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搭車的小夥兒

  除夕夜是和傢人團聚的日子,漫漫歸程,濃濃親情,那是咱中國人的節日啊!
  
  今年,阿蘭的丈夫去瞭國外,隻有她和婆婆兩人過春節。婆婆的傢遠在古城秀山,大年三十上午,阿蘭就駕車出發瞭。
  
  出城不遠,眼前的一幕引起瞭她的註意:一個穿著樸素、長相憨厚的小夥子站在路邊上,手裡舉著一塊紙牌,上面寫道:“回秀山過年,願高價搭車!!!”
  
  看著這三個感嘆號,阿蘭似乎觸摸到瞭那小夥子急切的歸鄉之心,她爽快地把車停在小夥子身邊,說:“我倆同路,上車吧。”
  
  小夥子高興壞瞭,一上車,就給傢裡打電話:“媽媽,我上車瞭,是搭的順路車,估計晚上8點就能到傢。”等他打完電話,阿蘭問道:“你傢就在秀山縣城嗎?”
  
  小夥子說:“不是,離縣城還有幾十裡。”
  
  阿蘭一聽有這麼遠,也就不再問他瞭。
  
  不巧的事一會兒就來瞭:先是前面路段發生交通事故,堵瞭三個小時的車,接著到瞭夜裡11點,距離縣城還有60公裡的山路上,阿蘭的汽車出現瞭異常,掛不著擋,發動機在叫,車子卻不動瞭!
  
  於是,兩人下瞭車,阿蘭並不熟悉這個路段,顯得神色沮喪,她借著車燈,看到前面有一塊標有“灣村”的路牌,便問小夥子:“這裡有沒有修車的地方?能不能請個修車的師傅來?”
  
  小夥子搖搖頭,想瞭想,接著就掏出手機,往縣城的一個修車點打瞭一個求助電話,可對方卻說,今天過年,值班的師傅少,可能要遲一點派人來,讓他們在車裡耐心等候。
  
  阿蘭對小夥子歉疚地說:“不好意思,耽誤瞭你。走,進車裡坐吧,外邊太冷。”
  
  進車之前,阿蘭隨意朝遠處望瞭一眼,發現山腳下不遠的地方有幾盞燈光,忙問:“這是什麼地方?好像有人傢。”
  
  小夥子說:“荒山野嶺,有幾戶人傢也不稀奇,反正不是修車的,幫不瞭我們的忙。”
  
  突然,小夥子的手機響瞭,是他媽媽打來的,他在電話裡對媽媽說:“媽,您別急,我沒事,好著哩,車壞在瞭路上,正在等修車的師傅,啥時到傢還說不準。”
  
  山野裡靜悄悄的,阿蘭非常害怕,兩人在車內一直坐到零點,突然,山腳下傳來辭舊迎新的爆竹聲,小夥子下瞭車,在公路邊遙望瞭好一會,直到山腳下的爆竹聲完全消失後,他才戀戀不舍地回到車內,阿蘭知道,小夥子肯定想傢瞭。
  
  也就在這時,兩個修車的師傅開著工具車來瞭,擺弄瞭好一陣,車子總算修完瞭,然後小夥子把兩個師傅拉到一邊,悄悄說瞭幾句話,又返回來對阿蘭說:“我們走吧。”
  
  阿蘭心裡頓時疑惑起來,走瞭一程,阿蘭突然問道:“修車的師傅怎麼沒跟來?他們不回縣城嗎?”
  
  小夥子說:“他們還有事,不回縣城瞭。”
  
  阿蘭的心不由緊張起來,她甚至懷疑小夥子是不是設下瞭什麼圈套,可小夥子一直靜靜地坐在後面,根本不像一個居心叵測的人。
  
  凌晨五點,終於抵達瞭縣城,阿蘭心中的那塊石頭放瞭下來,想到路上對小夥子的懷疑,心裡不免有些愧疚,她歉意地一笑,對小夥子說:“你傢在哪?我送你回去。”
  
  小夥子也笑瞭:“不用瞭,再說天都亮瞭,我去街上隨便轉轉再走。”
  
  小夥子背上行囊準備下車,突然想到瞭什麼,說:“看我這記性,差點忘瞭付車費。”說著,就往衣兜裡掏錢,就在這時,他不小心把什麼東西掏落瞭,掉在車裡。
  
  阿蘭隨即打開車燈,彎下身子拾起那東西一看,那是小夥子的身份證,證上還寫著—剎那間,阿蘭的心猛地一顫,小夥子身份證上的傢庭地址寫著“灣村”,就是昨晚修車的那個地方,阿蘭這才恍然大悟:昨晚修好車後,小夥子問修車師傅回不回縣城,如果回,一路上他們就可以照應阿蘭,沒想到他們還要到別處修車,這樣,小夥子隻好陪她回縣城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