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孫紅雷的眼淚

  孫紅雷是個固執的人。固執得徹頭徹尾,不管對方是誰。
  
  1999年,《我的父親母親》開拍時,孫紅雷還不紅,很年輕,積累瞭一定的表演經驗,一心想紅起來。拍第一個鏡頭時,張藝謀就領教瞭孫紅雷的固執。
  
  冬天,下著雪,院子裡的土地白瞭,石頭白瞭,那個教室的瓦房頂也白瞭,瓦房頂的天空更是一片蒼茫。母親坐在雪地石頭上,懷念剛去世的教師老伴。父親去世,遠在城市的兒子回傢奔喪。
  
  孫紅雷扮演的就是這個遠道回來的兒子。孫紅雷看到“媽媽”坐在寒冷的天地間,“媽媽”說,生子,你的父親沒瞭,再也見不著你的父親瞭。孫紅雷扮演的生子立即大哭起來。
  
  就在這一哭上,孫紅雷和張藝謀較上瞭勁兒。孫紅雷認為,我哭得多好啊,多痛啊,這可不是一般人想哭就能哭成這樣的。可張藝謀說,你完全不對瞭,你就不會表演。
  
  孫紅雷不服氣瞭,憑什麼說我不會表演,一個孩子父親沒瞭,見到雪地裡泣不成聲的母親,不哭還能怎麼著?
  
  孫紅雷就別不過這個勁兒,再演還是哭,再演還是哭……
  
  張藝謀那時候已經48歲,是個成熟的男人。他有著成熟男人對生活的思考和理解。他告訴悶著頭準備一條道走到黑的孫紅雷。你是村裡唯一考上大學的,分到城裡中學做瞭老師,你是全村人的驕傲。現在,你父親沒瞭,你回來瞭,你看到瞭母親在院子裡凍著,你是一個男子漢,全村人都在看著你……
  
  那一刻,孫紅雷一下子明白瞭。父親沒瞭,他這個做兒子的,還隻能傷心嗎?他不能,他還有一個老母親,他要先把老母親帶回傢,他不能讓雪地裡悲痛欲絕的母親再凍壞瞭。
  
  再站到鏡頭前,孫紅雷扮演的生子用他的臂膀攬起母親,他絲毫不帶哭腔地說,媽,天這麼冷,咱回傢去吧,說著話把母親攬回瞭傢。
  
  這個表演和張藝謀達成瞭共識,隻一條就通過瞭。
  
  這件小事兒影響孫紅雷的表演生涯。孫紅雷說,在這兒,我學會瞭一個觀念,那就是,一切表演,都要在假定環境裡,把表演做到絕對的真實。孫紅雷說,是這個表演觀念影響瞭他的表演,成就瞭他的今天。
  
  然而,這個事,卻給我表演之外的啟示,孫紅雷的眼淚表達的是孩子對傢對父母愛的依戀。張藝謀要求的不哭,卻是對傢對父母愛的擔當。
  
  當傷痛來時,哭是青澀,不哭是成熟。在傷痛裡,人總歸需要,從青澀到成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