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師的失誤

  現在,不少城市的樓越蓋越高,綠色卻越來越少。
  
  李全是搞城市規劃的,這天,他跟著自己的導師、著名的設計大師王國清教授來到瞭一個叫新市的小城,這裡將要擴建成一個百萬人口的大城市。王教授的任務,就是主持規劃這個城市。
  
  在實地考察中,師生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市中心的鳳凰山,站在綠意盎然的山上俯瞰小城,李全不禁脫口贊道:“太美瞭!老師,我覺得應該把這裡設計成城市的中央公園,讓這片綠色成為城市的綠肺!”王教授沒有回答,隻是微笑著點瞭點頭。
  
  回去後,王教授一頭撲進瞭設計方案中,李全卻因為趕寫論文,沒有參與這次設計工作。等李全的論文寫完,王教授的設計方案也已經出來瞭。開新聞發佈會的那天,李全趕到瞭現場,準備向老師表示祝賀。
  
  王教授設計的巨幅城市規劃圖就掛在新聞發佈會的現場,李全走到規劃圖前,欣賞著老師的傑作。他驚喜地發現,鳳凰山果然被設計成瞭一個免費開放的中央公園,看著看著,他突然在山腰的位置發現瞭一個小小的圖標,圖標旁邊標註著兩個小字:墓園。
  
  李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能在市中心的風景區建公墓呢?他本能地認為這是制圖上的錯誤,而不是王教授的本意,因為對於一位大師來說,這樣的失誤太不應該瞭。李全立即擠進人群,走到王教授身邊,用眼色示意:自己有重要的事商量。王教授跟著他來到一邊,李全在權威的老師面前,說話不由結結巴巴起來:“老師,我、我發現規劃圖上有一處小小的失誤……”王教授深深地看瞭李全一眼,問:“什麼失誤?”
  
  “就是那個公墓的位置,我覺得它不應該建在那兒,當然,那是制圖時搞錯瞭,不是您的本意—”李全說到一半,看見老師的表情,不由停瞭口。
  
  王教授沉吟瞭一下,說:“不是制圖錯誤,那就是我設計的本意。公墓的位置沒有問題,你不要懷疑。”
  
  李全不敢相信一向嚴謹的老師會說出這種話來,他正要爭論,王教授卻壓低瞭聲音,冷冷地說:“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管瞭,還是把精力放在你的論文上吧。”
  
  李全愣瞭一愣,突然產生瞭一種想法:老師會不會明知道這是個錯誤,卻因為規劃圖已經公佈,怕造成不利影響,不願意承認和改正?看著老師白發蒼蒼的背影,他沉默瞭:老師老瞭、疲憊瞭,才會出現這樣的失誤吧,自己如果硬要去揭穿他,讓這位名滿世界的大師“晚節不保”,又於心何忍?
  
  事後,李全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這事,但他心裡卻無法釋然。不久,李全聽到瞭一個更讓他驚訝的消息:王教授竟然要親自設計那座墓園!作為一名城市規劃大師,王教授很少親自設計某座具體的建築,他這次大張旗鼓地參與公墓的設計,引起瞭不少媒體的關註,王教授自己也表現得很興奮。隻有李全暗暗搖頭,他想,王教授這樣做,不過是欲蓋彌彰,為的是掩蓋自己的錯誤。自從這次事情後,李全和王教授的聯系就漸漸少瞭。
  
  三年後,李全已經是一個獨立的設計師瞭,這天,他突然收到瞭王教授寄來的鳳凰山新區落成儀式的請柬。看著請柬,他發現,自己其實非常想見上老師一面,於是他坐飛機趕到瞭新市。
  
  下飛機後,李全發現,這座城市的發展實在驚人,短短三年,一切都已日新月異,而鳳凰山還是那麼美麗。李全不禁感慨良多,他忘不瞭王教授把公墓建在鳳凰山上的失誤,他覺得,這就像在綠肺上長瞭個腫瘤,是個很大的敗筆!
  
  跟著參加落成儀式的同行,李全來到瞭鳳凰山的山腰,他意外地發現,那座墓園設計得非常出色!建築幾乎完全與周圍的景色融為一體,不註意看,甚至很難發現它。李全不禁感慨:大師就是大師,連一個失誤都掩蓋得那麼完美!
  
  李全拍瞭些落成儀式的相片,也捎帶著拍瞭不少鳳凰山的美景,可是,在儀式上,他始終沒有見到王教授。經過詢問,他才知道,原來王教授得瞭癌癥,住進瞭醫院。李全大吃一驚,參加完儀式,他慌忙趕到王教授所在城市的醫院,醫生表情凝重地告訴李全,王教授剛做完手術,“病情已經到瞭晚期,病人時間不多瞭……”
  
  李全傷心不已,他撲到瞭王教授的病床前,王教授睜開瞭眼睛,看見李全,露出瞭欣慰的笑容。突然,王教授像是想起瞭什麼,用微弱的聲音說:“那個公墓……”
  
  李全一愣,到這個時候瞭,老師竟然還惦記著那個失誤,他忙把落成儀式的相片拿給王教授看,不料王教授卻搖瞭搖頭,直到他看到李全拍的鳳凰山的風景照,眼裡才閃現出一抹光彩。他對著鳳凰山上鬱鬱蔥蔥的樹林看瞭許久,突然問李全:“這次去,都學到瞭什麼?”李全愣瞭一下,說:“老師設計的那個、那個建築,和周圍的風景融為一體,實在是太好瞭……”
  
  王教授搖搖頭,說:“你還是不明白,在你心裡,一定以為公墓破壞瞭鳳凰山的風景,是個失誤吧?其實,我這樣設計,正是為瞭保住鳳凰山這片風景啊!近年來的經驗告訴我,隨著城市的發展,這樣的‘風水寶地’早晚要被房地產商用種種辦法蠶食,改造成可以賺大錢的高級住宅區。有一天我突發奇想: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公墓建在這裡!因為人們都忌諱這個,誰也不會買公墓附近的房子!隻有利用人們的這種心理,才可以保住鳳凰山!你明白瞭嗎?”
  
  李全聽瞭,震驚不已!
  
  王教授喘息瞭一會,又艱難地說:“我當初不告訴你,並不是不相信你,我知道你的脾氣,如果你知道瞭真相,一定會忍不住在別人面前為我辯白的。如果讓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知道瞭我設計的目的,我怕他們會百般阻撓,以致前功盡棄,那樣,我的苦心也就白費瞭。唉,為瞭給子孫後代留點青山綠水,我個人的榮譽又算得瞭什麼?”
  
  停瞭好一會兒,王教授用顫抖的手指著鳳凰山的相片,說:“現在你明白瞭吧?這不是我的失誤,而是我一生最大的傑作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