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口舌之禍

  人生最愚蠢的事就是兩次摔倒在同一個坑裡。
  
  中國有句老話,叫做“禍從口出”。可見言辭不當與不慎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而這句名言在封建王朝中那些伴君如伴虎的大臣身上體現得最為突出。
  
  賀若弼之父賀敦是一位武將,因為言語不慎冒犯瞭北周的皇戚宇文護。在他臨刑前,他用錐子把賀若弼的舌頭刺出血,目的就是讓賀若弼記住口舌之禍,希望其子不要重蹈覆轍。目睹瞭父親的悲劇以及承受瞭肌體刺痛的賀若弼在北周朝為官時,言辭果然十分謹慎。但是隨著賀若弼身份和地位的抬升,賀若弼的三寸之舌就像是失去瞭控制的彈簧一樣,變得隨意妄言,不能停止。
  
  楊堅建立隋朝之後,賀若弼在這個新的王朝中屢立奇功,平陳之後的賀若弼是“貴盛”一時,不但自己權勢顯赫,他的親戚也一並升官加爵,成為所謂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之勢。可以說隋文帝在物質上與地位上是給予瞭賀若弼極大的享受與榮譽,隋文帝的確做到瞭與其共富貴。但是作為大臣的賀若弼卻是越來越不能清守如故,先是自恃功高,此後又常以宰相自許,然後是妒忌心加劇,與楊素不和,形於言色。隋文帝實在是沒有辦法來約束他瞭,於是幹脆把他入獄,希望這樣的懲處能夠平息賀若弼的怨言以及他那顆居功自大的心。入獄不久,文帝又讓他恢復瞭官位和爵位,希望能以恩威並施的方法來限制和盡量滿足他無限膨脹的欲望。但賀若弼依舊是我行我素,毫不悔改,依舊是大放怨言,此時的賀若弼早已經將其父親的遺言和悲劇忘到九霄雲外瞭,剩下的隻有那顆居功自傲的心和永不滿足的欲望。
  
  文帝死後,煬帝即位。賀若弼忘記瞭一點:對於文帝來說,他是文帝的老部下、大功臣,所以文帝遷就容忍他,但是對於隋煬帝來說,賀若弼隻是其父一朝遺留下來的一個大臣而已,他對煬帝沒有任何的功勞可恃。
  
  在煬帝即位後,賀若弼依然故我,不知約束地大放怨言。於是隋煬帝便找瞭個因賀若弼議論其過奢的借口誅殺瞭他。此外,還將賀若弼的妻子罰作官傢奴婢,他的兒子們也被罰為奴,後來他們全被誅死。賀若弼在目睹瞭其父的慘狀與遭受瞭肌體之痛後,非但沒有能吸取其父的前車之鑒,反而累及傢人,使全傢都死於非命。他的過失連魏征等人也為之扼腕嘆息。
  
  這位名將,不是戰死於疆場,而是死於自己的三寸之舌。賀若弼的悲劇完全是因為他那無限膨脹的名利欲望,以及那無法控制的言行,他的悲劇隻應該由他自己負責,而他的重蹈覆轍令這場悲劇更為可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