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你上一課

  這年頭啊,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你瞧,去超市逛一圈就能碰到件稀罕事。
  
  這天,老秦在超市買瞭條中華煙和兩瓶茅臺酒,跟著人流從付費通道慢慢往外走。排在他前邊正在付賬的是位中年婦女,穿著一身黑色的連衣裙,脖子上戴著條金燦燦的項鏈。老秦是做首飾生意的,他一眼便判斷出這婦女戴的是條廉價的鍍金項鏈,至多值百十塊錢。
  
  婦女買瞭一大堆東西,收銀員掃完條形碼,對婦女報瞭錢數,她一聽,立時有些尷尬,將吊在手腕上的小包包裡的錢全掏瞭出來,連整帶零把錢數瞭一遍,抱歉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還差20塊錢……要不,那塊肉我就不要瞭?”
  
  收銀員是個小姑娘,她撅起瞭嘴,嘟嘟囔囔著,把豬肉往外拿……
  
  這時,老秦發話瞭:“不用麻煩瞭,我替她刷瞭吧!”
  
  收銀員和婦女的目光都投向瞭他,老秦對收銀員說:“差的那20塊錢,從我卡上刷。”
  
  婦女有些受寵若驚,忙拒絕起來。老秦迅速遞上瞭一張金光閃閃的貴賓卡,說:“刷我的。”
  
  婦女連聲稱謝後,先提上東西走瞭。
  
  收銀員接過貴賓卡來,立即肅然起敬,她知道,這種卡價值一萬元,發行量很少,主要是超市老板用來給方方面面的人物送禮用的,而自己掏腰包購卡的,隻有個別老板級的人物,所以,眼前這位,甭問,不是大官就是大款。
  
  老秦從超市出來,去停車場開出自己的轎車,上瞭公路。他看到剛才那位婦女正肩扛手提著她那堆東西,在路邊攔“的士”。俗話說: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老秦今天正巧沒什麼事,他慈悲心大發,在婦女跟前停瞭車,落下車窗說:“大姐,您上哪去?我送您過去。”
  
  老秦在超市的表現,使那位婦女確信他是個好人,因此,她毫不猶豫地上瞭車,連聲道謝,告訴瞭老秦地址:渤海路。
  
  轎車來到渤海路,按照婦女的指點,拐進瞭一條胡同停瞭下來。婦女讓老秦下車到屋裡坐坐,說要把那20塊錢還給他。老秦本來就不計較這錢,剛準備調頭,見婦女手裡拎著大包小包很不方便,於是下車幫婦女把東西提進屋。
  
  他們剛到門口,一個十七八歲、穿著超短裙的女孩子小跑著出來,她先羨慕地打量瞭一下鋥光瓦亮的進口轎車,再瞄瞭老秦一眼,然後邊接東西邊對開門下車的婦女耳語一番。
  
  婦女熱情地對老秦說:“這是我幹閨女,叫艷艷!”婦女一邊說著一邊將老秦往裡面讓。老秦坐到墻邊一張破舊的雙人沙發上環視瞭四周,屋裡有兩三張沙發椅,幾張大方鏡桌,桌上放著一些美發用具,一看就是發廊的裝潢格調。
  
  婦女對艷艷嘀咕瞭幾句,笑著對老秦說:“這位大哥,真謝謝您瞭!進去吧,讓艷艷幫你放松放松,這丫頭活兒可好瞭!”
  
  沒等老秦答話,艷艷笑嘻嘻地上來,把老秦往一旁的套間裡拉,婦女說:“大哥放心去吧,我在外面看門。”
  
  老秦隨艷艷進瞭套間,套間裡墻皮脫落,墻上貼著幾張低俗的美人畫,幾隻蒼蠅“嗡嗡”亂飛,屋角放著張骯臟的雙人床,散發著濃濃的黴臭味。艷艷插上瞭套間門,哼著小曲扭到老秦面前,輕輕地把他往床上推。老秦沒吃這套,皺著眉,板著臉,掩著鼻子坐到桌邊一張折椅上,先拿出200塊錢扔到桌上,對艷艷威嚴地說道:“你坐下,我有話對你說!”
  
  艷艷愣瞭,她乖乖地在床邊坐瞭下來,往下抻瞭抻超短裙,夾緊大腿坐好。
  
  老秦憤怒地說:“今天我要好好給你上一課!我有資格教訓你,我女兒也就你這個歲數!你父母知道你在外面幹這個嗎?父母把你養這麼大就是為瞭叫你出來幹這個的嗎?你對得起你爸爸媽媽嗎?”
  
  老秦義憤填膺地斥責著,艷艷則低垂著頭,一聲不吭。老秦訓夠瞭,開套間門走瞭出來。那婦女曖昧地沖他笑笑,說:“大哥還滿意吧?有空多來啊!”老秦胡亂應著,出門上車開走瞭。
  
  目送車子行遠,婦女笑瞇瞇進瞭套間,一瞅桌上那200塊錢,她樂瞭,說:“哇,老板就是老板,真大方!”突然,她發現艷艷坐在那裡低頭哭著,忙關切地問:“咋瞭?碰上個虐待狂?他虐待你瞭?”
  
  艷艷哭得很傷心,好半天才抬起頭,抽泣著說:“他嫌咱們這臟,他嫌我臟!”
  
  一轉眼半年時間過去瞭,這一天,老秦的首飾店做成瞭一單大生意,賺瞭一大筆錢,他一高興,呼朋引伴,去酒樓喝酒。從中午一直喝到天黑,一幫人又乘車來到一傢正規的洗浴中心洗澡,沖瞭澡後,每人披著條浴巾,各進瞭一個按摩間按摩。房間裡很暗,加上老秦醉眼迷離的,但他影影綽綽地可以感覺到眼前這個按摩女長得還挺漂亮。酒是色媒人,按摩還沒完,老秦就淫欲大發,摟住按摩小姐求歡,小姐皺著眉,板著臉。掩著鼻子坐到瞭床邊一張折椅上,先從包裡拿出200塊錢扔到床上,對老秦威嚴地說道:“你坐下,我有話對你說—記得這200塊錢是怎麼回事嗎?”
  
  老秦愣瞭,他搖瞭搖頭,不要說今天喝瞭這麼多酒,就是不喝酒,他也想不起這200塊錢到底是怎麼回事瞭。老秦眼睛眨巴眨巴的,酒也醒瞭一大半,然後乖乖地在床邊坐瞭下來,把浴巾在腰間裹好,往下抻瞭抻,夾緊大腿坐好。
  
  小姐憤怒地說:“今天我要好好給你上一課!我有資格教訓你,我父親也就你這個歲數!你女兒知道你在外面幹這個嗎?你女兒叫瞭你這麼多年‘爸爸’就是為瞭叫你出來幹這個的嗎?你對得起你妻子女兒嗎……”
  
  原來這個按摩小姐是—艷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