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定要報答你

  鄉下的董老漢真是倒黴,肚子上三年吃瞭兩刀——前年是膽囊出瞭問題,被割掉瞭,這次是腹膜發瞭炎,這一來二去,人遭罪挨折騰瞭不算,還把他半輩子的幾個積蓄全扔進瞭醫院。
  
  董老漢在病床上鬧起心來,就直罵“這該死的病”。
  
  倒是那查房的小護士。
  
  笑著上前對他說:“大叔,你可運氣好呢。你進來的時候血壓為零,連心跳都停瞭,大傢都以為沒希望啦,幸虧我們盧主任搶救得法,還是他親自操刀給你做的手術呢。”
  
  “你們盧主任是……是哪個?”
  
  “他呀,就是我們全院最有名的外科‘一把刀’啊,一般情況下,想請他做手術的,得提前半個月掛號排隊呢!”
  
  小護士說著又朝董老漢噘瞭噘嘴,“你也真趕巧哦,當時我們盧主任的愛人,正在樓下的產房裡分娩,孩子情況又不太好,可是,盧主任卻舍己為人,堅持給你做完瞭手術……”
  
  聽這一說,董老漢才明白瞭自己死裡逃生的經過,頓時又慶幸又感動。
  
  董老漢是個知恩圖報的厚道人,從此,他把那個救自己性命的盧主任牢牢記在瞭心裡。
  
  不久,董老漢病愈出院瞭。
  
  出院後他頭一件事情,就是把傢裡養的一頭豬賣瞭,那天,他把賣豬的1000元錢裝進一個信封裡,揣在懷裡去醫院,輕輕敲開瞭盧主任辦公室的門。
  
  盧主任正在裡面忙碌著,身旁還等候著許多人,他抬頭看見是董老漢進來瞭,就馬上丟下手頭的事情,很和藹地上前問他有事沒?董老漢拘謹地笑瞭笑,說沒事兒,進城順便來看看盧主任的,盧主任也笑瞭笑,關切地問他最近身體怎麼樣,接著,仔細查看瞭一下他肚上的刀口,然後又拉過椅子,讓他在一旁坐下歇會兒。
  
  坐瞭一會兒後,董老漢見屋子裡其他的人都走瞭,便將那個裝著錢的信封掏出來,悄悄塞上前去:“盧主任,我這回生病多虧瞭你,也沒啥好報答的,這點錢……”
  
  “你、你這是幹什麼?”盧主任像被蠍子蜇瞭一下,“鄉下攢幾個錢不容易的,這次住院動手術,你又花掉瞭好幾千。”
  
  董老漢說:“盧主任,那天你的老婆孩子也在節骨眼兒上,可你還親自為我做瞭手術,要不是你,我的墳上已經長青草瞭。知恩圖報,這是做人的規矩,你不讓我謝你,我的良心怎麼說得過去呀?”說著,又將錢往盧主任辦公桌的抽屜裡塞。
  
  “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這沒什麼恩要報,也沒什麼好謝的,拿回去,拿回去!”盧主任漲紅著面孔,將錢從抽屜裡抓出來,放在瞭董老漢的面前,然後從桌上抓過聽診器,說瞭聲“我還有事”,便扔下他頭也不回地走瞭。
  
  恩人不肯接受自己的報答。
  
  這讓董老漢覺得很不是滋味,擱著心裡吃飯不香,睡覺也不甜。
  
  轉眼到瞭秋天,董老漢傢喂養的幾隻烏骨雞已經長大瞭。想到盧主任的愛人剛生瞭小孩,正需要補養,這天他捉起一隻最肥最大的烏骨雞,用線繩捆住裝進竹簍子裡,提著來到瞭醫院。
  
  見董老漢來瞭,盧主任又是問這問那,還給他倒瞭一杯茶。可當董老漢將手裡的雞簍提上前,盧主任立刻就又坐立不安,連連推開說不要,叫他拿回去自己吃。
  
  這回董老漢倔脾氣上來瞭,說這烏骨雞不是偷來的也不是搶來的,是自己一把谷子一把米地喂養大的,雞不值幾個錢,但好歹是個做人的良心,要是不收,明擺著就是瞧不起他這個鄉下人。
  
