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杯水情深

  周愷最近剛升任瞭局長,這天臨下班前,他給老婆孟麗打瞭個電話,說晚上有飯局,要陪省裡來的客人,會晚點回去。
  
  打完電話,他接著又撥出瞭一個號碼,接通後笑嘻嘻地說:“小蝶,下瞭班我就去你那裡。”
  
  小蝶是周愷最近結識的情人,到瞭小蝶的住處,小蝶正在做飯,周愷從背後抱住她,問:“給我做什麼好吃的?”
  
  “都是你愛吃的。”小蝶說著嬌嗔起來,“我對你夠好吧,可你一個大局長總不能老讓我住這租來的破房吧?”
  
  周愷笑著說:“我心裡一直裝著這事,一定給你弄一棟大房子。”
  
  菜肴端上桌,果然都是周愷愛吃的,可是他卻覺得嚼在嘴裡發幹,嘗不到什麼滋味。小蝶給他倒來水,他喝瞭後食而無味,隻好放下筷子。
  
  小蝶問:“怎麼瞭?”
  
  周愷搖搖頭,一把抱起小蝶向臥室走去,可就在這時,他突然產生瞭一種奇怪的幻覺:他眼前出現瞭妻子孟麗的形象,接著,腦海裡閃現出女兒那怨恨鄙夷的眼神,周愷的興致頓時一落千丈:我這是怎麼瞭?他暗自奇怪著,離開瞭這個掃興的地方。
  
  走在回傢的路上,周愷漸漸平靜下來,但心裡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窩囊,他決心要找茬兒跟孟麗吵一架。
  
  回到傢裡,孟麗放下手中的雜志,問:“這麼早就回來瞭,吃飯瞭嗎?”
  
  周愷沒理會,下意識地看瞭一眼茶幾,有一杯水放在茶幾上,他走過去用手一摸,溫熱,正適合喝,就拿起來一飲而盡。
  
  周愷每次回傢,孟麗都會為他準備一杯溫水,結婚多年來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周愷喝完水,感覺渾身說不出的順暢,仿佛這杯水把他的無名火澆滅瞭,他看瞭妻子一眼,溫和地說:“吃過飯瞭,沒想到客人有事要先走,所以回來得早。”
  
  然而,周愷還是無法抗拒小蝶對他的吸引,第二天他就開始為弄一棟藏嬌的“金屋”忙乎起來。
  
  正好,這時有一筆巨額公款經過周愷手裡,他正在動這個心思,突然感覺心慌得厲害,上次在小蝶傢有過的那種奇怪幻覺又出現瞭:這次,他耳畔仿佛有警笛聲響起,眼前出現的是冰冷的手銬……周愷頓時出瞭一身冷汗,他覺得這是個不祥的預兆,最終還是害怕地縮回瞭手。
  
  這天下班後,周愷又跑到小蝶那裡,可是,幻覺還是沒有消失,一到關鍵時候,妻子和女兒的形象就會在他腦海裡出現,弄得他一點興致也沒有瞭。
  
  這時,小蝶讓周愷陪她去購物,“我在伊美商廈看上一條3000多元的裙子,你買給我!”周愷忙不迭地答應著,與小蝶出瞭門。
  
  走進伊美商廈,周愷突然想去洗手間,小蝶噘著嘴說:“哼,你莫不是想開溜吧?”
  
  “你要是不信,我把錢包給你。”周愷說著掏出錢包。
  
  小蝶笑著接過去,說:“我先替你拿著,一會你到四樓女裝區找我。”
  
  周愷在一樓就近找到瞭洗手間,等他走出洗手間,卻發現商廈裡一片混亂,聽人說,是四樓女裝區起火瞭。
  
  周愷想起小蝶正在那裡,心裡咯噔一下,這時一樓也已是濃煙滾滾,根本看不清周圍的情況,周愷腿一軟,險些摔倒,他一時失去瞭逃生的勇氣。
  
  就在這時,那種奇怪的幻覺又出現瞭:這次,周愷不僅看到瞭妻子微笑的面龐和關切的目光,還仿佛聽到她的輕聲叮囑,讓自己鼓起勇氣,趕緊逃離險境。周愷頓時覺得渾身有瞭力量,他站起身來,隨著人群找到瞭安全出口,離開瞭險境。
  
