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正的日亞格

  日亞格,即舞者之王。在這個熱愛舞蹈的地方,誰是日亞格,誰就是萬眾崇拜的王者!
  
  PART。1奇風異俗
  
  上官雲妮是一名大學教師,她到莫傢寨采風已經有半個多月瞭,一直住在莫傢五兄弟的傢裡。
  
  這天,上官雲妮剛起床,突然發現床邊的木桌上,整齊地放著五件不同款式的銀器手飾。上官雲妮好生喜歡,伸手正準備拿一件銀器時,站在門外的莫老大,忽然對她說:“慢,這禮品,你不能隨便拿。”
  
  上官雲妮忙縮回手,不好意思地笑著問:“這些……不是送給我的嗎?”
  
  “是送給你。”莫老大說,“但你最好想好。這五件禮品,分別代表著我們兄弟五人。你選擇瞭誰的禮品,你就要嫁給他。”這莫傢五兄弟,老大三十多歲,老五剛過二十,原來都喜歡上瞭上官雲妮。按照他們這寨裡的風俗,男人喜歡上一個女人,就要放一件銀器在這女人床邊。女人如果中意這男人,就會拿過這件銀器,表示他們就成為瞭一對情人。
  
  上官雲妮一驚,下意識地往後退瞭兩步,盯著門外的莫傢五兄弟,笑著問:“你們……在和我開玩笑吧?”
  
  “不,我們是真心的!”莫傢五兄弟一起對她說。
  
  上官雲妮一聽,心裡不由一怔。自己孤身一人,而對方是膀寬腰圓的五兄弟,不覺有點害怕,但仍強裝笑臉說:“啊,我早就聽說瞭,你們山裡人,就是愛開這種玩笑。在旅遊地區呀,經常會有這樣的活動哩……”
  
  上官雲妮說著,起身就要往外走,誰知這兄弟五人,卻不動聲色地往前一圍,把上官雲妮圍在中間。上官雲妮見狀,更害怕瞭,結巴著問:“你們……想幹什麼?你們可不能亂來。”
  
  莫老大上前誠懇地說:“我們不會亂來的,因為,你是我們都喜歡的女人。請你聽我把話說完。”莫老大告訴上官雲妮,自打上官雲妮一進他們寨子,他們兄弟五人都喜歡上瞭她。可隻有一個女人,怎麼辦哩?他們五兄弟想瞭想,還是按寨子裡的老傳統,兄弟五人進行競爭,誰勝出,就把上官雲妮讓給誰。
  
  上官雲妮一聽,知道莫老大說的這些不會假。通過半個多月接觸,這莫傢五兄弟,純樸善良,對自己關懷備至,可這感情的事……上官雲妮想瞭想,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試探性地問:“競爭?你們想怎麼競爭?”
  
  兄弟五人齊聲答道:“比舞。”
  
  莫老大告訴上官雲妮,他們莫傢寨子裡的人,人人喜歡跳舞,當他們之間不能決出勝負時,往往就以比舞決一高低。他們兄弟五人早就商量好瞭,明天就正式比舞,誰跳得最好,誰就可以把自己的禮品,留在上官雲妮面前。其他的人,就要把自己的禮品拿走。
  
  聽說比舞,上官雲妮便也冷靜下來,沖著他們說:“聽說你們五兄弟會跳舞。也好,我倒要看看,你們當中誰跳得最好!”
  
  PART。2舞者之王
  
  第二天一大早,整個寨子的人,都來到莫傢五兄弟的屋子前,圍瞭一個大圓圈,來觀看他們的比舞大賽。上官雲妮被圍在人群裡面,坐在一張木桌前,她的面前按序擺放著那五件銀器。
  
  不一會,隻見這兄弟五人,手持蘆笙,赤膊走上前臺。隨著一聲響亮的吆喝聲,五個男人輪流在中間空場地上表演舞蹈。他們那矯健豪邁的舞姿,古樸而粗獷,把男人的陽剛之美表現得淋漓盡致!
  
  上官雲妮幾乎震驚瞭。她沒想到,這種帶有原始特征的舞蹈,竟被他們演繹得如此有神韻,如此神采飛揚!在周圍觀眾一陣一陣的叫好聲下,上官雲妮也情不自禁地脫口大叫瞭一聲:“好!”
  
  幾個回合後,最後的勝利者決出來瞭:莫傢老四。
  
  “日亞格!日亞格!”周圍的觀眾沖著莫傢老四,揮臂歡呼起來。莫傢其他幾個兄弟,個個垂頭喪氣,一聲不吭地走到上官雲妮面前,拿起他們事先擺放的銀器,退到一邊。
  
  這時,莫傢老四在人們的註視中,高興地走向上官雲妮,拿起他的銀器,用雙手捧在上官雲妮面前。誰知,上官雲妮伸手一擋,沖著莫傢老四說:“你怎麼不問問我,我想不想拿起你的銀器?”
  
  莫傢老四一怔,沒想到上官雲妮會拒絕,盯著她,慍怒地說:“我是日亞格!你不喜歡?”
  
  “日亞格?日亞格是什麼?”上官雲妮不明白地問。
  
  莫傢老四驕傲地說:“就是舞者之王!”
  
  上官雲妮一聽,“嘻嘻”一笑,不屑地說:“舞者之王?你贏瞭你那兄弟,你就是舞者之王瞭?”上官雲妮從桌前站起來,對著圍觀的群眾,大聲地說道,“既然大傢如此熱愛舞蹈,我今天就讓你們看看,誰才是真正的日亞格!”
  
  說著,上官雲妮突然一下跳到人群中間,雙掌一擊,胳膊肘一彎,向著觀眾回眸一笑,一雙腳就如同踩在柔軟的棉花團上,翩翩起舞。隻見她柔美的肢體,像泉水一樣,從大山中涓涓流過;又像隻百靈鳥,鳴叫著穿過森林。她舉手抬足間,把大自然的原始美,用女性陰柔的神韻,舞出瞭另一番靈氣。
  
  在大傢一片驚呼聲中,上官雲妮停下瞭舞步,望著怔怔看著自己的莫傢老四,挑釁地問:“你還認為你是日亞格嗎?”
  
  莫傢老四紅著臉,沒有吭聲。這時,莫傢老大帶著其他幾個兄弟,走上前來,兄弟五人圍在一起,嘀咕瞭一陣。然後,莫傢老四向上官雲妮走過來,說:“好,今天你是比我跳得好,明天我們再比。”
  
  “你們還敢和我比?”上官雲妮笑著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