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按程序處理

  在東部非洲有一個叫坦佈爾的小城。
  
  這裡風光迷人,吸引瞭眾多的外國遊客來觀光旅遊,同時,也招引瞭一些小偷前來“淘金”。
  
  一天,一個小偷從別處來到瞭這裡,他叫彼得,二十歲的樣子。
  
  往常,他在公交車上行竊屢屢得手,所以到瞭小城,他就上瞭一輛開往國際大酒店和飛機場的公交車,準備下手,因為他覺得在這輛公交車上的乘客會比較有錢。
  
  彼得一上車,就看準瞭一個中年男子,他覺得這個人像個大老板,一定會有錢。他挨著中年人坐下,中年人拿著個皮包,趁人傢不註意,彼得用鋒利的刀片輕輕地把皮包劃開一個口子,然後用手指把皮包裡的錢夾瞭出來,放進口袋裡,但彼得沒有發現,同時被夾出來的還有一張機票。
  
  得手後,車到瞭一個小站,車停瞭,彼得準備下車,然後溜之大吉,就在這時,車上的小廣播響瞭,是早錄好音瞭的,每站一播,一個女聲溫柔地說:“下車的乘客,您好!在您下車之前,請您看一看自己的錢物有沒有在車上丟失或者遺忘,以便我們在規定程序之內幫您尋找,如果您是到坦佈爾小城來的遊客,我們更希望您坦佈爾之旅愉快!”
  
  彼得的心慌瞭起來,這是他往常在別的城市沒有遇到過的,廣播裡的話說得也太有藝術瞭:一般得手後是小偷先下車的,而被偷瞭錢物的人還在車上,還蒙在鼓裡,這話雖然是在問下車的乘客有沒有丟東西,其實是在提醒車上的人—有人下車瞭,你有沒有被偷掉東西?
  
  果然,那個被彼得偷瞭錢的中年人站瞭起來,叫道:“哎呀,不好!我的皮包被劃破瞭,我的錢和機票不見瞭!”
  
  那中年人剛說完這話,又指著正要下車的彼得喊瞭起來:“是他,剛才是他在我身邊的!”這時候,如果車上的人一哄而上,對著彼得或是罵或是打,這彼得倒不怕,因為他有一把特制的伸縮刀,眼下正掛在他的腰上,看上去像一件精美的飾品,但如果彼得一抽出來一摁開關,那就是一件兇器瞭,他會揮著兇器死拼,以求脫身。
  
  但是,車上的乘客沒人出聲,也用不著出聲,因為出現這樣的情況,司機會按照程序來處理的。這時,司機對著那個被偷瞭錢的中年人說:“這位先生,在沒有證據之前,您可不能這樣說,您不能亂冤枉人。”司機沒有打開車門,他隻是摁瞭一下方向盤下邊的一個按鈕,車又徐徐地往前開瞭。
  
  中年人急瞭,對司機說:“不信?不信你搜他的身啊!”司機一邊開車一邊說:“這位先生,您是坦佈爾小城的居民吧?您知道,您我都沒有這樣的權力搜別人的身。”中年人說:“可是我的飛機是十一點的,你不及時處理,我要誤點瞭。”
  
  這時,彼得見不能下車,急瞭,說:“這位司機先生說得對,不能亂冤枉人,可是我過站瞭啊,您得讓我下車啊!”
  
  司機聽瞭這話,對彼得說:“您難道不想證明您的清白嗎?好吧,到站瞭我會讓您下車的。”彼得稍稍放松瞭,車上再沒有人出聲,一切像他在別的地方一樣,行竊後就算是有人知道也沒人出聲,到哪兒下車都不要緊,隻要能下車就行。
  
  一會兒,公交車開進瞭路邊的一個小院子,是警察局下設的一個值班點,原來司機按的按鈕是報警,這時早有兩個警察等候在那裡做好瞭準備,公交車一進院子,車上的乘客都下瞭車,在院子裡排成一排,然後一個個進去搜身,彼得沒想到會是這樣,他慌瞭起來,連忙說要上廁所,在廁所裡,他慌忙把偷來的東西沖進瞭下水道裡,雖然有點可惜,但眼下最要緊的是洗脫罪名。
  
