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沙暴

  趙晨從警校畢業後,被分配到南山第二監獄做獄警。
  
  獄警的工作很辛苦,隔三差五就要帶著犯人出去勞動改造,犯人挖渠填溝搬石頭,獄警得在一邊陪著,冬天陪凍,夏天陪曬,當然,還得時時提防犯人逃跑。
  
  那年五月,沙棗花開得正香,趙晨和同事吳軍帶著三十幾個犯人去城郊修路,眼看就要收工瞭,不知哪個犯人突然發出一聲驚呼:“趙管教,你看天—”
  
  趙晨扭頭一看,不由驚呆瞭,不知什麼時候,北邊的天空黑成瞭一片,大團黑糊糊的東西翻騰著,像潮水一樣向南邊撲來。趙晨慌瞭神,扯著嗓子就喊:“吳軍,暴雨來瞭,快集合……”
  
  這時,有幾粒沙子打在趙晨的臉上,隱隱感覺有些疼痛,趙晨突然意識到:那潮水一樣的東西不是雲層,而很可能是巨大的沙暴!兩人立刻指揮所有犯人都扔下工具,迅速到路邊的一塊空地上集合,吳軍清點人數,而趙晨打開對講機,向上級匯報情況,請求馬上派車來轉移犯人。
  
  那的確是沙暴,而且是百年不遇的特大沙暴,不到十秒鐘,眼前所有的一切都陷入瞭昏暗之中,沙粒打在臉上、手上跟針紮一樣疼,犯人全都被吹得東倒西歪……吳軍一步一挪地到瞭趙晨跟前,用手指著路邊的大壩,大聲吼著:“風太大瞭,要不讓他們到壩下面躲躲?”
  
  趙晨同樣大聲吼著:“好!”
  
  吳軍所說的大壩,其實是農用灌溉的水渠,有兩米多深,三米多寬,正背著風,是個避風的好地方。兩人立刻行動,指揮所有犯人往水渠下轉移。當時風實在是大極瞭,幾個身子單薄的犯人剛站起身,就被風吹著往前跑,到瞭渠沿還收不住腳,直接跌瞭下去,磕得頭破血流……
  
  到瞭水渠下面,趙晨把人數清點瞭一遍,有點不放心,正想數第二遍,誰料就在這時,有人像被蠍子蟄瞭一樣大叫起來:“水,渠裡下來水瞭!”趙晨的心猛地往下一沉:自己竟然忘瞭水渠定時放水的時間瞭!那可是兩米多深的水渠啊,下來水是個什麼嚴重後果,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那絕對算得上滅頂之災!犯人們頓時亂作一團。
  
  趙晨趕緊讓犯人往上爬,可是人多渠陡,又擠在一處沒散開,渠裡的水都淹過腰瞭,還有近一半的人沒上去,有的剛爬上去,又給別人擠得掉瞭下來……雖然這些都是犯人,有的還罪大惡極,但真要讓大水沖走一個半個,趙晨和吳軍絕對都要負重大責任的。
  
  形勢危急,趙晨急中生智,他拉住幾個身子骨壯實的犯人,讓他們用手指摳住石縫,把身子蹲低,讓別的犯人踩著肩膀上去,自己也抓住身邊的犯人往上推,推上去一個,再推上去一個,實在推不動瞭,就用肩扛……趙晨自己,則是在最後一刻被吳軍用皮帶拖上去的,那會兒渠裡的水已經到瞭他的胸口。上去後趙晨渾身發軟,他不敢想像,如果再遲一時半刻將會怎樣,這可是幾十條人命啊!
  
  上瞭岸,在渠沿一側的避風處,犯人全都匍匐在地,雙手抱頭,這些殺過人、搶過錢、曾經無法無天的傢夥,在沙暴的威力下全都蔫瞭。趙晨剛要清點人數,吳軍突然抓著他的手臂,把他拉到瞭下風處,指著渠沿一側氣急敗壞地說:“有個犯人朝那邊跑瞭。”
  
  “你說啥?”趙晨覺得全身的血液一下湧到瞭頭頂。吳軍啞著嗓門說:“好像是1875號,他跑瞭!”
  
