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過我眼,即我有

  收藏很容易使人癡迷,正如俗話說,不癡不迷難以收藏。馬未都曾說過,天下寶物買不盡,過我眼者即我有。
  
  馬未都20歲的時候,每天要騎自行車從西郊到東城上班,每天路過一個賣面茶的攤子。攤主是位老頭兒,攤子上有一排青花大碗,非常漂亮。馬先生認為那些碗非常值錢,就向老頭討買。老人說,那是傳傢寶,不會賣,但可以看。無論馬先生如何祈求,老人始終不肯賣他漂亮的青瓷傳傢寶。在從此以後漫長的收藏道路中,馬先生將不可到手的寶貝嘲解為“過我眼,即我有”。這個東西我看過瞭,就擁有過瞭。
  
  很欣賞馬未都的“過我眼,即我有”的境界,這個東西我看過瞭,就擁有過瞭。擁有瞭什麼呢?知識,還有賞心悅目。
  
  《菜根譚》中語:山林是勝地,一營戀便成市朝;書畫是雅事,一貪癡便成商賈。這話雖有些偏頗,但不無道理。想想吧,物必傳世,錢享後人。我們當下能夠真正收藏的,不過是“物質”背後的歷史和文化。
  
  過我眼,即我有,不過是寧靜中的一種狀態,忘我時的一種心態,人徜徉在藍天白雲之下,靜坐於無異響之處,物我相忘,心無雜念,定會生出世上美好之物即我有的禪意。這世間的好東西那麼多,你憑什麼“拿”呢?僅是一個“愛”嗎?在我眼裡,很多人實踐的是另外一個字———“欲”。
  
  眼中的擁有比手中的擁有更廣闊,這也是最廣袤隆重的收藏,心中的擁有比手中的擁有更持久。放下短暫的自私,過我眼,即我有,“假的醜的,如過眼煙雲;真的美的,留在瞭我的心中”,才是最完美、最徹底、最永久、最不可失去的擁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