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神奇的魔衣

  一天晚上,在一次私人招待會上,約翰結識瞭一位男子。
  
  那男子儀表堂堂、風度翩翩,顯得極有教養,隻是神情似乎有點兒憂鬱。看到他穿著一套華麗的衣服,約翰感到十分新奇,於是問那男子是誰為他裁縫的這身衣服。
  
  那男子詭秘地一笑:“那是一個奇才,他叫科爾蒂塞拉,住在費拉拉街十七號。不過,幾乎沒有人認識他,因為縫制衣服,他隻是心血來潮時才幹幹,而且他隻接待為數不多的幾個顧客。如果你感興趣,盡管去試試好瞭。”
  
  約翰果真來瞭興趣:“收費很貴吧?”
  
  男子卻搖搖頭說,他這套衣服是那奇才三年前給他做的,但時至今天,那人還沒有給他寄過賬單、要過一分錢,他也正納悶哩。
  
  第二天,在費拉拉街十七號,約翰找到一幢毫無特色的房子,見到瞭科爾蒂塞拉。這是個小個子老頭兒,頭發漆黑,像是染過的。老頭兒似乎對約翰的來訪很高興,約翰向他解釋自己是如何獲知他的地址的,接著誇他的手藝,最後,請他替自己也做一套。
  
  約翰選瞭一段灰色的高級料子,緊接著科爾蒂塞拉給他量瞭尺寸,並且主動提出願意到他傢裡來替他試裝。不過讓人奇怪的是,約翰問那老頭兒價錢,他卻吞吞吐吐地說:“不急,不急,你先穿穿再說。”
  
  幾天後,衣服做成瞭,約翰對著鏡子試瞭試,覺得很滿意,他問科爾蒂塞拉多少錢,老頭兒再一次詭譎地笑笑:“過幾天,咱們再談價錢,好不好?”約翰再一次感到奇怪:難道老頭兒想白送自己一套衣服不成?
  
  這天,約翰穿著這件新衣上班瞭,出於習慣,在上衣右口袋裡,他是不放任何東西的,證件也總是放在左邊口袋裡,但是,當兩個小時後,他無意間把手伸進右邊衣袋時,卻感到裡面有一張紙片,拿出來一看,裡面竟是一張一萬裡拉的鈔票!約翰頓時一愣,可以肯定,這張鈔票絕不是自己放進去的,因為上班時,他一般是不帶這麼多錢的。
  
  約翰取出票子,對著天空照瞭照,又跟別的鈔票進行瞭比較,一點不假,一張貨真價實的真鈔!會不會是這麼一種狀況:有一位顧客到科爾蒂塞拉傢去預付工錢,當時恰好老頭兒身上沒帶著錢包,為瞭不把鈔票就這麼隨便亂擱,就順手把這張錢放進瞭掛在衣架上的這件上衣口袋裡?
  
  約翰作出這麼一種判斷後,便按鈴叫女秘書,想給科爾蒂塞拉寫張便條,把這筆不屬於自己的錢還給他,而女秘書推門進來後,約翰鬼使神差,握著錢的手又放回瞭口袋。
  
  女秘書問道:“你怎麼啦,先生?不舒服嗎?”此時,約翰的臉色已像死人一樣蒼白,因為在口袋裡,他的手指又觸到瞭另一張紙片的邊緣!
  
  “沒、沒什麼……”約翰說,“隻是有點兒頭暈,近來常犯……我本想叫你打一封信的,算瞭,以後再打吧。”
  
  女秘書出去以後,約翰把口袋裡那張紙片掏瞭出來,竟又是一張一萬裡拉的鈔票!約翰又試著摸瞭第三次,結果,又掏出來第三張票子!約翰的心不禁一陣猛跳,一時感到腦子裡空空蕩蕩的,似乎自己糊裡糊塗被帶進瞭一個童話般的世界,那是一個講給孩子們聽的、沒有任何人會信以為真的神奇世界。
  
  約翰借口不舒服,離開瞭辦公室。回到瞭傢裡,約翰關上瞭房門,放下窗簾,開始盡快地把票子從那似乎取之不竭的衣袋裡一張接著一張地往外掏。他的神經緊張到瞭極點,生怕什麼時候,這種奇跡會突然中止。他本來打算幹一個通宵,弄它幾十個億再罷休的,可是,幹瞭一會兒,他就感到已經精疲力竭,再也支撐不住瞭。
  
  此時,約翰的面前已經堆起瞭令人驚訝的一大堆鈔票,為瞭避免讓任何人覺察,他倒空瞭一隻裝毛毯的舊皮箱,把票子清點成一紮一紮的,放瞭進去。約翰數瞭數,整整五千萬!
  
