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危險角色

  正值初春,濟南市的天氣仍是寒冷刺骨。
  
  一個北風呼嘯的早晨,在火車站附近一個院子裡,太平劇院頭牌武生沈連升和他的徒弟李小升跟往常一樣,天剛蒙蒙亮就起床喊嗓子、踢腿、翻跟頭……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自從進入梨園行之後,師徒兩人這個習慣從來沒間斷過。
  
  他倆正在凜冽的寒風中苦練時,突然,當地駐軍馬師長的副官送來一張請柬,原來“臨時大總統”袁世凱要當什麼“中華帝國”的皇帝,馬師長想巴結袁大頭,弄個山東省的督軍當當,於是,就想在袁世凱的“登基大典”那天,要沈連升師徒兩人在濟南的太平劇院表演一出《千裡走單騎》。
  
  李小升從小父母雙亡,是沈連升收養他的,雖是師徒,更如父子,現在兩人聽說要他們為袁世凱當皇帝唱戲慶賀、歌舞升平,心裡一百個不願意,這時,副官不陰不陽地開口瞭:“沈老板,濟南是馬師長的天下,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馬師長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胳膊擰不過大腿呀,沒辦法,師徒兩人隻得收下瞭請柬和定金。
  
  第二天早晨,馬師長就派瞭一隊士兵,強行把沈連升和李小升像押解犯人似的,帶到瞭太平劇院排練。
  
  太平劇院舞臺是清一色紅松鋪成的地板,演員在上面翻跟頭、打把式非常得心應手,當年是濟南最好的演出場所。
  
  沈連升雖然不願意拍馬師長的馬屁,也不願意為袁世凱粉飾太平,但是馬師長的人拿刺刀逼著呢,眼看著袁世凱“登基”的日子越來越近,沈連升愁得吃不香睡不著,妻子見此情景,勸他說:“你就想開些吧,不就是演一場戲麼,不要這麼認真瞭。”
  
  沈連升說:“你當我是為瞭自己麼?我沈連升在梨園行雖然談不上大紅大紫,但也算是功成名就,即使是因為這次而留下千古罵名,我也認瞭,可小升就不同瞭,他還年輕,如果這麼年輕就壞瞭名聲,今後還怎麼在梨園行混飯吃呀!”
  
  妻子長嘆瞭一口氣,說:“唉,你要是真的不演,馬師長能放過你嗎?”
  
  沈連升說:“天無絕人之路,讓我再想想辦法……”
  
  再說李小升的心裡也不踏實,從師父的表情上就能看出,他現在每天在舞臺上排練,那隻是在馬師長刺刀的逼迫下不得不這樣做啊,如果真的到瞭袁世凱“登基大典”那天,師父會老老實實上臺演出嗎?李小升太瞭解自己的師父瞭,他認準瞭一個理兒,十頭牛也拉不回來!如果到瞭那天師父果真不肯登臺,殺人不眨眼的馬師長,那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呀!為此,李小升的心揪得緊緊的。
  
  有一天,沈連升就像變瞭個人似的,臉上的愁容突然不見瞭,他不但每天認真吊嗓子、走臺步,甚至還練起瞭翻跟頭,這讓李小升大惑不解:師父這是怎麼瞭?更讓李小升感到奇怪的是,師父每天吃過晚飯後,就一個人走進後院的一間空房子裡,一進去就是老半天。這個小院原來的主人是開醬菜園子的,後院那間空房子裡隻有幾口當年醃咸菜用的大缸,師父到這裡幹什麼呢?
  
  一天晚上,李小升又來到後院窺視,他竟然看到師父背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大麻袋,悄悄出瞭院子……
  
  袁世凱“登基大典”的前一天,按照馬師長的安排,這出《千裡走單騎》要進行最後的彩排。
  
  在化妝室裡,沈連升突然提出要李小升扮演關公,他扮演馬童。李小升一聽頓時驚呆瞭:這些年一直是師父扮演關公,自己扮演馬童,師父今天是怎麼瞭?
  
  李小升擔心地問道:“師父,馬童出場有一個難度很高的空翻,你都四十多歲瞭,能行嗎?”
  
  沈連升說:“沒問題!”
  
  第二天,《千裡走單騎》如期在太平劇院公演,場面空前,全城轟動。
  
  演出開始瞭,一陣急促的鑼鼓聲過後,扮演關公的李小升一個精彩的亮相,幾句開場白念完,沖著後臺叫瞭一聲“馬童”,扮演馬童的沈連升喊瞭聲:“來也!”在司鼓一陣清脆的絲鞭聲中,沈連升雙腿一用力,踏上邊幕旁的彈簧跳板,身體就像離弦之箭,“嗖”的一聲就飛出瞭一丈多高……
  
  就在這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當沈連升的身體落到舞臺上的一剎那間,隻聽“咔嚓”一聲,厚厚的紅松木地板竟然坍塌瞭一個大洞,沈連升重重地摔倒在舞臺上,他的一條腿摔斷瞭,鮮血灑在舞臺上……李小升猛然撲到沈連升身上,哭喊著:“師父!”這時,沈連升強忍著劇烈的疼痛,臉上竟然露出瞭一絲苦笑……
  
  馬師長的副官頓時慌瞭,他立刻沖上舞臺,查看怎麼回事,隻見從舞臺上那個塌陷的大洞裡沖出瞭一群碩大的老鼠,副官探頭向洞裡望去,眼前的景象令他目瞪口呆:支撐地板的那些紅松木方子,已經被老鼠啃得千瘡百孔,隨時都可能坍塌……演員摔傷瞭,舞臺又被老鼠啃得不能用瞭,這場演出也就不瞭瞭之瞭。
  
  原來沈連升在後院那間空房子的大缸裡養瞭幾十隻老鼠,老鼠的牙齒跟人的指甲一樣,每天都在不停地生長,必須及時剪掉。老鼠“剪”牙齒的辦法就是不停地嗑東西,以此來磨去不斷生長的牙齒。原先那些老鼠都被沈連升養在大缸裡,每天苞米面窩頭喂著,卻沒有地方磨牙。
  
  一個多月後,老鼠的牙齒早已變得長長的瞭,沈連升把這些老鼠用一個大麻袋裝著,悄悄放進太平劇院舞臺的地板下面,每天定時喂食,不讓老鼠跑散。這些老鼠見到松木方子,就瘋狂地啃瞭起來,幾十隻老鼠晝夜不停地啃瞭十幾天,看似堅實的舞臺下面早已千瘡百孔瞭。
  
  知道這些後,李小升什麼都明白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