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傑奎琳“智擒”肯尼迪

  1953年,艾森豪威爾當選美國第33任總統。為瞭在新總統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肯尼迪煞費苦心,通過朋友的介紹,邀請當時美艷絕倫的社交皇後傑奎琳•佈維爾陪同他出席新總統的就職典禮和舞會。正是那次相遇,在傑奎琳心中掀起瞭狂濤巨瀾。面對這樣一位英俊瀟灑、極富魅力的年輕政治傢,她怦然心動,開始瞭自己人生的愛情追逐。
  
  那時,傑奎琳23歲,是《華盛頓先驅時報》的年輕記者。為瞭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她開始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以采訪為名義,主動接近肯尼迪。
  
  隨著接觸的日益深入,她對肯尼迪的愛戀也到瞭狂熱的地步。她開始疏忽自己的工作,卻抽出時間來幫助心愛的人處理工作上的一些繁瑣事務,如幫助他撰寫政治報告,或跑跑腿送送材料等。她還常常陪同他參加一些政治性的晚會,在他累的時候,為他提公文包。而工作之外,她會陪他到野外散步,到商場幫他選購服飾,陪他玩她並不喜歡的遊艇或看他喜歡而她極為厭惡的西部片和驚險片電影。總之,為瞭肯尼迪,她開始心甘情願付出所有而在所不惜。
  
  面對傑奎琳異乎尋常的狂熱,肯尼迪表現出的更多的是平靜、坦然和理所應當。
  
  當傑奎琳身邊的朋友知道瞭她和肯尼迪的關系之後,都紛紛過來勸她:一是他們年齡差距懸殊———肯尼迪大她12歲,他們看上去並不合適;二是肯尼迪政治前途不可估量,致力於政治,而且一直提倡獨身主義,根本不會在個人的感情生活上多花精力,顯然,他對傑奎琳的追求隻是逢場作戲而已,所以“不要去碰黨內最有資格當選的那個人”;而最為重要的是,這個男人的私生活並不檢點———從大學起,他就是個以招蜂引蝶而聞名的花花公子。
  
  但朋友的這些話語,不光沒有阻止傑奎琳追求愛情的步伐,反而起到瞭推波助瀾的作用。在這場勝算不多的愛情角逐中,大傢都對傑奎琳的這種危險行為而感到擔憂———害怕她最終受到傷害。
  
  後來,傑奎琳的父親也知道瞭這件事情。他並沒有像別人那樣出來阻止,而是提醒她———如果你真的喜歡他,現在這樣做,是不行的。傑奎琳好奇地問父親,應該怎麼去做。父親這樣告訴她:“不要給予男人太多,要有所保留,要使人覺得可望而不可即。”
  
  父親的一番話如醍醐灌頂,讓傑奎琳翻然醒悟。
  
  之後,她改變瞭和肯尼迪交往的策略,開始有意無意地爽約,甚至幹脆拒絕他的邀請。有時,她還會在肯尼迪需要她的時候,不打招呼地突然從這個城市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些莫名其妙的改變,讓一向傲慢自負的肯尼迪極為憤慨。這些做法讓肯尼迪的虛榮心不斷受到傷害,更增加瞭他的不安感,同時大大刺激瞭他的征服欲望。
  
  當倆人的感情正如火如荼的時候,她又一次不打招呼地從華盛頓消失瞭。肯尼迪找不到傑奎琳,極為窩火,於是,著急的肯尼迪,開始動用所有的關系全城找尋。
  
  幾天後,在《華盛頓先驅時報》的報紙上,他終於弄明白瞭傑奎琳的行蹤———正在英國倫敦參加伊麗莎白二世的加冕典禮,並要完成相關的采訪報道任務。不久的一天,他收到傑奎琳從英國倫敦寄過來的信件。當他滿心歡喜的打開來看時,信的內容卻令他極為失落。傑奎琳在信中隻字不提對他的思念,而是大談她在倫敦參加瞭多少次舞會和酒會,遇到瞭多少英俊瀟灑的上流社會的男人,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對她情有獨鐘。
  
  這件事情深深刺痛瞭肯尼迪。不久,他便給傑奎琳回電。而電報的內容是:“文章寫得好,隻是思念你”。這次回電,成瞭這位不喜歡浪漫言辭的未來的美國總統,一生惟一一次羅曼蒂克的函電。
  
  愛情是一場智慧的博弈。至此,傑奎琳在這場勝算不多的愛情遊戲中,大獲全勝。1953年6月25日,傑奎琳和肯尼迪,這對愛情冤傢正式訂婚,兩個月後正式結為伉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