上面想心事,林音說:“我們就是被這張床帶到這裡來的,不如我們動手找找機關,說不定還能重回二十一世紀。”說完,她就起身在床上的各個角落裡摸索著,卻被張嘯風阻止瞭:“不要找瞭,我們留在這裡吧!”
  
  林音一笑:“是不是想留在這兒當皇帝呀?”
  
  張嘯風正色道:“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愛你!如果回到二十一世紀,我怕失去你,到時候各種流言蜚語會傷害到你,那不是我所希望的!本來我還不敢接受你,可剛才那對壁虎給瞭我很大的震撼,它們讓我們制成瞭相思燭,當相思燭的火焰相融時,我就下定決心,以後要好好地愛你,絕不放開你!”
  
  林音聽瞭張嘯風這番話,早已流下瞭激動的眼淚,她靠在張嘯風的懷裡,醉瞭。
  
  張嘯風抱著林音,笑著說:“這幾天被他們鬧的,連洞房花燭夜都錯過瞭,不如我們現在補吧?”
  
  也不知道林音答應瞭沒有,隻見大床抬過的地方,爬出瞭一對沒有尾巴的壁虎,目送他們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