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禍起玉麒麟

  PART。1禍從天降
  
  明朝末年,朝廷腐敗,盜賊蜂起。
  
  偏偏連年大旱,這一年,竹河縣竟然顆粒無收,百姓們實在過不下去,紛紛舉傢逃亡。
  
  就在這時,竹河縣的首富伍東魁仗義疏財,命人造瞭十口大鍋,每日裡蒸飯熬粥,賑濟災民,救活瞭無數百姓。
  
  這一日,伍傢的大院裡又擠滿瞭人。突然,一個乞丐急匆匆地闖進來,嘴裡喊著:“伍老爺,有人叫我送東西給您。”
  
  伍東魁一看,乞丐手裡抱著一個檀木盒子,不禁心裡疑惑,有人送東西給他並不奇怪,但為何偏偏要找個乞丐來送?伍東魁打開盒子,隻見裡面靜靜地躺著一塊玉佩,他一眼便認出,那是愛子伍知書身上的玉佩。
  
  伍知書今年十六歲,聰明好學,是傢中的獨苗,也是他的命根子。這塊玉一直是愛子的貼身之物,怎麼會出現在這個盒子裡呢?
  
  伍東魁心中一緊,一把抓起玉佩,發現下面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貴公子正在舍下作客,願閣下獨自攜玉麒麟前來換人。黃昏時分,西山腳下,若閣下失約,恐令公子多有不測……
  
  伍東魁心裡不安,臉上卻不動聲色,他問那乞丐,是什麼人要他送這盒子來的?乞丐回答說,是一個戴著大草帽的人,隻是那人的草帽遮擋瞭大半邊面目,他並未看清那人模樣。伍東魁知道從這乞丐嘴裡問不出東西來,便叫人賞瞭他,打發走瞭。
  
  伍傢這尊玉麒麟,是祖傳之寶,玉質極佳,雕工精美,可是伍傢對此一直秘而不宣,誰會打它的主意呢?可字條上流露出的殺機,讓伍東魁心裡一陣陣發寒。
  
  他想報官,但又想竹河知縣林清學隻會搜刮百姓,讓他對付綁匪絕不可能。自己的手下,也多是膽小怕事之徒,斷斷不能把希望放在他們身上。
  
  轉眼黃昏已至,伍東魁單身匹馬來到西山腳下。早有兩個蒙面人等在那裡,其中一個粗壯的傢夥手按刀把問道:“玉麒麟帶來瞭嗎?”
  
  伍東魁不動聲色地說:“我要先見我兒子。”
  
  另一個人冷笑一聲,說道:“你兒子還沒死,可如果你不交出玉麒麟的話,他的小命就難保瞭。”
  
  聽瞭這話,伍東魁不由得打瞭個寒噤。他定瞭定神,說:“玉麒麟早就沒瞭。我今天前來,是想與你打個商量,我願出白銀五萬兩,換回我兒性命,不知可否?”
  
  那人大怒,叫道:“伍東魁,你是來消遣我們的吧?如果你沒帶玉麒麟,便請回吧。我會讓你知道騙我的下場。”說完,他帶著壯漢上馬就走。
  
  伍東魁大喊:“等等,玉麒麟真的沒瞭,但贖金我們可以再商量……”
  
  那兩人根本不理他,策馬揚鞭而去。伍東魁長出瞭口氣,喃喃地說:“小三子,現在全靠你瞭。”
  
  PART。2勢不兩立
  
  小三子是伍東魁的傢人,長得瘦瘦小小,為人機靈,而且有一身好輕功。伍東魁料定和這些人是談不攏的,於是事先安排瞭小三子在遠處藏起來,趁著天色昏暗,隻要小三子能偷偷跟蹤這兩人到老巢,他就可以帶人出其不意地殺進去,救出兒子。
  
  可一個晚上過去瞭,始終不見小三子回來。伍東魁一夜沒睡,第二天清晨,他忍不住倦意,剛合上眼睛,突然聽到外面亂瞭起來,一個下人氣喘籲籲地跑進來說:“老爺,不好瞭,小三子死瞭。”
  
  伍東魁沖到門外,隻見小三子倒在血泊之中,渾身上下都是刀傷,嘴巴張著,隻剩下瞭半截舌頭,看舌頭上的傷口,竟像是小三子自己用牙齒生生咬斷的。看瞭這副慘相,伍東魁忍不住流下淚來。
  
  在小三子屍體旁邊,放著和上次一樣的檀木盒子,伍東魁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盒子裡面,放著一根戴著戒指的斷指,伍東魁一眼認出,那是兒子伍知書的手指。
  
  盒子裡面同樣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一行血字:今日黃昏,西山腳下,不見玉麒麟,你子必死。
  
  伍東魁臉色煞白,捧著盒子落下淚來,好半晌,他才命下人去報官。小三子死瞭,這事想瞞也瞞不住。
  
  不一會兒,林知縣帶著差役趕來,伍東魁把事情說瞭一遍。林知縣不高興地問:“綁匪如此猖獗,你為何不早點向本官稟報,自作主張,以至於害瞭一條人命?”接著,林知縣發號施令,命令差役們分頭去調查。
  
  伍東魁沉默良久,突然臉色沉瞭下來,咬瞭咬牙,深吸一口氣說:“不勞知縣大人瞭,我兒的事情,還是我來處理吧。”
  
  說完,他不再理林知縣,大步來到屋外。伍傢大院裡早已站滿瞭等待施舍的窮人。伍東魁沖著人群大聲說道:“我伍東魁行善積德,從未做過虧心事。可有人貪圖我傢寶物,綁架瞭我的兒子,還殺死瞭我的傢人。事已至此,伍某決不屈服。我請大傢幫忙傳個消息:有能將綁匪捉拿歸案的,可得我十萬賞金,有提供綁匪線索的,可得五萬,若綁匪敢殺我兒,替我報仇者可得十萬。伍某以我兒的性命發誓,我與綁匪勢不兩立。”
  
  院子裡一下子亂瞭起來,人們紛紛咒罵綁匪。林知縣吃驚地說:“伍老板,你不想要你兒子的命瞭?這消息傳出去,豈不是逼著綁匪撕票嗎?玉麒麟雖是你傳傢之寶,但你難道要為此而犧牲令公子的性命嗎?”
  
  伍東魁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下來,仿佛是蒼老瞭十歲,他苦笑著說:“玉麒麟雖是傳傢之寶,但終是身外之物,我怎麼可能為瞭它而害瞭自己的兒子?但玉麒麟確實已經不在我手中,你說,我還有其他辦法嗎?我相信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定會有人替我找出綁匪的。即使我兒死瞭,也會有人替他報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