  大火過後,周愷到處打聽小蝶的下落,卻一直聯系不到她。更讓周愷奇怪的是,妻子孟麗也有些異常。他最近經常接到孟麗打來的電話,問他下班後是否回傢吃飯。
  
  有一天他臨時早回傢,孟麗不在,廚房中高壓鍋裡的排骨湯卻是熱的。這太反常瞭,難道是孟麗在外面有瞭相好的?周愷忍受不瞭,他決定跟蹤孟麗弄清真相。
  
  這天周愷把車停在傢門口的暗處,孟麗提著保溫飯盒走瞭出來,上瞭公交車,他趕緊驅車跟在後面,見孟麗在市人民醫院下瞭車,她走進醫院,進入一個病房後,門又關上瞭。
  
  周愷通過門上的小窗往裡看:一個人躺在床上,臉上纏滿白色的繃帶。孟麗打開飯盒給那病人喂食,病人吃瞭一口,哽咽著說:“大姐,我怎麼也想不到世上還有你這樣的好人,我們素不相識,你不但在火中救瞭我,還這樣照顧我,我真不知該怎麼報答你!”
  
  “小蝶,你可別這麼說……”
  
  周愷聞聽大驚,妻子這些天照顧的人竟是小蝶!他頓覺臉上發燒,一路燒到腳跟。面對妻子和情人,他無地自容,羞愧得落荒而逃。
  
  原來,那天小蝶在伊美商廈四樓試衣時,商廈突然起火,小蝶慌忙尋找逃生之路,不料腳底絆瞭一下,倒在地上痛苦地掙紮。
  
  這時,一件濕衣撲滅瞭她身上的火,緊接著一瓶礦泉水淋在她身上,然後她被人攙起,掩住口鼻低頭穿過濃煙,從出口逃瞭出來。
  
  這個救小蝶的人正是孟麗。那天孟麗也在伊美商廈,想給周愷買一件衣服,她從五樓男裝區往下逃時,發現瞭在火中掙紮的小蝶。昏迷的小蝶被送到醫院,由於一時聯系不到她的親人,孟麗就承擔起傢屬的責任。她給周愷打電話,就是為瞭安排好時間,便於照顧小蝶。
  
  周愷發現真相後,不敢面對小蝶,更沒臉面對孟麗,他無法想象,如果妻子知道她在照顧的是破壞自己傢庭的第三者,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周愷開車在外面轉悠到深夜,最終鼓起勇氣,決定先回傢看看。
  
  來到傢門前,屋裡沒有動靜,周愷輕輕開瞭門,聽見書房裡傳來妻子說話的聲音,難道傢裡有客人?周愷輕輕走進房間,隻見孟麗坐在他平日常坐的老板桌前,正對著面前的一杯水說話,他側耳細聽,從孟麗說的話裡,他瞭解到一個讓他無比震驚和感動的真相。
  
  他每次回傢之前,孟麗都會給他倒一杯水,並且還會對著水說一番話。她對水說:希望丈夫為瞭這個傢和女兒,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告誡丈夫珍惜來之不易的生活,不要貪污受賄;此外還祝願他平安健康,逢兇化吉……
  
  開始孟麗這樣做是因為寂寞:女兒長大以後,丈夫和她之間的交流越來越少瞭。後來,孟麗從一本科學畫報上看到,日本有位科學傢通過多年研究發現,水是有感知的,水能聽話,能對不同的聲音作出不同的反應。當水聽到美好的話語時,通過顯微鏡呈現的水結晶就是均勻而漂亮的;當水聽到辱罵性的話語時,呈現的結晶就是扭曲而醜陋的。
  
  孟麗想起丈夫有回傢後喝一杯水的習慣,便突發奇想:何不對著丈夫要喝的水說話呢?相信丈夫長期飲用聽過美好祝願的水,心靈也會變得純凈而美好。她希望這種水能溶入到丈夫的血液裡,會成為他的潛意識。
  
  周愷聽著妻子對杯子輕聲的祝福,終於明白:為什麼每次他想與小蝶親昵,眼前就會出現孟麗的面容;為什麼那次向公款伸手時,會傳來警笛聲令他警醒;為什麼那次陷入火災時,自己會突然鼓起逃生的勇氣。
  
  聽著聽著,周愷心頭一熱,走進瞭房間,他愧疚地對妻子說:“我……我想請求你的原諒!”
  
  孟麗動情地說:“其實,我早已知道瞭,我在小蝶的包裡發現瞭你的皮夾……我這麼做,是為瞭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傢,也因為我永遠忘不瞭,我們剛認識的那年夏天,我得瞭傳染病,所有人都離開瞭我,隻有你留在我身邊,為瞭照顧我,三天三夜沒合眼,每次我口渴時,你都會及時遞上一杯甘甜的清水……”
  
  周愷的嘴唇抖動著,想說什麼,卻最終沒有說出口。孟麗拿起水杯,說:“什麼都不用說瞭,回來就好,先喝瞭這杯水,我去給你弄吃的。”周愷含著淚,接過來一飲而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