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國的酒風

  張飛愛喝酒,還愛勸酒,這廝宴請軍官,酒滿杯,菜上齊,吩咐一聲:“今日都要滿飲!”所有人都得跟他一起狂灌。
  
  有個曹豹天生不會喝酒,向張飛求情:“將軍,我實在不能喝啦。”
  
  張飛便發怒道:“違我將令,該打一百!”
  
  眾軍官紛紛勸阻,張飛還是抽瞭曹豹五十鞭。
  
  客人不喝,主人就強勸,這種酒風在今天華北和東北地區依舊流行,但是像張飛那樣因為不喝就打人,還實在是罕見。或許經過瞭一千八百年的進化,現代人要比三國人文明多瞭吧。
  
  三國時酒風確實很惡,非但張飛喜歡通過揍人來勸酒,劉表也喜歡,曹操也喜歡,連貌似文雅的孫權也喜歡。
  
  張飛勸酒見於《三國演義》,《三國演義》是野史,不一定靠譜。劉表、曹操和孫權等人勸酒卻主要見於《三國志》,《三國志》是正史,可信度是蠻高的。
  
  先說劉表勸酒。
  
  曹丕在《典論•酒誨》裡寫道:“荊州牧劉表跨有南土……並好酒,為三爵,大曰伯雅,次曰中雅,小曰季雅。伯雅受七勝,中雅受六勝,季雅受五勝。”什麼意思?就是說荊州牧劉表喜歡喝酒,專門讓人加工瞭大、中、小三個酒杯,大酒杯取名“伯雅”,能盛七升酒;中酒杯取名“中雅”,能盛六升酒;小酒杯取名“季雅”,能盛五升酒。
  
  據《中國歷代度量衡考》第244頁論述,漢末及三國時一升相當於今天的0。2升,所以“伯雅”能盛兩斤四兩,“中雅”能盛兩斤二兩,“季雅”剛好盛兩斤。現在一瓶白酒多為一斤裝,一瓶啤酒多為一斤二兩裝,由此可見,一隻“季雅”能盛下兩瓶白酒,一隻“伯雅”能盛下兩瓶啤酒。
  
  漢魏時沒有蒸餾酒,隻有釀造酒,而且釀造方法較為粗放,按北魏賈思勰在《齊民要術》裡記載的釀酒法,水和米的比例是一比一或者更低,這樣如果不經過二次發酵的話,成品酒最多不會超過五度,很像現在江浙一帶的江米甜酒,可以用“酸酸甜甜就是我”這句廣告詞來做廣告。
  
  即便這樣的低度酒,常人也不會論斤喝。劉表怎麼喝呢?他把伯雅、中雅、季雅三個杯子一字排開,統統倒滿,咕咚一杯,咕咚一杯,一氣喝完,將近七斤酒進肚瞭。
  
  跟張飛一樣,劉表自己狂喝,也讓客人狂喝,誰不喝,他就強勸。前面說過,張飛勸酒的方法是用鞭抽,很粗獷。劉表比較內秀一些,他勸酒的方法是用針紮。曹丕在《典論•酒誨》裡是這麼寫的:“(劉表)又設大針於杖端,客有醉酒寢地者,輒以針刺之。”你喝醉瞭,我就把你紮醒,讓你接著再喝。真好客。
  
  再說曹操的酒風。
  
  曹操本人並不怎麼喜歡喝酒,執政以後還一度禁酒來著,但他勸起酒來卻很猛。《三國志•魏書》第十八卷有雲:“太祖征荊州,至宛,張繡迎降。太祖甚悅,延繡及其將帥,置酒高會。太祖行酒,韋持大斧立後,刃徑尺,太祖所至之前,韋輒舉斧目之。”曹操在前面敬酒,典韋拿著大斧子在後面緊跟著,曹操向誰敬酒,典韋就用斧子向誰敬禮。那意思很明顯:敢不喝?劈死你!
  
  孫權比曹操有過之而無不及。《三國志•吳志•張昭傳》記載:“權於武昌,臨釣臺飲酒大醉,使人以水灑重臣,曰:今日酣飲,惟醉墮臺中乃當止耳。”當時的場景想必是這樣的:孫權在高臺上大宴文武,要求大夥一醉方休,某賓客不喝,孫權就讓人往他身上潑水,下命令道:“快點兒喝,今兒個必須喝到迷迷糊糊掉下去為止!”這已經不是一“醉”方休瞭,是一“摔”方休。
  
  關於孫權勸酒之猛,還有一例可作佐證。《三國志•吳志•虞翻傳》記載:“權既為吳王,歡宴之末,自起行酒,翻伏地陽醉不持,權去,翻起坐,權於是大怒,手劍欲擊之。”孫權勸酒,臣子虞翻裝醉,被孫權發現瞭,孫權大怒,竟然要砍死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