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所有的無用之物

  從鋼琴老師傢出來,春夜正好,像件薄薄的黑絹衫子,親密貼身。
  
  我一路問女兒小年課上學瞭些什麼。聽完一堆“八分音符”後,我叮囑她:“要好好學鋼琴呀。”
  
  她點頭:“嗯,我長大瞭要當鋼琴老師。”又說,“我也要好好學英語,要不然我去瞭美國,大傢聽不懂我講話怎麼辦。”很抱歉,她五歲,已經很自然地有瞭美國夢。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就這麼直接地由兒童體現。
  
  我老懷大慰,又加一句:“圍棋也要好好學哦。”她學圍棋也快一年瞭。
  
  她扭頭問我:“為什麼?”
  
  這回應出乎我意料,我一愣:“當然瞭,學就要學好嘛。”
  
  她居然認真起來:“我又不想當圍棋老師,去美國要下圍棋嗎?為什麼要學好圍棋?”
  
  上一次被問及類似的問題,是在新東方與我同桌的15歲的女孩,托福考瞭113分。我問:“聽得懂?”她微微一笑,笑容裡全是自負。
  
  我一時多事,說瞭句:“其實你英文已經很好瞭,有時間可以看看古文,背背古詩詞什麼的。”
  
  女孩詫異地看著我,撇撇嘴,“有什麼用”四個字雖不曾出口,卻用身體語言體現瞭。
  
  如果她是成年人,我可以理解這是粗俗的挑釁,但女孩一臉的認真。我於是想瞭又想,說:“說一個你可能知道的詩人吧,納蘭容若,他有一句詩:‘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那些要好的,視為姐妹的,以為是一輩子好同學、好朋友的人們,友誼會漸漸淡掉,總有一天,你會驚訝地發現他們都變瞭。而他們說,不,是你變瞭。也許你心裡會五味雜陳,感覺孤單,你有那麼多感受,卻不知從何說起、向誰說、怎麼說。這時,你想起這句‘卻道故人心易變’,於是,你明白瞭文學的意義就在這裡,說出瞭你的心聲,撫慰瞭你的哀傷。我們脫離類人猿已經很久瞭,我們所需的,不隻是工具。”
  
  如果技能與謀生無關,如果知識不用來生存,如果它不是通往美麗新世界的橋梁,那麼,它有什麼用?我盡量用女兒能聽懂的語言說:“圍棋可以鍛煉頭腦,提高你的邏輯推理能力,這是所有學問和智慧的基礎。”這是一個先天不足的答案,因為她可以追問:學問和智慧,有什麼用?
  
  天文有什麼用?它讓我們知道,我們的一生像微塵一樣輕;美有什麼用?刺繡或者音樂,帶給我們的美感與驚喜,是擦過皮膚的戰栗……
  
  所有無用的東西,都是有用的。
  
  就像這樣一個美好的春夜,也許它真正的、唯一的用途,就是讓萬籟俱寂,讓女兒有機會問出她的“大哉問”:有什麼用?
  
  她會用一生,慢慢地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而在我自己的人生譜系裡,知識最高,智慧最寶貴。美,就是美,正如愛情就是愛情。
  
  我愛這所有的無用之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