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女性的成長

  1
  
  快滿11歲的那年1月5日,我見到瞭初潮。在一條看起來很開闊的道路邊上,那是一片已平整好還沒有建起住宅的土地,孤零零地立著一個時刻表,這就是公共汽車站。我和母親出去拜年回來,並排站著等候公共汽車。天氣很冷,黃昏已至。因為也沒什麼話可說,我又受不瞭等車時的煩悶和冷風,便在周圍踱來踱去。突然,下腹感到像被針紮瞭一下似的疼痛。隨即,身體裡有種熱的凝結滑落下去。我模模糊糊地覺得“是月經吧”。為瞭弄明白,我在附近的草木叢中蹲瞭下來,這才發現兩腿間有一點紅色,便趕忙告訴母親,母親淡然地好像還挺高興地笑瞭笑,念叨著:“要做紅米飯啦!”
  
  那時,同班同學們有一半左右已見初潮。我親眼看著身邊的女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地打開瞭自己的門扉,開始有點不安起來,生怕隻剩下自己一個人。正在這時,我也來瞭。
  
  我上小學五年級時,放暑假以前,把我們和男同學分開,在另一個房間裡看瞭有關的影片。窗子上掛起遮光窗簾,放映瞭“月經與女性身體”,還有老師的解說。全體女孩子們都有點神秘感。老師說,要是把這告訴男同學就是罪惡,就失去做女孩子的資格瞭。
  
  迎來初潮,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感慨,不過悟到瞭一切都會自然而然地隨著時間而來……但是,那種一面註意到男性的目光,一面偷偷地從皮包裡取出月經用品時近似歡愉的心情究竟意味著什麼,我當時並不懂得。
  
  從那以後,10年過去瞭——
  
  每月迎來月經,定期出現成年女性的證明,對我來說決非不快之事。這是一個女性成熟瞭的惟一標記,說是為之自豪也未必過分吧。
  
  這或許本來便是件麻煩事。
  
  “怎麼這麼麻煩……下一輩子我可不當女的瞭!”我還聽過這樣的話。
  
  實際上,我痛經很厲害。尤其一到冬天,疼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由於腹痛和低燒,我時常暈沉沉的。當我意識到月經竟能對女性身體的細微部分發生如此影響時,再一次地感到自然造物的構造之妙,因為自然創造出的節奏從不紊亂,使人感到非常放心。我覺得自己的這種感覺,與過去取出月經用品時作為女性的證明而產生的一點自豪感,是相互關聯的。
  
  2
  
  我結婚以後,是準備毫不猶豫地聽其自然生育孩子的。以前,在能夠設想出我們的生活狀況以前,也考慮過一段時間內隻是我們兩個人生活……但是今天不同瞭。在愛上一個人以後我才懂得,生為一個女子,婚後什麼時候都能夠懷孕、生育,這不是無比幸福的嗎?有很多女人(特別是有工作或條件不許可的)即便是和自己的愛人很自然地結合,卻提心吊膽地等著月經來。那些除瞭扼殺一個孕育在自己體內的生命之外別無他法的女性們,她們心靈上的痛苦是不可估量的。
  
  懂得愛情極致的女人,想為自己的愛人生兒育女的心情,我認為是極其理所應當的健康思想。在這個問題上,女人要有勇氣戰勝任何困難,不論怎樣就是豁出性命也要生下來。男人則要畢生矢志不渝讓自己所愛的女人生下自己的孩子。不是有瞭隻好生下來,而是滿懷期望生育。對於一個新出世的小生命,這是最低的禮節瞭吧?不管孩子長成什麼樣子,那也是自己的孩子,要慈愛地把他撫養成人。我想象不出自己對於那未來的孩子來說能不能做一個完美的母親,但我今後要好好考慮這個重要的問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