  見董老漢把話說到這個分上,旁邊的人也紛紛勸盧主任說,既然都已經送來瞭,也是人傢的一片誠意,就收下吧。
  
  盧主任憋得臉上紅一陣,青一陣,猶豫瞭一會兒說:“那……我就收下,不過,得照價算錢。”說著就從身上掏出張100元的票子,往董老漢的衣兜裡塞。
  
  董老漢不要他的錢,邊推邊朝門外退閃著,沒想腳下碰倒瞭那裝雞的簍子,簍子裡的雞掙脫瞭捆腿的線繩,撲騰騰跑到瞭門外的病區走廊裡。董老漢忙去追著捉,那雞驚嚇得竄來飛去,引得許多病房裡的人都出來看。
  
  等董老漢捉住瞭雞,滿頭是汗地再去找盧主任時,盧主任那辦公室的門也已被鎖上,早沒瞭他的人影兒。
  
  董老漢知道盧主任是執意不肯收自己的雞,再說這大庭廣眾惹人現眼的,纏磨下去影響也不好,隻得將雞又拿回瞭傢。
  
  可等回到瞭傢裡他才發現,盧主任那張100元的票子,竟然還在自己的衣兜裡。
  
  隔瞭不久,董老漢進城去辦事,路過醫院門前。擱著心事,他鬼使神差地又跨進醫院大門,來到瞭自己從前住過的病區。
  
  可找瞭好幾間屋子也沒見著盧主任,董老漢怏怏地剛要回去,迎面碰見瞭上次照顧自己的那個小護士。
  
  小護士告訴他說,盧主任今天沒來上班,他愛人乳房上生瞭個腫塊,孩子因此也沒有奶水,中藥西藥用瞭都不見效果,眼下正急著呢。
  
  聽說這事兒,董老漢忽然像想起瞭什麼,轉身就急急忙忙回到瞭傢,然後直奔後山的老樹林。
  
  他穿上雨衣,戴上手套和蒙瞭網罩的舊頭盔,架好梯子爬上一棵老槐樹,那樹上掛著一個面盆大的馬蜂窩。
  
  這時候,馬蜂們已發現瞭情況,嗡嗡地向他發起瞭進攻。
  
  董老漢拿出一隻網兜子,對著蜂窩一捂,將十幾隻金黃的馬蜂罩在瞭裡面。
  
  不料就在他下梯子的時候,他那舊頭盔被樹枝一掛掉瞭下來,幾隻馬蜂猛叮,過來,在他的臉脖子上一陣狠蜇。
  
  董老漢顧不上疼痛,忙回傢用開水將那網兜裡的十幾隻馬蜂燙死。隨後他隻覺得眼前金花亂飛,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瞭。
  
  董老漢又被送進那傢醫院,經過搶救很快蘇醒瞭過來。
  
  正巧,盧主任的值班室就在對面,聽說董老漢被馬蜂蜇傷,他連忙過來看望。
  
  一見是盧主任,董老漢掙紮著爬起身,從懷裡掏出一個薄膜包兒,那裡面是十幾隻馬蜂。
  
  他將那馬蜂遞給盧主任:“我有一個偏方,是祖傳的,用秋天的馬蜂入藥,能治你愛人的那個病,很靈的…”
  
  “原來你是……”盧主任一下子呆在瞭那裡,像是有瞭什麼心事。
  
  過瞭好久,他突然哆嗦著扶住董老漢,說:“大叔,有件事,我想跟你談談!”
  
  “啥事?你說。”
  
  盧主任用力捶著自己的腦袋:“我對不起你,實在是不應該。”
  
  董老漢兩眼迷蒙:“盧主任,我報答你還來不及呢,你咋說這話呀?”
  
  “你認不出我瞭。前年你生膽囊炎的時候,就是我給你開的刀呀。”見董老漢有些茫然,盧主任低下頭,“實話對你說吧,上次給你做膽囊手術的時候,有些膽汁滲出來瞭,術後檢查才發現的。如果當初及時做手術,就沒事瞭。但我怕再做一次手術,毀瞭我‘一把刀’的名氣,就想僥幸一下,覺得隻要控制飲食就沒有大事,沒想到最後還是……”
  
  “啥?我這病是因為上次:…”董老漢愣怔半晌,突然兩眼圓瞪,用力地朝盧主任揮起瞭巴掌,可接著,那巴掌又軟軟地垂瞭下來,“唉,你還算是有良心的喲。”
  
  盧主任滿臉愧色:“大叔,要打你就打吧,這樣我的心裡反倒好受些……你每一次要謝我,要報答我,我的良心都像被刀子在挖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