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鐵凝放棄上北大

  鐵凝小時候,母親想培養她搞聲樂,父親卻想讓女兒學畫畫,鐵凝本人似乎迷上瞭舞蹈(大概那個年代的女孩子都會有這種愛好)。她曾每天到一位舞蹈老師那兒練習舞蹈基本功,後來還曾考上瞭藝術學校舞蹈科,但鐵凝最終選擇瞭文學。
  
  鐵凝上學時最喜歡作文課,而數學、物理、化學這類課程卻理所當然地不行。鐵凝回憶說:“八歲的我已開始寫日記:‘媽媽讓我去買菜,我買瞭一個胖冬瓜……’父親很看重我用的這個‘胖’字,不知這能否算我形象思維的一個兆頭。”
  
  父親與寫過《小兵張嘎》的徐光耀是好朋友。那時候大作傢都在挨批判,徐光耀同樣難以幸免。所幸的是。當時上面要寫一個歌頌先進的報告文學,需要寫作的高手,就想到瞭徐光耀,把他從農村召回來瞭。父親挑瞭鐵凝的一篇《會飛的鐮刀》,還有另一篇作文,帶著鐵凝去見徐光耀。多少年後,鐵凝還會經常提起與徐光耀的這次見面。“你寫的已經是小說瞭”這句評語,不啻是一股巨大的風,鼓蕩起她的文學夢想。鐵凝說過她在十五六歲時就“有瞭當作傢的妄想”,聽瞭徐光耀大作傢的話。她就堅定瞭自己的選擇。
  
  與徐光耀見面的第二年,鐵凝高中畢業,她面臨著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選擇。當時還是“文革”期間,高中畢業後主要是下鄉當知識青年。此時鐵凝還有更好的去向,通過她傢一位在部隊的親戚的努力,第二炮兵文工團決定招鐵凝當文藝兵,但是,鐵凝在傢中突然宣佈瞭她的重要決定,她要到農村去,當一名知識青年。她作出這個決定的目的是為瞭體驗生活,實現她當作傢的夢。由於她是放棄瞭當兵的機會。主動提出下農村的,當地的報紙專門報道瞭她的事跡,她被塑造成一個具有高度共產主義覺悟的、主動投入到工農兵火熱生活的革命青年,並被邀請到許多單位去“講演”。
  
  1977年恢復全國高考,尚在農村的鐵凝也同其他知識青年一樣希望去上大學,而且她覺得要讀就得讀北京大學中文系。她就揣著已經發表的幾篇小說,乘火車跑到北大,她將小說交給中文系辦公室的老師,申述說她的數學不好,但能寫小說,能否給予特別對待。後來北大中文系還給她回瞭一封信,說非常歡迎你來中文系學習,希望今年就報考。但河北的老作傢們勸鐵凝留下,他們說,中文系不是培養作傢的,那你是想當作傢呢,還是想當一個北大中文系的畢業生呢?鐵凝想瞭想說我還是想當一個作傢。鐵凝最後放棄瞭上大學的努力。
  
  毫無疑問,鐵凝給父母出瞭一道難題。母親堅決不同意,她一次又一次傷心地哭泣,又疼又恨地望著女兒,氣哼哼地說,你就去當你的“女高爾基”吧,那時候的中國大地上惟一能夠公開推崇的作傢大概就是高爾基瞭,母親對女兒的癡迷文學無可奈何,隻好把氣撤在“高爾基”身上。你去當“高爾基”吧,而且還是女的“高爾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