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百雀袍

  洪武二十九年十一月,宋大將軍府一片肅然,宋夫人坐臥不安地等待著被突然召進宮的宋謙。
  
  就在昨天,宋夫人還勸丈夫:“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不要以為你是開國老臣就能保平安,那些被誅九族的臣子哪個不是功名顯赫?”
  
  宋謙不以為然地說:“你這是婦人之見,皇上殺的那些都是有反心的人,像我這樣忠心不二的臣子,皇上怎麼會加害?”沒想到第二天一早,宮裡就傳詔下來,讓抱病多日在傢休養的宋謙即刻進宮。
  
  直到掌燈時分,外面熱鬧起來,原來是大將軍回府瞭,隻見宋謙滿面喜色地闖瞭進來:“夫人,大喜!皇上是記起下月初七是我的壽辰,要來府上盤桓一日,這可是皇恩浩蕩。”
  
  宋夫人聞言未語,若有所思,宋謙卻喜不自勝,得意之色溢於言表。就在這時,後院傳來喊聲:“有賊”,宋謙聞聲回身沖瞭出去,隻見一個黑影正向院外疾跑。宋謙顧不得許多,抬手一揚,打出幾顆他的獨門暗器透骨釘,那人應聲倒地。
  
  宋謙上前,低頭查看,隻見那人仰面躺著,已經氣絕身亡,懷裡抱著的錦盒滾到一邊。這時宋夫人也趕到瞭,看到錦盒中的滾落之物,不覺驚叫出聲,那不正是洪武皇帝親賜給宋謙的百雀錦袍嗎?這錦袍是由繡工花數年的工夫精繡而成,上面一百隻黃雀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當年洪武皇帝披這件袍子親迎凱旋的宋謙,並當著眾文武百官的面將其從自己身上解下,披在他宋謙的身上。
  
  宋謙與夫人抖開錦袍,赫然發現錦袍上多瞭幾個洞,想來是剛才宋謙用力太猛,透骨釘沖出那人身體打入錦盒所致,宋謙見此情景,頓足嘆道:“宋門休矣,損壞聖物隻怕要誅九族瞭!”話音未落,忽見又一黑影沖向院墻,看功力這人猶在死去那人之上,宋謙剛要追趕,宋夫人拉住他:“讓他回去報信吧,可保宋宅二十日平安。”
  
  宋謙還想再問,宋夫人使瞭個眼色,兩人回到內室後,宋夫人這才說道:“今日之事很是蹊蹺,先是聖上要來宋府,接著有人來盜百雀袍,看來是有人想加害宋傢。宋府上下百十口人命在旦夕,隻怕那扶老拖幼上刑場的慘狀要重演瞭。”宋謙急道:“那夫人為什麼不讓我把剛才那人殺掉?”
  
  宋夫人搖頭道:“不放他走,自會再來人盜袍,宋府再無寧日。他既親眼見聖物已毀,自會回去報信,那害您之人隻怕正在得意。將軍您想,現在百雀袍上破瞭幾處,明眼人一看就知是您的暗器所損,隻怕您在皇上面前百口莫辯。也罷,這二十日不會再有人光顧宋府,我們也早做準備罷。”
  
  從那日起,宋夫人推說有病,再不見客,隻和貼身丫環搬到後院調養,飲食都由專人送到門口。宋謙聽從夫人的安排,日日照常上朝,可是眉間總是愁雲緊鎖,夫人雖然說凡事由她調度,可沒交給他實底,總是不放心。宋謙暗中觀察,有幾個親近的傢人不知被派去何處,失蹤幾天又回來,轉眼又不見人瞭。
  
  很快二十天過去瞭,宋謙的壽誕將至,這日他剛進後院門,就聽丫環哭成一片,沖進屋一看,宋夫人面色蒼白倒在地上,宋謙忙上前扶起,宋夫人吃力地睜開眼睛說:“錦袍我織補好瞭,明黃線是宮裡才有的,隻能用普通黃線應付一下,這百雀袍隻能在暗處看,以後的事老爺就自己多費心思吧……”說完又昏瞭過去。宋謙忙命人去請郎中,看愛妻形容憔悴,不禁悲從中來,恨不得把那件錦袍撕個粉碎,可是轉念一想,夫人這樣殫精竭慮,也是為瞭宋傢上下老小百人的性命,自己無論如何要保全她的這份心。
  
  十二月初七,洪武皇帝禦駕親臨,宋謙在門外跪迎,看到隨駕的是魯妃,他心裡又是一沉。魯妃的父親魯直本是宋謙手下的參將,有次被圍在城外,向城內的宋謙投書求救,宋謙怕中計沒有開城門,致使魯直萬箭穿心而死,為此魯妃極恨宋謙,看來這次是來者不善!
  
  這一日宋謙安排得緊湊,招來幾個雜耍班子,又有伶人歌舞助興,直鬧到月上柳梢才安靜下來。此時夜色已深,洪武皇帝已是醉眼蒙,剛要叫起駕回宮,魯妃起身離座施禮:“聞聽宋府有皇上親賜的百雀袍,臣妾素喜針線活,想見識一下,請聖上恩準。”
  
  洪武皇帝道:“宋卿,錦袍安在?”
  