  第二天清晨,約翰醒來看瞭當天的晨報,報上有一條醒目的新聞:《昨晚發生搶劫案》,這則消息幾乎占瞭整整一個頭版:一傢銀行備有裝甲小卡車,在各分行轉瞭一圈,收進瞭當天的現款準備送交總行的時候,在帕爾馬諾瓦大街遭到四個匪徒的襲擊,現金被搶劫一空。當警察趕到出事地點,其中一名匪徒為瞭奪路逃逸而開瞭槍,一個無辜的行人慘遭不幸,尤其使約翰震驚的是,那筆被盜現金的數字不多不少,恰恰是五千萬,正是昨晚他那筆鈔票的數目!有這麼巧的事兒,這讓約翰有些困惑,也有些茫然。
  
  欲壑難填,當天晚上,約翰又幹瞭起來。這次約翰平靜多瞭,神經也不那麼緊張瞭,在上次財富的基礎上,他又增加瞭一億三千五百萬。
  
  那天晚上,約翰怎麼也合不上眼睛,他要揭開一個秘密。
  
  天剛發亮,他就從床上一躍而起,穿上衣服沖出門去買報紙。一看報紙,約翰又驚呆瞭,報上,刊登瞭這樣一則新聞:由於油庫著火,引起一場嚴重火災,把經克洛羅大街正中一段的一幢大樓幾乎全部吞噬,樓內一傢房產公司裝有一億三千多萬現金的保險櫃也付之一炬,救火時,有兩名消防隊員以身殉職。
  
  約翰驚呆瞭,他突然悟出一個事實:每次他從上衣口袋裡弄出一筆來路不正的錢,世界上就會發生一起伴隨著痛苦的醜行。他那上衣裡面的錢,全是來自罪惡,來自鮮血,來自絕望,來自死亡,來自地獄!
  
  可是,約翰從心裡覺得自己沒必要承擔這方面的任何責任,他心安理得、不由自主地一次又一次將手伸向那隻衣袋。不多久,約翰就買下瞭一幢寬敞的別墅,搜集瞭一批名貴的繪畫,出門以豪華的轎車代步。他離開瞭原先的工作崗位,開始在不計其數的絕色佳人的陪伴下周遊世界。
  
  其間,曾發生過一件更離奇的事:約翰打電話給那位裁縫,想問問他賬單的事,沒人接;他又去過費拉拉街,但有人告訴他,老頭兒已移居國外,到一個人所不知的國傢去瞭。約翰找不到科爾蒂塞拉,隻得作罷。
  
  就在這時,約翰又聽到一個震驚的消息:一位居住在第一大街公寓裡的老太太選擇煤氣窒息而自殺瞭,而她竟然就是自己的母親!老太太的自殺,是因為她頭天晚上才取回來的三萬裡拉的退休年金不翼而飛,更為震驚的是,這筆錢,恰好轉到瞭約翰的衣服口袋裡!
  
  看到母親的離去,約翰震撼瞭,他感到自己的雙手沾滿瞭鮮血,為瞭不至於在深淵裡陷得更深,他要擺脫這件上衣!可是,這件上衣又絕不能落在別人的手裡,否則,這種傷天害理的事還會繼續。
  
  這天,約翰驅車來到阿爾卑斯山一座偏僻的峽谷,他把車子停放在野草叢生的一塊坡地上,然後,向山上一片小樹林走去,那兒空無一人。
  
  約翰來到一片礫石灘,在兩個巨大的巖石當中,他從提包中取出那件可憎的上衣,澆上汽油,點上火,不一會兒,就將那件衣服燒得隻剩一些灰燼。
  
  約翰走到瞭谷底,此時,他感到很寬慰,因為他終於可以解脫瞭,並且依然很富有,但是,當他走到坡地上時,驚詫地發現自己的轎車不見瞭,當他步行回到城裡,發現他那幢富麗堂皇的別墅也渺無蹤影瞭,在它原來的位置,隻有一片荒蕪的草地,豎著一塊“市鎮公地、待售”的牌子,更可怕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那堅固結實的保險櫃裡為數驚人的成捆的鈔票全都不翼而飛瞭,舊皮箱裡,滿是灰塵,此外便別無他物瞭!
  
  於是,約翰隻好艱難地重新幹起活來,湊合著打發日子。
  
  奇怪的是,全世界的人,竟沒有一個人對他這次突如其來的破產表示驚詫。
  
  終於有一天,約翰的門鈴急促地響瞭起來,打開門一看,門外竟站著那位神氣活現的裁縫,他笑瞇瞇地說:“先生,我想,咱那筆上衣的賬該瞭結瞭吧?還有,要不要重新做一件衣服?”
  
  約翰不知所措—還要再添一件魔衣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