  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瞭!真沒看出來,1875號平時老老實實的,竟敢做這樣膽大包天的事!他的案子趙晨知道一些,因為老婆出軌,這傢夥喝瞭酒去找第三者,結果把自己的老婆和第三者都打成瞭重傷。他有一個兒子,早已不認他這個爸,他在服刑期間寫瞭很多信給兒子,但無一例外都被退瞭回來。
  
  趙晨讓吳軍在原地守著,自己沿著水渠追瞭下去,大約追瞭兩百多米,他終於看到前面有個黑影在動,他鼓足勁又追瞭幾步,拼盡力氣吼道:“1875號,你給我站住!”這時候風小瞭一些,1875號像是聽到瞭喊聲,腳步明顯慢瞭下來,趙晨正要再加一把力,把他一舉擒獲,就在這時,1875號跌跌撞撞的,突然往水渠裡縱身一躍,“撲通”入水瞭。
  
  趙晨傻瞭,全身的力氣仿佛一下子被抽幹瞭,他呆呆地想:1875號這不是找死嗎?
  
  這時沙暴又大瞭起來,趙晨沒有往水渠裡看一眼,更沒有勇氣跳下去撈人,就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瞭集合地。這時候監獄派來的卡車已經到瞭,犯人們都上瞭車,隻有吳軍還在下面等著,趙晨告訴他,1875號跳水渠瞭,隻怕是兇多吉少……吳軍像沒聽到他的話,一動不動地站著,兩眼失神地看著別處。看著吳軍臉上的表情,一道寒氣突然從趙晨的後背直沖上腦門:難道、難道又有犯人跑瞭?
  
  吳軍的嘴唇哆嗦著,說剛剛清點瞭人數,2388號不在裡面……趙晨眼前一黑:一下子跑瞭兩個,回去可怎麼交代啊!這個2388號,還有幾個月就要刑滿釋放瞭,沒想到他竟然也會趁機逃跑!
  
  沙暴還在肆虐,天地一片昏暗,趙晨上瞭車還有點不死心,又把頭伸出瞭窗外,外面大風呼嘯,別說人影,就連個鬼影也看不到。卡車緩緩開動瞭,因為風大,車開得比較慢,就在這時,車上的犯人大呼小叫起來。莫非是2388號回來瞭?趙晨和吳軍不顧一切打開車門跳下去,順著犯人所指的方向,他倆看到遠處有個黑糊糊的東西在動,像是個人,沖過去一看,老天爺,那人竟是跳瞭水渠的1875號,真是難以置信,他竟然還活著!
  
  1875號滿身泥漿,在大風裡渾身打顫,結結巴巴地說:“2388號,在後面……我背他到半路,背、背不動,就先回瞭。”
  
  “你說什麼?2388號和你在一起?”趙晨的心狂跳起來,問瞭個大概,就往他的身後沖瞭過去……當他從一個沙坑裡拖出泥人般的2388號時,心中的歡喜簡直無法用筆墨來形容,他又哭又笑,就像一個瘋子。
  
  回去的路上,趙晨和吳軍很快弄清瞭事情的真相,原來兩個犯人並沒有逃跑,2388號是被渠裡的水沖走的,而1875號是去救他。其實,他們早就該想到1875號不是逃跑,要逃跑他不會沿著水渠往下啊,順風多好?隻是當時亂成一團,誰也沒有考慮到這個細節。至於2388號是什麼時候被水沖走的,就更沒有人留意到瞭。
  
  後來趙晨問1875號,他怎麼敢在這樣的天氣下水救人,1875號說:“前些天接到我媽的信,說我兒子中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一天到晚惹是生非,我怕……我怕他也走上我的路。2388號就要回傢瞭,他傢裡開著一個廠子,他答應出去後給我兒子安排一個工作,所以就算搭上我的命,我也不能讓他死,要是他死瞭,我兒子就完瞭……”說著說著,1875號的眼淚流瞭下來。
  
  兩周以後,1875號見到瞭五年都沒有見過的兒子,為瞭這事,趙晨使盡瞭渾身解數。起先,他兒子就隻一句話:我沒有爸,我爸早就死瞭。直到聽說在那場百年一遇的大沙暴中,他爸冒著被大水沖走的危險,從兩米多深的水渠裡救起瞭另一個犯人,他這才松瞭口。
  
  1875號在監獄又呆瞭兩年,就因為有立功表現被提前釋放瞭。出獄那天,他在一個沒人的地方叫住趙晨,說:“趙管教,謝謝你,說服兒子來看我。”
  
  趙晨緊握著他的手,說:“不,應該說謝謝的是我!”
  
  沒有人知道,那天趙晨快追上1875號的時候,已經摸出瞭腰裡的槍,瞄準瞭1875號的腿,如果不是在千鈞一發之際,1875號縱身跳到瞭水裡,兩個“逃跑”的犯人很可能一死一傷,這將成為趙晨一生都無法彌補的錯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