  到瞭這個時候,宋謙心裡已經明白瞭,看來盜衣人就是魯妃所派!他不慌不忙地起身施禮道:“皇上,請隨臣來。”洪武皇帝不知宋謙這是唱的哪出戲,可還是站起身來。一行人穿花廳過走廊到瞭後院,這裡孤零零地修瞭一座小樓,進得樓來,隻見燈光昏暗,香燭裊裊,竟然供著無數靈位。供桌正中放著一個大紫檀木箱子,宋謙上前打開,畢恭畢敬地取出一個錦盒,有太監過來打開盒蓋,將百雀錦袍奉上前來,宋謙這才開口道:“皇上,這裡供奉的是當年隨皇上南征北戰時死去的將士,錦袍是皇上所賜,臣不敢獨領,所以供奉在此與眾將士共享天恩。”
  
  洪武皇帝四下打量,這才發現這裡還掛著許多畫像,那些人都是隨自己出生入死的將士,如今已是陰陽相隔,這些年來自己從未祭拜過他們,心中不由得愧疚起來,心慌意亂,便不再說話,獨自低頭出瞭靈堂。
  
  宋謙暗自松瞭一口氣,正準備送駕回宮,忽聽魯妃笑道:“皇上,日理萬機難得玩得這樣愜意,不如再多留一日。”洪武皇帝點點頭,宋謙驚出一身冷汗,隻得安排皇上安寢。
  
  這一夜宋謙沒有合眼,他自知明天皇上若是再看百雀袍,就能看出破綻,到時他的欺君之罪再難逃脫,自己一死也罷,隻是連累老母嬌兒並傢人老小,真是傷心至極。天剛亮,就有太監來傳旨,宋謙急忙去見駕,看樣子皇帝這一夜也睡得不安穩。洪武皇帝對宋謙說:“朕一夜未眠,想起這些將士就心意惶惶,魯妃為解朕心憂,連夜準備瞭香燭,上過香再回宮罷。”宋謙知魯妃昨夜看出破綻,今天是故意揭底來的,可是此時無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瞭。
  
  上罷香,洪武皇帝自己脫下身上的袍子,放在供桌上,這才對宋謙說:“宋卿,我這件錦袍留下賜與眾卿,那件百雀袍你自己穿上吧。”
  
  到瞭這個時候,宋謙已別無他法瞭,他大步上前,打開紫檀箱子,猛然覺得一物撲面,隨著“撲喇喇”沖出一堆什物來,宋謙也顧不得許多,回身護住皇上,大叫:“護駕!”
  
  眾侍衛忙圍將上來,大傢定睛再瞧,隻見靈堂裡出現瞭許多黃雀,飛來飛去的。宋謙命人快抓,又把驚得面無血色的洪武皇帝扶著坐下。這時再看錦盒,裡面早沒瞭百雀袍的蹤影,隻留下一塊小佈片,上面繡著的一隻黃雀神態悠閑。過瞭一會兒,眾人已把黃雀悉數捉住,一數整整九十九隻。
  
  眾人大為驚奇,宋謙靈機一動跪下奏道:“皇恩浩蕩!這靈堂裡供奉的正是九十九位忠烈,今日脫胎而去,再無怨結,可喜可賀。”
  
  這句話正說中瞭皇上的心事,近來他殺瞭一些開國老臣後,就夜夜噩夢不得安生,過去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那些舊部,更是在夢中糾纏不休,今天竟然化解九十九個怨魂,確是幸事。
  
  洪武皇帝剛要起身,魯妃笑著上前道:“敢情這衣服是破瞭吧,拿些個黃雀頂數?”洪武皇帝一聽這話臉色大變。宋謙恨不得上前封瞭這賤人的嘴,隻是洪武皇帝歷來多疑,隻怕越辯越說不清楚。正在這時,拿著黃雀籠子的人突然失手,籠門打開,籠中的鳥全都飛出來,那些黃雀飛啊飛,飛到瞭樓外……
  
  正亂著,忽聞外面有人喊道“快來看呀——”
  
  眾人湧到門前,原來那些黃雀並未飛遠,都落在不遠的屋頂上,怪異的是,那一隻隻黃雀,在紅瓦上,竟組成瞭一個大大的明黃色的“忠”字!宋謙長跪叩首道:“臣子忠心,蒼天可鑒啊!”
  
  原來宋夫人早料到這事不會輕易罷休,於是特地安排下人去民間收來九十九隻抽簽打卦用的黃雀,讓馴鳥人訓練投食,又在頭兩天把鳥狠餓瞭一下,所以這些鳥出瞭靈堂才不會飛走,而是飛到屋頂直接進食,那鳥食是宋夫人命親信傢人趁夜早就鋪好的,正好是個“忠”字。
  
  同行的官員心裡明鏡兒似的,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借此時機就幫宋謙一把,於是全都跪在地上三呼萬歲,連呼祥瑞既現,國泰民安。
  
  洪武皇帝就喜歡聽這些好話,早飄飄如駕雲一般,美滋滋地起駕回宮去瞭。沒多少時候,宋謙就托病辭官,帶著一傢老小回鄉下種地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