  車上除那個中年人外一共是23名乘客,都檢查過瞭,沒有發現中年男子丟的錢和機票。檢查彼得時,同樣也沒搜出什麼東西,彼得若無其事地松瞭一口氣,搜不到東西,乘客們都急著要走,中年人急瞭,他嚷道:“我的錢和機票總不能這樣平白無故地不見瞭吧?”
  
  一個戴著墨鏡的高個子警察說:“別急,還有一道程序沒做,剛才不是有人上廁所瞭嗎?”說著,警察摁瞭一個開關,一個掛在墻上的大屏幕亮瞭起來,屏幕上出現瞭彼得把錢和機票沖進下水道的一幕,原來那個廁所是值班點專門監視犯人用的特定廁所,廁所裡裝著特殊攝像頭。那攝像頭還拍攝到東西被沖下的時候,立刻被特殊裝置截住並沖洗和烘幹的過程,真相大白瞭,彼得是小偷,證據面前他無話可說!
  
  彼得以為,就算他是小偷,無非是把他關進警察局兩天,然後放人,出來後他又重操舊業,然而彼得沒想到的是,這裡的警察並不馬上放大傢走,他們要按程序處理。
  
  警察一個個地問乘客:“你要到哪裡去?”“你去幹什麼?”“這趟車誤瞭你什麼?”等等,幸好,車上的20個人都是坦佈爾小城的居民,他們都很樸實善良,說隻是誤瞭一點時間,其他的沒什麼。
  
  可是,車上還有三個人,他們就不同瞭:一個是去電影院看進口大片,這時電影早就放瞭;一個是去和朋友談一筆約一萬美元的生意,這時約好的時間早已過瞭;還有一個就是那個被偷的中年人,他是要坐飛機去旅行,他誤點瞭,旅行社的其他人早就坐飛機走瞭!
  
  警察問清楚後,便作瞭詳細的記錄,其他20人上瞭公交車走瞭,那三個人和彼得留下。警察一筆筆地跟彼得算賬,告訴他:由於你的盜竊行為,給20名乘客造成瞭不同程度的影響,根據坦佈爾地方法規規定,你得賠償其他20名乘客每人5美元的誤時費,20乘以5就是100美元;看電影的這位乘客,電影票價是35美元,你得賠償那張電影票的錢;去和朋友談生意的這位乘客,要看他會不會因為過瞭時間而生意吹瞭,如果是吹瞭的話,那麼經警察局核實,你得賠償人傢50%的損失,也就是5千美元……
  
  彼得聽瞭,叫瞭起來,說:“那如果他去談10萬美元的或者是100萬美元的生意,那我就要賠償他5萬或者是50萬美元的損失瞭?”警察說:“是的,先生。”
  
  警察看瞭看彼得,說:“還有,這位先生是去外國旅行的,由於你的盜竊致使他誤點,你得賠償他已經交旅行社的旅行費用3千美元。”
  
  經過那生意人和朋友的電話聯系,在時間觀念很強的坦佈爾,那朋友已經把生意給瞭別人,這時,警察鄭重地對彼得宣佈:因為這次盜竊,他得賠償車上乘客總共8135美元的損失。彼得聽瞭,哭瞭,他說自己沒這麼多的錢,警察就讓他叫傢裡人拿錢來替他賠償,彼得說他沒有傢人,警察說:“那好吧,你跟我們走,我們會安排你為坦佈爾城服刑8個月,當然,我們會給你支付工錢,一個月大約是1千美元,你用這筆錢來作賠償。”
  
  這以後,除節假日外,警察帶著彼得天天走上街頭。由於警察局高度保密,所以,沒人知道彼得是個小偷呢,在他的刑期裡,他將和警察一起,在街頭上維護治安,抓小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