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禾禾的單飛之路

  2007年4月,已過任職年齡的李肇星離開外交部部長的崗位。他的傢庭生活才為人所知,人們開始知道李肇星有個神童兒子李禾禾。禾禾不僅考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而且還被哈佛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錄取為碩士研究生。雖然有個高官父親。但李禾禾在美國一直靠貸款、打工掙學費,生活很低調。為此,李肇星的解釋是:“我和兒子有君子協議……”
  
  愛子不縱,高官“哭窮”
  
  由於常年擔任駐外使節,李肇星夫婦倆很晚才生下兒子李禾禾。為瞭幫助兒子在人生道路上走得更穩,他們達成一致意見:培養兒子優秀的品質比什麼都重要。
  
  李肇星夫婦生活儉樸,在父母的影響下,禾禾從小在吃穿上從不與人攀比。
  
  有一次學校組織春遊,禾禾悄悄地問秦小梅:“媽媽,春遊的時候,我們班同學都帶飲料,我帶什麼?”以前外出,禾禾從來都是很自然地把水壺裝上白開水帶上。等兒子睡著以後,李肇星和夫人緊急商量,最後的結論是:環境對孩子的影響很大,不能滋長孩子的攀比心理,更不能縱容孩子從小就追求生活享受。
  
  第二天一早,李肇星對兒子說:“不是我們不想給你買可樂,之所以不買有幾點原因:一、春遊時天熱,喝白開水比喝甜水解渴;二、吃喝穿戴隻是外在的東西,沒出息的人才會追求漂亮的外殼。”乖巧的禾禾聽進瞭爸爸的話,從那以後不再提待遇問題瞭。
  
  父子“不認”,各行其路
  
  禾禾進入高中後,說話做事越來越獨立。像所有青春期的孩子一樣,他開始掙脫父母的懷抱。
  
  李肇星夫婦一度希望禾禾子承父業。可是說瞭幾次都被兒子一句“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決定”頂瞭回來。
  
  經過冷靜思考,李肇星召開瞭一次傢庭會議,宣佈:父母將充分尊重禾禾的個人空間和選擇的權利,他學習什麼,將來去哪裡深造,都由他自己決定。但他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獨立面對生活的各種困難,不能利用父母的資源為自己創造條件。禾禾一聽,滿口答應。
  
  李肇星夫婦對禾禾盡量采取“放任自流”的方式。對於禾禾的東西,他和妻子從不亂動,哪怕是看見他房間雜亂,也隻是提醒他適當收拾屋子,絕不越權幫忙。
  
  轉眼,禾禾高中畢業瞭,填報志願是人生大事,李肇星想來想去,還是忍不住推薦兒子報考自己的母校———北大。誰料,禾禾卻輕描淡寫地說:“我想考清華。”李肇星隻好作罷。高考成績出來後,禾禾被清華大學錄取瞭。
  
  可沒等李肇星松口氣,突然有一天,禾禾說:“爸爸,我不上清華瞭。”李肇星大吃一驚,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直到有一天,禾禾把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放到李肇星面前,李肇星這才真正領略到兒子的大膽和獨立,他事先竟然一點兒口風都不漏,一個人埋頭完成瞭從申請、考試到被錄取的整個過程。
  
  雛鷹終於要展翅飛翔瞭,李肇星嘆瞭一口氣,欣慰自豪的同時,心中竟有一絲失落,一方面盼望孩子獨立,另一方面當孩子真的單飛時,又有些依依不舍,牽腸掛肚。
  
  父愛博大,雛鷹翱翔
  
  1999年,李肇星擔任中國駐美大使。他到美國後,禾禾有時也出入使館,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就是李肇星的兒子,他每次隻是來看看父親就走。2001年,禾禾以年級第一的成績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兩個月後,被美國戴爾計算機公司聘用。
  
  看著兒子青春而自信的臉,李肇星非常欣慰,他感覺到父子倆的心貼得更近瞭。他和兒子擊掌盟誓:他們要互相比拼,看誰能做出更大的成就。
  
  工作瞭一段時間後,心高志遠的他又報考瞭哈佛大學並被工商管理學院錄取為碩士研究生。這次禾禾又“故伎重演”,好幾個月後,李肇星才知道兒子又讀書去瞭。哈佛大學有多難考啊,可以想象兒子一邊工作一邊備考的緊張和辛苦。禾禾沒有向父母提學費的事,他說學費和生活費由自己的儲蓄和銀行貸款支付就足夠瞭。
  
  2003年,李肇星就任中國外交部部長。重視“外交為民”的李肇星主張讓民眾走進外交部,實地瞭解中國外交。漸漸地,在美國也有些人知道李禾禾是李肇星的兒子。有人提出資助李禾禾在美國的學費和生活費;很多外國大公司都想爭取禾禾到他們公司工作。李禾禾一概拒絕。一方面他不願意利用父親的關系得到任何不屬於他的東西,另一方面,他也不能讓別人利用他損害父親和祖國的利益。
  
  2007年4月,已過任職年齡的李肇星離開外交部部長的崗位。此時,禾禾也將從哈佛大學畢業。父親已退休,他不再擔心生活在父親的光環下,他決定回國效力。知道兒子的想法後,李肇星非常高興,這樣父子倆就可以生活在一起瞭。到那時,他就會滿面春風地說:多年父子成兄弟,踏平坎坷成大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