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說話要算數

  大山鄉狼頭村裡有個秘密:相傳這個坐落在大山深處、不起眼的小山村地底下,藏著一座西漢年間的古墓!
  
  二十六年前,村子裡來瞭一個年輕人,叫李大陸,當時他是鄉裡的文物管理站站長,來狼頭村為的是普查古墓。
  
  李大陸在村子西山發現瞭一個很大的墳,墳前立著塊石碑,碑上刻著一些彎彎曲曲的文字,誰也不認識。
  
  李大陸想,這一定是一座很有考古價值的古墓,應該保護起來,於是他就來到瞭離古墓最近的一戶農傢,這傢的主人叫趙大,他問趙大:“你能不能承擔起保護古墓的重任?”
  
  趙大說:“隻要領導信任我,我一定能把古墓保護好。”
  
  李大陸嚴肅地說:“老趙,看古墓可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你可得說話算數、有始有終呀!”
  
  趙大把胸脯拍得梆梆響:“吐口唾沫就是顆釘!”
  
  李大陸當即拿出瞭一張紙,在上面寫下瞭以下的文字:
  
  狼頭村西山古墓,很有文物價值,現委派趙大負責看護,條件成熟時再來發掘,屆時給趙大相應的補助。
  
  大山鄉文物管理站站長
  
  李大陸
  
  1982年8月8日
  
  李大陸把這張紙交給瞭趙大,就離開瞭狼頭村。
  
  從此,趙大就全身心地看護起瞭古墓,他每天早中晚必來古墓察看一番,風雪雨霧,從不間斷。以前人們隻是以為那是一座一般的墳,現在才知道那是古墓,既然是一座很有價值的古墓,那裡面就一定埋著值錢的東西,於是就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起瞭古墓的主意,偷偷地去挖,但每次都被趙大義正辭嚴地趕跑瞭,有幾次還發生瞭激烈的沖突,趙大還受瞭傷。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有人就來給趙大送東西,套近乎,讓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發瞭財大傢平分,可趙大卻是一根筋,說:“我答應瞭人傢看古墓,我就得看好,不能說話不算數!”
  
  日月如梭,鬥轉星移,一晃就過去瞭好多年,可李大陸再也沒有來過,但趙大並沒有一點灰心喪氣,他想,既然李站長說瞭條件成熟就來發掘,那就一定能來,國傢幹部說話不會不算數。
  
  狼頭河橫在村頭,河水湍急,四季不涸,河上沒有橋,要想過河去,得繞好幾十裡地的山路,村子裡有人一生也沒有出過山,趙大就是其中的一個。因為和外界幾乎隔絕,這裡信息閉塞,貧窮落後,好些村民覺得在狼頭村再住下去實在沒什麼奔頭瞭,就都搬瞭出去,有人勸說趙大:“咱們一起走吧。”
  
  趙大堅決地說:“不行,我還得看古墓。”
  
  後來,趙大的老伴死瞭,他的腿腳也一天不如一天利落瞭,每天上三次山實在很吃力,於是趙大幹脆在古墓邊蓋瞭間小屋,常年住在古墓旁。
  
  時間過得真快啊,趙大現在已經七十多歲瞭,他看古墓整整二十六年瞭,越來越覺得身子一天天地不行瞭,他真擔心自己哪一天死瞭再沒人來看古墓,對不住李站長,他原本打算等什麼時候修好瞭橋就出一趟山,找李站長去,再安排一個人接替自己,可這橋一直沒有修成,他想不能再等瞭,這天他就背著幹糧,拄著拐棍,向村外走去。
  
  趙大翻山越嶺,整整走瞭七天,才走出瞭那茫茫無垠的大山。他來到瞭一個樓房林立、草綠花鮮的小城鎮,在好心人的指點下,他走進瞭一幢裝飾豪華的大樓,門衛上前攔住瞭他,問道:“老人傢,你找誰?”
  
  趙大說:“我找李大陸。”
  
  門衛問:“你和他是親戚?”
  
  趙大搖瞭搖頭,說:“不是。”
  
  門衛又問:“那你找他做什麼?”
  
  趙大說:“匯報工作。”
  
  門衛見趙大一本正經的樣子,就把他領進瞭鄉長辦公室。
  
  李大陸在這大山鄉已經二十六年瞭,頭十年是辦事員,後十六年是當鄉長,這幾年他搞小城鎮建設成績突出,被提拔為副縣長,再過五天,他就要到縣裡去報到瞭,這是他多少年一直盼著的呀,弄個縣級再退休,這一輩子也算功成名就瞭。那會兒,他正在整理自己的東西,門衛領著趙大進來瞭,雖然相隔二十六年瞭,可趙大一眼就認出瞭他,趙大走上前去,激動地說:“李站長,總算找到你瞭!”
  
