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當年,他被柳傳志“修理”

  1988年,孫宏斌從清華大學碩士畢業後就進入“聯想”,憑著熱情與闖勁,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他從普通員工變成瞭主任經理。1990年他被破格提拔為聯想集團企業發展部的經理,主管范圍包括在全國各地開辟的18傢分公司。
  
  而那段時間正是聯想發展的關鍵時期,一把手柳傳志在香港籌備香港聯想。孫宏斌憑借自己的業績和柳傳志對他的信任,逐漸擁有瞭自己的權威,甚至出現瞭這樣的局面:外地分公司,人由孫宏斌選,財務不受集團控制。更不可思議的是孫宏斌居然辦瞭一份《聯想企業報》,而且在這份報紙的頭版突出企業部的綱領:“企業部的利益高於一切!”更嚴重的是,在這個綱領下面還有企業部經理擁有“分公司經理任命權”等等。
  
  回到北京,柳傳志進行瞭仔細的調查,發現孫宏斌確實有問題。但是如何處理這個棘手的二把手,柳傳志很有自己的一套。
  
  柳傳志對孫宏斌首先來瞭個緩兵之計,希望他能改。
  
  1990年,在西山賓館召開瞭一次聯想高層會議。柳傳志給予瞭孫宏斌很高的評價。又旁敲側擊地提到瞭孫宏斌在管理中的“幫會”問題。
  
  不久,柳傳志又召集瞭刊、宏斌直接領導的團隊的人開會,再次批評“幫會”問題。隻是這次孫宏斌沒有被通知參加。意外的事情是。有孫宏斌的下屬在會上公開頂撞瞭柳傳志:“柳總,我們不是‘幫會’,我們是現代化管理。”
  
  結局使會議戛然而止,不歡而散。
  
  柳傳志還是再給瞭孫宏斌一次機會。找孫宏斌最後談瞭一次:“我們都是能力強的人,我領導不瞭你。咱們好合好散,聯想的分公司你隨便挑一個,你自己去幹。”但孫宏斌拒絕瞭,說:“不必瞭柳總,我才26歲,我可以從頭再幹。”就是這句話讓孫宏斌走向瞭深淵。
  
  第二天一早,柳傳志在企業發展部的會議上。宣佈自己暫時擔任企業發展部的經理,孫宏斌另作安排。從這一天開始,孫宏斌失去光彩。1990年5月28日,孫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10天後,被正式逮捕,案由是挪用公款。兩年後,1992年8月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13萬元”的罪名判處孫宏斌有期徒刑5年。
  
  住在三十多個人的一間牢房裡,孫宏斌開始瞭反思。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他從天堂走到瞭地獄呢?
  
  他後來在和柳傳志的談話中說:“我反思這段經歷,更多地找自己的問題。我當時年輕氣盛,比較急躁,其實還是太嫩。很多事情想得太簡單,出瞭這些事還是在自己。我不希望被一塊石頭絆倒兩次……”
  
  幸好孫宏斌有瞭這樣的反思,使得他後來重新又站瞭起來。
  
  1994年3月19日,還有18天即將出獄的孫宏斌,借獄警托他到北京買東西的機會,專門去向柳傳志道歉。
  
  柳傳志很感動,眾所周知的一個細節是,孫宏斌表示希望能跟柳傳志成為朋友。柳傳志大度地說:“我從來不說誰是我的朋友,但是你可以告訴別人你是我的朋友。”
  
  1994年,孫宏斌急需用錢,柳傳志出手借給瞭他50萬元。1995年初,在柳傳志和中科集團董事長周小寧的支持下,順馳和聯想集團、中科集團成立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1998年,聯想和中科集團將全部股份轉讓給順馳,公司更名為天津順馳投資有限公司。
  
  如果沒有當年的一把手柳傳志的寬容和支持,可能就沒有今天如日中天的順馳,也不會有順馳的老板孫宏斌。如果不是孫宏斌反思後的理解。和解瞭與原一把手柳傳志的關系,他的人生也不會由悲劇而演變成喜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