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寶島一村

  《寶島一村》是一出關於我們上一代和這一代的故事。
  
  戲一開始,是一排大陸逃難到臺灣的隊伍,在上船前,正經過一個檢查站校對身份和名字。為瞭保住性命,為瞭不餓肚子,有的跟瞭個不熟的男人,有的頂瞭別人的名字。這令我想起,小時候曾聽父親說過,我有個阿姨,聽從長輩的安排,跟瞭一個軍人逃到臺灣,因為還是未婚,所以報的是別人的名字和生日日期。來臺後就嫁給那個軍入。她美麗又能幹,一肩挑起整個傢庭的重擔,贏得鄰居的許多贊美。她隱姓埋名,把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獻給瞭她跟的男人和她們組成的傢庭。看到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令我無限欷歔。
  
  第二幕,跟隨蔣中正逃到臺灣的大陸軍人,住進瞭眷村,一傢傢緊臨著,中間隔著竹籬笆,大傢就像一傢人似的。記得小時候,每天吃早餐的時候,我們3個小孩總是隔著籬笆和隔壁王媽媽的5個小孩吵架,兩邊媽媽就罵著自己的孩子勸架。當然眷村裡多得是像戲裡那樣敦親睦鄰、互相照應的溫馨故事。9歲由嘉義縣大林鎮的社團新村,搬到三重埔,我們的鄰居都是講山東話的山東人。隔壁的山東伯伯娶瞭個臺灣女人,很耐勞,很能幹,開著饅頭店每天做饅頭和火燒,這一對就像劇裡面的山東夫婦。這一幕就好像是在看自己傢的鄰居一樣既溫馨又親切。
  
  演到蔣中正去世那一幕。老兵那種無助感和孤獨感,他們哭喊著:“老總統死瞭!誰帶我們回老傢啊?”我開始跟著他們一起落淚。
  
  回大陸探親那3戶人傢的3段故事。第一傢,那老太太狠狠地一巴掌打倒跪在她眼前的孫子臉上,說這是她替他爸爸打的,怪他兒子為什麼幾十年都不回傢。“唉!真是命運捉弄人。”這叫我怎能不抽泣,怎能不落淚。第二傢,山東大漢帶著他的臺灣老婆回大陸,硬要他的妻子叫另外一個女人“姐姐”,大漢抱著那叫“姐姐”的女人哭得幾乎斷瞭氣,旁邊站著的是他從未見過面的兒子。臺灣妻子起初蠻不是滋味的,後來還是識大體地一人分一個紅包。我笑瞭。另外一傢,是一個退伍空軍回傢見母親,哭著長跪不起。我在想那老兒子見到四五十年未見的老母親,是跪多久都嫌不夠的。
  
  戲裡說的是眷村的故事。時代在改變,生活在變動,高科技取代瞭舊時代的種種,大部分眷村都拆除瞭,眷村的故事也隨著新時代的來臨慢慢地消失。我們曾在眷村長大的孩子已是四五十歲的年齡,大多數都早就離開眷村到城市發展去瞭,許多人也都成瞭傢立瞭業。我們這些人最懷念的還是生長在眷村的日子。正如戲裡說的,眷村裡的孩子都想往外跑,在外成功發達之後,最懷念的還是在眷村的日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