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比我老的老頭:黃永玉

  看著這個標題,你們肯定覺得郭敬明和黃永玉這兩個名字二十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吧。
  
  這次是《藝術人生》的十周年特別節目,做的是大師們和我們年輕一代的對話,兩代人彼此分享人生的感悟。而我有幸,和我對話的就是傳說中的黃永玉老先生。
  
  我的不知天高地厚,在走進黃永玉老師傢的時候,就被徹底擊垮瞭。準確地說,這不叫傢,這是宮殿,我感覺我就像是在看還珠格格……亭臺樓閣啊,我真的覺得會從某個地方飄出一個宮女來。而且滿院子跑著各種大型犬,起碼十幾條吧,一看血統都很純,我也就隻養過兩條金毛……而且各種不起眼的角落裡,隨意地就那麼放著我在雜志上看過的標價×××萬的雕塑……
  
  當然,這種感覺一直貫穿瞭整個我參觀黃老師“萬荷塘”的過程。
  
  比如,在參觀黃老書房的時候,我靠著一根木頭休息,耳朵裡不小心鉆進來一句“這根木頭從巴西運過來,運費就30萬”。我像唐宛如一樣撫著胸口問:“那這根木頭本身多少錢?”“大概100萬吧……”我快要昏死前的一秒鐘,耳朵裡又不小心鉆進來一句:“哦對瞭,這房間裡有5根。”
  
  比如,我看見角落裡有一個落滿灰塵的鳥籠,“這鳥籠是明朝的古董”;比如荷塘上那個露臺,“哦,梅葆玖啊他們都在這裡唱過戲。”……
  
  咳、咳……當然,這裡我要說的,當然不是錢,而是黃老的藝術。我雖然對黃永玉先生談不上那麼瞭解,但是好歹我還看過《比我老的老頭》,好歹我在鳳凰旅遊的時候,還看過關於黃永玉先生的展覽。但是,我從來不知道,他活得這麼瀟灑……我哭瞭。不過,在黃永玉老師對我說到,怎麼看待別人的非議,怎麼看待負面評論,怎麼看待仇恨的時候,我是真的哭瞭……(我怎麼自己寫出來都覺得這麼沒說服力呢。)
  
  和黃老師的聊天過程,非常愉快。雖然整個過程裡,我都被他那種大師或者大仙的氣場鎮得不敢說話,隻敢點頭,但是偶爾我還是橫著膽子和老前輩分享瞭一下我的“心路歷程”。黃永玉先生真的是一個睿智的人!具體說瞭什麼我就不在這裡寫瞭,看節目應該就能看到。我想說的是八卦……錄制的時候,一直有一隻蒼蠅圍著黃永玉老師飛來飛去,我坐在他的對面,看著那隻蒼蠅優雅而又淡定地起起落落,一會兒停在黃老師的額頭,一會兒停在黃老師的鼻尖,黃老師巋然不動。但我看得難受死瞭,我大概有十幾分鐘都心神不寧,後來我鼓起瞭十二萬分的勇氣,抱著“如果黃老生氣,我就自刎在他面前”的想法,抬起手在黃永玉老先生那張飽經滄桑、充滿瞭人生睿智的臉前面,揮瞭幾下……黃老師依然巋然不動,在他說完某一句嚴肅的人生感悟之後,他轉過頭來看著我,用一種我無法領悟的表情,對我說:“沒關系,讓它飛。”
  
  話說那天外拍結束,“藝術人生”編導組拿瞭個小本子,讓黃老師題個字,於是黃老師用簽字筆在那個筆記本上寫瞭句祝福,《藝術人生》的編導們樂壞瞭。然後就差不多結束瞭,這個時候,我仰起我乖巧的小臉,走到黃老師面前,乖巧地說:“黃老師,很高興今天能和您聊天,做采訪,真的太感謝您瞭。”黃老師點點頭,沖我慈祥地微笑。我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黃老師拍拍我的肩,輕描淡寫地說:“小夥子,你等等,我寫幅字送給你。”(這一瞬間萬籟俱寂……)
  
  我是多麼專心地站在旁邊大氣都不敢出啊,當時腦子裡就在一直跑字幕:“千萬不要出聲,不要驚醒瞭黃老……萬一他不送我瞭怎麼辦啊……”你看旁邊兩位編導的表情和他們的交頭接耳,就知道我沒撒謊。
  
  於是,十幾分鐘之後,我就這麼抱著這幅字走出瞭大門,我當時覺得我抱瞭一輛車出來……
  
  黃永玉老師寫給我的是:“五鹿嶽嶽,朱雲折其角。”
  
  這是個比較生的典故。(當時我就不知道,在黃永玉老師面前,我真覺得自己是文盲,我也羞於說自己也是寫東西的。反正估計黃永玉老師看我噴滿瞭發膠的金黃頭發,也不會認為我是個寫書的,可能覺得我是一唱歌的吧……)
  
  最讓我感動的,是黃老師寫完瞭這幅字畫,(他是倒著寫的,特牛!)他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我就是五鹿,你就是朱雲。你以後來北京,沒事就來看我,下次你說故事給我聽。”
  
  節目上我還是很深情的,真的。因為我覺得我這輩子,能見著黃永玉老師一次,真的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雖然上面都在搞笑,但是我心裡明白,我是多麼幸運啊。回憶起來,面前還是黃永玉老先生那張慈祥的面容,銀白的發絲,以及他臉上閃耀著的,人生歲月的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