  李大陸瞪大瞭眼珠子看瞭半天,問道:“你、你是……”
  
  趙大說:“我是趙大,狼頭村的趙大啊!”
  
  李大陸摸著腦袋:“狼頭村的趙大,哪個趙大?”
  
  趙大說:“你不認識我瞭?你、你能認識這個吧?”說著,趙大小心翼翼地從口袋裡掏出瞭他珍藏瞭整整二十六年的那張“委派書”。
  
  李大陸看瞭他親筆寫的“委派書”,當時就從沙發上“蹦”地跳瞭起來,他神色大變,顫抖著嘴唇說:“你、你是那個看古墓的趙大?”
  
  趙大說:“就是我呀,李站長,你委派我看護古墓,我一心一意,一點也不敢馬虎,現在古墓完好無損。”趙大把這二十六年看護古墓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向李大陸作瞭匯報,最後他說:“我的身體不行瞭,說不上哪天去見閻王,今天來找你,就是讓你再找個人接替我……”李鄉長的臉一會變紅,一會變紫,聽完瞭“匯報”,他出屋叫來瞭秘書,小聲吩咐瞭幾句,那秘書就去瞭,他又回瞭屋,熱情地跟趙大說:“老趙,你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你盡職敬業,是我們大傢學習的好榜樣啊!”
  
  趙大說:“李站長,你說這話就過分瞭,當時我答應瞭你,我就得有始有終做到底,人說話不能不算數啊!”
  
  不大一會,秘書回來瞭,把一張銀行卡交給瞭李大陸,李大陸拿著卡問:“老趙,今年多大年紀瞭?”
  
  “七十二。”
  
  李大陸說:“七十二歲瞭,你應該退休瞭,老趙啊,這張卡給你,你每個月都可以到銀行從這張卡裡領取二百元的退休金,以後你不用再去看古墓瞭。”
  
  此時,李大陸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他的一張不負責任的“委派書”,幾乎誤瞭趙大一輩子啊,他知道每月二百元錢和趙大所付出的根本不成比例,他擔心趙大還要提更多、更高的要求,可他沒想到趙大接過那張銀行卡後竟激動得老淚縱流,連聲說道:“你真是好幹部,說話就是算數啊!”說得李大陸心裡酸酸的。
  
  李大陸請趙大吃瞭一頓飯,然後親自送趙大回狼頭村,車開到狼頭河邊時不能再往前走瞭,趙大說:“這些年來,上頭年年說要在這裡修橋,可現在還沒修上呢,唉,上頭也難著呢,等什麼時候修好瞭橋,我們狼頭村的日子可就好過瞭!”
  
  趙大的這話是無意說出來的,可每字每句都像重錘一樣砸在李大陸的心頭,因為他當鄉長期間,幾乎每年都許諾要給狼頭村修座橋,可終因這裡太偏僻,不在面上,不是“形象工程”,顯示不出他的政績,以至諾言一次次都變成瞭空話,想到這些,李大陸的心裡沉甸甸的,他讓司機把車開回去,自己一直把趙大扶回瞭狼頭村。
  
  回到鄉裡,李大陸看著他當年給趙大寫的“委派書”,腦海裡回想起瞭二十六年前的事情,那年,他剛從農機學校畢業,被分配到大山鄉政府工作,對文物一竅不通的他,被安排在隻有一個人的文物管理站。那天,他到狼頭村普查古墓,發現西山上有一座墓很大,碑上的字又很怪,於是就以為那墓有考古價值,草率地給趙大發瞭“委派書”。回到縣城後,李大陸把碑文的拓本拿給懂行的看,這才知道那石碑上刻的是滿族文字,寫明那墓是“影葬”,所謂“影葬”,就是人死在他鄉,屍首丟瞭或沒法運回來,傢裡人就象征性地給修一座空墳,因為那是大戶人傢,所以墓修得很壯觀,其實這個墓根本沒有一點文物價值。弄明白瞭實情後,李大陸就把那“古墓”的事扔到瞭腦後,他想,那個趙大不是傻子,見時間一長,沒人來發掘,肯定不會再去看護它瞭,所以也就沒有去通知趙大,沒想到淳樸的趙大竟守著李大陸的一紙空文,兢兢業業地看護瞭二十六年,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獻給瞭一文不值的一座空墳!這件事對李大陸的觸動太大瞭,所以他才決定以後每月從自己的工資裡拿二百元錢給趙大發“退休金”,這是對趙大的補償,更是對自己的懲罰。
  
  此時,李大陸想著狼頭村的那山、那水,心裡很不平靜,他毅然地拿起瞭筆,他要向縣裡寫一份報告,要求在大山鄉再幹一屆,把他以前向老百姓許下的承諾全都兌現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