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青春覺醒的風暴

  男孩的生理發育是一個充滿心理迷亂的過程。一開始,仿佛有一陣陌生的微風偶爾從遠處吹來,帶著從未聞到過的氣息,掠過男孩的身體,激起一種輕微的莫名快樂。接著,那風吹得越來越頻繁瞭,風力越來越大瞭,它漸漸靠近,突然現身為猛烈的風暴。這風暴把男孩的身體抓在自己的手掌之中,如同一個新的獵獲物,顛簸它,撕扯它,玩弄它。這風暴從此在男孩的身體裡定居,如同一個神秘而強大的入侵者,不由分說地成為男孩的主人,迫使他帶著狂喜和驚慌俯首稱臣。
  
  一個人在幼時就開始對自己的身體發生興趣瞭。某一天,母親宣佈她不再給我洗澡。我曾經感到失落。可是,我很快發現,自己洗澡是更加有趣的,我可以盡興玩那個特別的小器官。我把它藏起來,想象自己是一個女孩。我撫弄它。觀察它發生微妙的反應。有時候,我和若幹年齡相近的孩子玩輪流當醫生的遊戲。把門關上,拉上窗簾,男孩和女孩互相研究彼此不同的那個部位。我更喜歡當病人,讓一個女醫生來研究我。讀小說的時候,原來讀不懂的地方,漸漸地,身體開始向我提示可能的含義。這些都還隻是性覺醒的前史。
  
  大約十一歲的時候,有一天夜裡,我做瞭一個夢。我夢見同班的一個女生,接著,夢見自己吃瞭一個卵形的東西,頓時-感到異樣的快感。我立即醒來瞭,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但渾身彌漫著一種舒服的疲乏。這個夢是我的性覺醒開始的一個信號。我原先並不喜歡那個女生,但是,做瞭這個夢以後,我就開始註意她,在放學回傢的路上悄悄跟蹤她。這種行為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我發現自己仍然不喜歡她,註意力很快轉移到瞭另一個女生身上。
  
  初中二年級的課堂上,坐在第一排的那個小男生不停地回頭,去看後幾排的一個大女生。大女生有一張白皙豐滿的臉蛋,穿一件綠花衣服。小男生覺得她楚楚動人。一開始是不自覺地要回頭去看。後來卻有些故意瞭,甚至想要讓她知道自己的情意。她真的知道瞭,每接觸小男生的目光,就立即低下頭,臉頰上泛起紅暈。小男生心中得意而又甜蜜,更加放肆地用眉目傳情。這個小男生就是我。
  
  那些日子裡。我真好像墜入瞭情網一樣。每天放學,我故意拖延時間,等她先出校門,然後遠遠地跟隨她,盯著人群中的那件綠花衣服。回傢後,我也始終想著她,打瞭無數情書的腹稿。但是,一旦見到她,我沒有勇氣對她說一個字。班上一個男生是她的鄰居,平時敢隨意與她說話,我對那個男生既佩服又嫉妒。有一回,在校辦木工工場勞動,我們倆湊巧編為一個組,合作做工。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我更是拘謹,隻是埋頭幹活。我們做瞭兩件產品,在分配時,她要那一個小書架,我為能夠滿足她的願望而高興,心甘情願地拿瞭明顯遜色的一個小掛衣架。後來,在一次傢長會上,我看見瞭她的母親。那是一個男人模樣的老醜女人。這個發現使我有瞭幻想破滅之感,我對綠衣女生的暗戀一下子冷卻瞭。畢業前夕上復習課,我們倆的座位調到瞭一起。在一次閑談時,她建議我報考上海中學,據她說,每到周末,上海中學的學生有小汽車接送。我就是聽她的話考瞭上海中學的,考上後知道,哪有小汽車接送這等美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