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村主任被嚇著瞭

  山前嘴村又要進行民主選舉瞭,張二牛為瞭能連任村主任,上上下下忙著拉選票。
  
  在張二牛眼裡,別看山前嘴村隻有彈丸大,可山高皇帝遠,村主任就是個土皇帝!
  
  這天中午,張二牛在自傢備瞭一桌酒席,請來王賴子、李小眼和趙鐵蛋三個“重要”人物一起喝酒。
  
  酒過三巡,四個人喝瞭個臉紅耳熱。山前嘴村歷來有在酒桌上說順口溜的習俗,張二牛喝得來瞭勁,就提出照他的格式說順口溜,要是對不上來,就罰酒一碗。請來的三個人也來瞭勁,滿口答應。
  
  張二牛眨巴眨巴眼睛,說道:“俺是一個鬼,走在山前嘴。俺想嚇誰就嚇誰,想嚇幾回嚇幾回。”
  
  王賴子略一思索,跟道:“俺是一隻狗,趴在村門口。你讓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
  
  李小眼慢慢地抽一口煙,仰著頭吐瞭會煙圈,接著說:“俺是一個賊,藏在村民堆。你讓偷誰就偷誰,讓偷幾回偷幾回。”
  
  接下來輪到趙鐵蛋瞭,哪知道趙鐵蛋一下子沒瞭詞,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旁邊的人等著看他洋相,可著勁兒催他,趙鐵蛋小眼一眨,嚷著說:“不行,俺要去撒尿!”“哧溜”一聲下瞭炕,提著褲子跑到外邊去瞭。
  
  三個人瞧著趙鐵蛋逃跑的背影,哈哈大笑,張二牛拿手戳著趙鐵蛋的背影,舌頭打著轉,說:“你小子,等會定要灌你一大碗!”
  
  三個人邊喝邊等著趙鐵蛋,可過瞭好大一會兒,也沒見趙鐵蛋來,正在納悶,趙鐵蛋跌跌撞撞跑進來,拿手指著張二牛,慌慌張張地說:“不好瞭!村委看門的老張頭說,鄉政府的人連夜趕到瞭村裡,說是要查你的問題!這酒俺不喝瞭,先走瞭。”說完,一溜煙逃瞭。
  
  張二牛坐在炕沿邊,已喝得雲裡霧裡,聽說鄉裡的人連夜來查自己,嚇得大驚失色,身子一歪,一頭栽倒在地上。在場的人頓時傻瞭眼,連忙上前拉張二牛,張二牛已經站不起來瞭,王賴子和李小眼拉瞭半天拉不動,一番折騰,總算把張二牛又弄到瞭炕上。張二牛這一跤摔得確實不輕,不一會左膝蓋就腫得像饅頭,輕輕一摸,便疼得他殺豬似的叫喚。
  
  第二天一早,張二牛老婆上瞭趙鐵蛋傢的門,指著趙鐵蛋破口大罵:“你小子吃瞭熊心豹子膽,睜著眼睛說瞎話,竟敢嚇唬俺男人!”
  
  趙鐵蛋哭喪著臉,說:“嫂子,完全是誤會,俺哪敢嚇唬村主任呀。你借俺一百個膽兒,俺也不敢哪!”
  
  張二牛老婆的手指搗著趙鐵蛋的腦門子,瞪著豆包眼繼續罵道:“俺問你,你說鄉裡的人要來查二牛,那咋到現在連個人影也沒有?你還說是老張頭說的,俺都問瞭,老張頭根本不知道這回事兒。你說,你騙誰?”
  
  趙鐵蛋吭哧老半天,說:“嫂子,俺喝不過村主任,昨天俺要是不騙他一下,隻怕要被他灌到炕底下。”
  
  張二牛老婆火冒三丈,擰著趙鐵蛋的耳朵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嘴裡還嚷道:“混小子,走,看你把俺男人都嚇成啥樣瞭!”
  
  趙鐵蛋跟著張二牛老婆去瞭她傢,張二牛正躺在炕上哼哼。他見瞭趙鐵蛋就說,剛才鄰村那個老中醫來看過瞭,說是膝蓋骨碎瞭,得到洛陽那邊的正骨醫院去治。趙鐵蛋一聽,嚇得腿都軟瞭:媽呀,這醫療費得賠多少錢啊!
  
  趙鐵蛋心思重重回到傢裡,嘆瞭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俺是一個人,站在豬圈門。你讓喂誰就喂誰,讓喂幾盆喂幾盆。”一說完,他猛地捶一下自己的頭:“真是孩子餓死又來瞭奶,要是昨晚就想起這些個,還用得著編瞎話嗎?”
  
  說來也巧,張二牛前腳被送往洛陽,鄉裡的人後腳就到,隻花瞭一天時間,便把張二牛貪污腐敗的問題查清瞭。真是不查不知道,這些問題比他摔斷腿可嚴重多瞭!
  
  趙鐵蛋好幾天才醒過神來:原來自己一句瞎話就嚇得張二牛從炕上摔下來,是因為張二牛心太虛。看來,人把壞事做多瞭,老天總會讓他意想不到地受懲罰……
  
  第二天,山前嘴村的兒童們不約而同地唱起瞭順口溜:
  
  鐵蛋鐵蛋,瞎話一串,嚇倒主任,釣出貪官……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