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口缸的故事

  這天,席先生見瞭董事長,見他神態焦躁、臉色不好,一問才知道昨夜沒睡好,想得多瞭,睡不著。
  
  於是席先生說瞭一個安神治失眠的民間土方:黑芝麻50克、桑葉50克、核桃仁50克,碾碎,加上蜂蜜,攪成糊狀,此名“芝麻糊”,每天服三次。席先生講,據說這個藥方效用不錯,董事長答應隨後就試試。
  
  席先生見董事長神態平靜瞭些,便說:“董事長,今天講個輕松一點的故事吧,讓您放松放松。”接著,他就開始講瞭—
  
  今天這故事說的是一口缸,這缸是一個小鎮上一戶普通人傢的,缸很大,能躲得下一個人,估計以前是盛水救火或是養魚的,現在沒人用瞭,就放在院子裡,日曬雨淋,裡面滿是污水。這口水缸的主人叫牛三,是個跑運輸的個體司機,長得五大三粗,可心眼很小,對老婆管得很嚴,他老婆叫劉蘭香,是小鎮上出瞭名的美人,天仙一般的模樣,他能大意嗎?
  
  這個小鎮古老而閉塞,是一個出文物、出古董的地方,因此,近年來到小鎮淘寶的人漸漸多瞭。
  
  這一天,牛三把缸裡的積水一桶一桶地提瞭出來,又傳出話來,說他傢的水缸是祖傳之物,是古董,於是馬上就有幾個古董商上瞭門,他們圍著水缸左看看右瞧瞧,一是不敢確認這缸是不是古董,二是價錢上談不攏,最後作罷,也就在牛三想賣缸而沒有賣掉的時候,傢中發生瞭另外一件事……
  
  那天牛三不在傢,劉蘭香吃過午飯,閑得無聊,便走進房間,躺到床上,想稍稍休息一會。劉蘭香沒關大門,也沒關房門,因為小鎮民風古樸,很少有偷雞摸狗一類的事發生,可劉蘭香今天大意瞭,她躺到床上後漸漸有瞭睡意,剛閉上眼睛,感覺有人進瞭房間,睜開眼一看,禁不住嚇瞭一跳:床前正站著一個男人!
  
  這男人不是別人,竟然是劉蘭香高中時同班的一個同學,名叫童明光。
  
  念書時,童明光和劉蘭香曾相好過,童傢窮,劉傢看不上,活生生地拆散瞭一對鴛鴦。後來劉蘭香嫁瞭傢境富裕的牛三,童明光一氣之下就到外面做生意去瞭,這麼多年來,童明光做生意沒有發財,但是對劉蘭香的一片癡心還是沒改,他始終沒有成親,始終惦念著劉蘭香,這一次竟然獨自一人回到傢鄉,不為別的,就為瞭見一見劉蘭香!
  
  這當兒,童明光克制不住萬千思念,一下撲瞭過來,趴在床沿上泣不成聲。劉蘭香想到以前的情分,看到童明光傷心欲絕的樣子,心也就軟瞭,可她已是有夫之婦,她懂做人的道理。
  
  就在她左右為難、萬般無奈的時候,忽聽門外一聲喊:“蘭香!”
  
  誰在叫?劉蘭香的丈夫牛三!這一下兩人全嚇傻瞭:此刻,劉蘭香穿的是睡衣,童明光又哭成瞭一個淚人,雖說牛三和童明光素不相識,但牛三心眼特別小,如果被他撞見一個陌生男人在房裡,劉蘭香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
  
  去年有一天,一個外地男遊客上門問路,劉蘭香好心,就陪著那人去找一個古跡,牛三知道瞭這事,當天夜裡就“盤妻索妻”,逼問劉蘭香和那男的是什麼關系,一直折騰到天亮,結果留在劉蘭香臉上的巴掌印三天都沒有褪盡,今天,牛三見瞭他倆這說不清、道不明的光景,還不要操起刀子殺人?
  
  問題還不僅如此,牛三是進瞭客廳才喝叫的,客廳和房間僅一墻之隔,眨眼之間,牛三就有可能闖進房間來瞭,房間的前門童明光是沒法出去瞭,還有一道後門,連接後門的就是院子。
  
  好個聰明的劉蘭香,她馬上有瞭主意:那水缸不正在院子裡擺著嗎?那水缸裡的污水不是讓牛三掏幹凈瞭嗎?於是她趕忙示意童明光去水缸藏起來,好險啊好險,童明光剛走出房間,牛三便一腳跨進瞭房門,劉蘭香暗自慶幸。
  
  可是,劉蘭香高興得早瞭一些,事情的發展令她始料不及:牛三這時候回來不為別的,而是有一位古董商找到瞭他,說是如果水缸保存完好,願意出八千元買這口缸,牛三一聽樂壞瞭,可他不知道水缸到底有沒有破損,於是趕忙跑回傢,想先看看。他進瞭房,對劉蘭香說瞭這事,說完,拉著劉蘭香,一起去看缸。
  
  劉蘭香驚呆瞭,原本以為讓童明光躲進缸中是萬全之策,現在倒好,不僅童明光成瞭甕中之鱉,連她劉蘭香也是黃泥巴掉進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瞭,這麼一來,不僅夫妻間大戰在即,而且也會毀瞭她劉蘭香的半世名節!
  
  這當兒啊,劉蘭香渾身毛孔全冒著冷汗,牛三前面走,她在後面跟,每走一步,如踩針氈!
  
  劉蘭香是出瞭名的聰明人,電視臺的腦筋急轉彎都沒難倒過她,可此時此刻她還有招嗎?沒有瞭啊,不過她不死心,腦子在飛快地轉,離水缸越來越近,就剩五步之遙瞭,忽然間,她對牛三喊瞭一聲:“站住!”
  
  牛三收住腳步,回轉身來,等待劉蘭香的下文,劉蘭香神情自若,不緊不慢地問牛三:“你剛才說那買缸的出瞭多少價?”
  
  牛三回答:“八千,出價不低瞭啊!”
  
  劉蘭香故作吃驚地說:“怎麼,八千元你就想出手呀?我問你,如果有人出一萬八千元,你賣不賣?”
  
  牛三急忙說道:“當然賣哪!誰出的價高就賣給誰,傻瓜都懂這個理呀!”
  
  牛三覺得老婆像是在開玩笑,又連忙追問瞭一句:“誰要買呀?人哪?”
  
  劉蘭香笑瞭:“人還沒走呢,正在看缸呢!”
  
  再說藏在水缸裡面的童明光也不是傻瓜,缸外面的夫妻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他明白瞭劉蘭香的意思,於是不緊不慢地站瞭起來,伸手在缸沿上掰下一塊青苔,擺出瞭一副鑒賞傢的模樣,閉著眼“品味”瞭一會,說:“我見到瞭古色,聞到瞭古香,又品到瞭古味,是古董,可以鑒定為清中期。”
  
  嗨,鑒定古董哪會掰下青苔來看呢?這不是瞎扯淡嗎?但牛三不懂,他見水缸裡面果然有人在鑒定,還像模像樣地說著“行話”,便相信瞭劉蘭香的話,他問童明光什麼時候成交,童明光說三天之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牛三很高興:眼睛一眨,就輕而易舉地多賺瞭一萬元!
  
  童明光望著劉蘭香,從心底裡感激這個聰明的女人,他從容地辭別瞭劉蘭香,離開瞭。
  
  這件事牛三一直被蒙在鼓裡,他還眼巴巴地等著童明光上門來買他的缸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