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彭麗媛:高貴大氣的『牡丹仙子』

  除瞭“第一夫人”,彭麗媛頭上還有許多光環——中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傢、中國當代民族聲樂代表人、中國第一位民族聲樂碩士、中國人民解放軍最年輕的文職將軍,也是深受軍內外觀眾喜愛的著名軍旅歌唱傢。她還是第八屆、九屆、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音樂傢協會理事,中國音樂學院客座教授,上海師范大學音樂學院兼職教授等等。
  
  彭麗媛多次擔綱重大晚會的壓軸演出,她的歌聲也成為中國歌壇的一座高峰。因其端莊、高貴、大氣的舞臺形象,從“牡丹之鄉”——山東菏澤走出的她,常常被譽為“牡丹仙子”。某周刊在其評選的“中國魅力50人”中這樣評價她:“在內地演藝界,很難找出另一個人比彭麗媛更適合代言中國妹子的形象。面如滿月、明眸皓齒、性情直爽、質樸友善,唱的還是民歌,既符合官方藝術價值觀,又契合民間的審美旨趣,她的魅力橫跨廟堂和江湖。”
  
  彭麗媛出生在山東鄆城。她出生時,父親是縣文化館的館長——有文化、能創作。母親是縣劇團的主要演員。彭麗媛從小就跟著父母看文藝演出,耳濡目染,深受熏陶。14歲那年,她報考瞭山東藝術學校。1981年初,彭麗媛到廣州參加“羊城花會”演出,在下榻的賓館遇到瞭中國音樂傢協會副主席、中國音樂學院院長李凌。這一次的偶然碰面,使彭麗媛有機會得以在國傢高等學府進行為期兩年的學習深造。
  
  彭麗媛18歲參軍成為一名文藝戰士,她的足跡遍及邊陲海防前線,營房哨所到處回蕩著她的歌聲,她是解放軍官兵心中的一顆明星。1982年,她參加中央電視臺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的演出,演唱瞭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和《我愛你,塞北的雪》,贏得大半個中國的觀眾。
  
  1984年,彭麗媛調入總政歌舞團。這時她有著雙重的身份——學員兼演員。她在學習和演出中奔波勞碌,盡管當時已經聲名鵲起,但她總把自己關在書房裡刻苦攻讀,紮實地練聲、練基本功。同事拉她去參加個聚會什麼的,她都不願意去。日子久瞭,他們就發現根本叫不動她。可她也有主動找“事”的時候。她身邊有位老職工,生活拮據,每天都是饅頭就咸菜,有時甚至拿饅頭蘸醬油吃。彭麗媛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因此,團裡發東西,她常常把剛領到手的魚、肉轉身就送給那位老職工。有一年大年三十,平日繁忙的彭麗媛在傢包瞭餃子,也沒有忘記這位老職工,給他端去瞭一大碗……彭麗媛在生活中做人的準則是:與人為善,用平和的心態對待世上的萬事萬物。
  
  彭麗媛在音樂學院學習期間,傢裡並不富裕。她每月有52元薪水,要拿出40元資助傢裡。在學院的幾年裡,正在長身體的彭麗媛一日三餐隻吃5分錢的菜,久而久之,食堂的師傅們都感嘆,頭頂桂冠的彭麗媛竟儉樸到如此地步。
  
  盡管生活艱苦,為瞭不影響學業,她從未動過賺錢的念頭。幾個單位邀她演出,都被她婉拒瞭。有一回中唱公司為她錄瞭一盒磁帶,付給她800元勞務費,她說:“寄到學校去吧,我是學生,給報酬也應給學校。”結果按學校規定她隻拿瞭150元錢。
  
  1990年,彭麗媛先後在北京、上海、廣州舉行瞭大型獨唱音樂會。為把中國民族聲樂和民族歌劇推向世界,她在1993年率先走出國門到新加坡舉辦個人演唱會,並多次代表國傢到世界各地訪問演出,足跡遍及50多個國傢和地區,作為中國“文化大使”享譽海外。她參與推廣並領銜主演的歌劇《木蘭詩篇》登上瞭美國紐約林肯藝術中心和奧地利維也納國傢歌劇院兩大藝術殿堂,獲得林肯藝術中心委員會頒發的“最傑出的藝術傢”獎、奧地利聯邦劇院委員會與維也納國傢歌劇院頒發的“藝術傑出貢獻獎”。
  
  2007年8月1日,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0周年之際,彭麗媛推出她的新專輯《我的士兵兄弟》。專輯中精選瞭她多年來演唱的軍旅題材的歌曲,包括《我的士兵兄弟》《我愛祖國的藍天》《十送紅軍》《我的祖國》等等。
  
  她從事歌唱事業以來,始終將自己的藝術創作深深植根於人民之中。作為獲得全國“德藝雙馨”榮譽稱號的人民藝術傢,她常常用“樹高千尺不能忘瞭根”來形容藝術傢與人民群眾的親密關系。她說過:“人民將我培養,我隻有將所有的才華奉獻給廣大群眾,才能報答‘養育之恩’。”
  
  30多年來,她數百次深入基層為廣大群眾慰問演出。從貧困山區到邊疆海防,從油田礦山到營房哨所,從邊陲大漠到雪域高原——中國的大江南北都留有她的足跡、回蕩著她的歌聲。在汶川特大地震災區、在北京小湯山抗擊“非典”一線、在江西九江抗洪前線……也都留下瞭她慰問演出的身影。
  
  她現在逐步由歌壇表演轉向藝術教育,著力培養年輕優秀人才和指導打造藝術精品。
  
  她長期致力於公益事業,是世界衛生組織聘請的抗擊結核病和艾滋病防治親善大使,中國“預防艾滋病宣傳員”、“控煙形象大使”,預防青少年犯罪的“為瞭明天愛心大使”。2012年世界艾滋病日宣傳活動中,艾滋孤兒們親切地稱她為“彭媽媽”。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彭麗媛無疑比現任國傢主席習近平更為老百姓熟識,所以她在成為“第一夫人”的時候,也更加便於樹立良好的形象,這些,不靠自己的主席丈夫、不靠後臺,而實實在在地靠的是她自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