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花那冤枉錢

  馬老漢一向很節儉,平日老伴炒菜,連鹽都不讓多放一粒。年初,電信局將電話線拉進瞭村裡,鄰居們紛紛裝上瞭電話。老伴也想裝一個,但馬老漢堅決不肯:“我有腿,幹嗎花那冤枉錢?”老伴嘴一撅:“咱兒子馬小栓都二十六瞭,傢裡連部電話都不裝,你想讓他今後怎麼跟人傢姑娘約會?聽說山裡的嚴老漢傢都裝瞭。”
  
  嚴老漢是馬老漢的鐵哥們,住在山裡,半年也不見出來一次。這麼一說,馬老漢才很勉強地點瞭頭。
  
  電話是裝上瞭,但馬老漢從來都不打電話,並且也不接,電話鈴聲一響,他就心驚肉跳。後來,老伴告訴他,接電話不用花錢,他才開始敢碰電話機。
  
  這一天,田裡的活兒閑瞭,馬老漢想起瞭老伴要給兒子找媳婦的事,於是告訴老伴,自己想去嚴老漢傢一趟。嚴老漢人頭熟,可以讓他留意一下,附近村子有沒有合適的姑娘。老伴聽瞭,指著電話機說:“這點事,你打個電話不就成瞭嗎?”馬老漢卻把頭搖成撥浪鼓:“腿腳好好的,不花那冤枉錢。”
  
  哪知馬老漢昂首挺胸出瞭門,半天後卻齜牙咧嘴地回來瞭。老伴一看就知道馬老漢是老毛病犯瞭,一邊給他上膏藥,一邊埋怨道:“嚴老漢傢住在半山腰上,你這爬上爬下的,腰不疼才怪呢!”馬老漢一邊呻吟著,一邊說:“我這不是想省錢嘛!”老伴拿起手上的膏藥:“這是我剛買的,一盒二十多呢,你想想哪個劃算?”
  
  馬老漢這回不說話瞭。第二天,馬老漢終於下瞭床。他忽然想起住在十裡外青河村的妹妹,又起瞭讓妹妹給馬小栓介紹對象的念頭,老伴勸他道:“要走這麼遠的路,你就在電話裡把話說瞭吧。”
  
  “不行,已經花瞭二十塊冤枉錢,這回一定要省下來。”馬老漢說完,就頭也不回地往外走。沒想到,他剛出村,就發現天色不對,於是決定先回傢拿把傘。
  
  剛進自傢的院子,馬老漢就聽見瞭兒子馬小栓的說話聲,聲音大大的,還夾著笑,卻聽不到有人答話。馬老漢心裡一沉,趕忙加快瞭腳步。進屋一看,果然看見馬小栓正抱著電話筒在說話,臉上還笑瞇瞇的,一副很投入的樣子。
  
  這下,可把馬老漢給心疼壞瞭,他幾步上前,正要呵斥兒子放下電話,卻被匆匆趕來的老伴一把拉住瞭:“先別急著罵,要是讓電話那邊的人聽見瞭,那你讓小栓以後怎麼出去見人?”馬老漢隻得咽下嘴邊的話,心裡卻像火燒瞭一般暗暗著急。
  
  好不容易十多分鐘過去瞭,馬小栓終於放下瞭電話。這時,馬老漢再也忍不住瞭,他喘著粗氣道:“不過瞭,這日子不過瞭!你打我也打,我不去你姑傢瞭!”說著,就要去拿話筒按號碼。
  
  就在這時,電話鈴忽然響瞭起來,馬老漢一接聽,原來是青河村妹妹打來的。隻見馬老漢沖著話筒,嚷瞭起來:“妹子,你這個電話打得好啊!剛才好險啊,我差點……差點就給你打過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