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嘿,楊二

  1
  
  閑坐著聽我媽的偉大設想,如果把月季和牡丹嫁接到一起……
  
  院子對面的大路上有人叫我媽的名字,奔出去看,不認識,招呼他,也不理我。還一直“郭薈萃、郭薈萃”大一聲小一聲的叫不停。
  
  我有些惱,這人看起來也三十多歲瞭,怎麼還這樣?
  
  我媽見我折回去,外面卻還在叫她,就自己出來應瞭聲。
  
  2
  
  那人見她站在院子邊上去瞭,說:“你們傢要收麥子瞭嗎?”
  
  “這麥子才筷子高,收麥子還早得很!”我媽應著。
  
  那人遲疑瞭一下,想瞭想又說:“那你們傢收麥子的時候叫我。”
  
  “好,收的時候叫你。”那人聽瞭這句答話,拍拍手,一蹦一跳地從大路上走瞭。
  
  “這人倒是奇瞭。誰啊?”我一頭霧水地問。
  
  “楊二。”
  
  3
  
  楊二不是他名字,到底大名叫什麼,沒人知道。他的傢和我們傢隔瞭好幾道山,去年開始出現在我們傢那一帶來幫工,管吃管住,一天50塊錢。
  
  楊二卻是不大識錢,不會算賬,有不厚道的人把10塊當50塊給他算,也樂呵呵地接瞭。他找人幫自己縫個佈袋子,把錢裝進去,滿瞭,寄存到他信得過的人傢裡;再縫一個袋子,掙錢,裝滿,寄存,如此往復。
  
  4
  
  楊二開始的錢是寄存在他爸媽那裡的,結果他哥哥買房,傢裡人拿錢去幫哥哥付瞭首付,他不願意,找傢裡人卻又沒有人做主,就自己使性子跑瞭出來。
  
  這是他自己給我奶奶講的版本。
  
  人們傳說的版本比這個殘酷,說是被傢人趕出來的。
  
  5
  
  同樣,楊二腦子壞瞭也有很多版本,有的說是小時候吃藥才壞瞭的,有的說從小就這樣半明白半糊塗的,他跟我奶奶講的是另一個版本,小時候爬樹,掉下來摔的。
  
  楊二不能幹細活兒,都是粗笨的,幹活不偷懶,也不歇氣兒,背東西的話,裝滿一股風就跑瞭個來回。也使性子,不高興撂瞭手裡的東西就走,有時還哭鬧。就因為這樣,雇他的人傢倒不是很多。
  
  6
  
  楊二來我們傢幫過一次工,竟是哭鬧著爭取來的。
  
  他老在山那邊的姑姑傢幫工,有天姑父逗他,說雇你去給我娘傢收水稻吧。結果他就記在瞭心上,執拗地要來我們傢收水稻。可水稻早就收過瞭,哪裡還有。他哭鬧著不肯,姑父為瞭瞭願,就帶他給我們傢砍瞭一天柴。
  
  可這願在楊二那裡隻算還瞭一半,說下次要來我們傢幫著收麥子。
  
  7
  
  楊二原來的幫工范圍都是在姑姑那邊山上,自這一次,業務拓展跨過瞭河,到瞭我們山這邊。我們傢沒再雇過楊二,他幹活兒太拼命,我奶奶說就是給錢看著也難受。
  
  楊二後來倒是在我們傢義務勞動過一次。
  
  8
  
  有天下大雨,他狼狽地在一叢竹林下躲雨,被我媽回傢時看見瞭。問他,說是要找誰誰,人不在傢,卻被那傢的狗追瞭快二裡地。我媽讓他到傢裡躲雨,吃完午飯再去找,他縮著脖子不肯,隻低頭看著鞋子。後來究竟是跟著來瞭。
  
  下午雨停瞭,奶奶去拔蘿卜,他也要跟著去,一地蘿卜都快給拔光瞭,攔都攔不住。然後一陣風地給背回瞭傢。等奶奶回傢,他已經不見瞭,連換的濕衣服都拎走瞭。
  
  9
  
  我媽說收麥子的時候一定得叫上楊二,從麥子剛長出來他就問,這都來問過好幾次瞭。
  
  算起來,我沒有正式地和楊二打過交道,這些事也都是傢人講的,如果下次收麥子的時候我正好在傢,一定會好好地和他打招呼:
  
  嘿,楊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