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是什麼蛋

  這一年的冬天特別冷,真是滴水成冰、呵氣成霜。
  
  快要過年瞭,工地上的民工陸陸續續都返鄉瞭,隻有一個工棚裡還亮著燈,那裡還有兩個民工:大郝和牛三,他倆剛拿到火車票,明天才能啟程返鄉,工地食堂已經“撤夥”,他們正在用小煤爐為自己做回傢前的最後一頓晚飯。
  
  天寒地凍的,兩人都想喝幾口酒暖暖身子,酒還有半壺,可沒什麼下酒菜,隻有午飯剩下的小半碗水煮蘿卜,經不住幾筷子夾。
  
  牛三提議花幾塊錢到工地旁的小商店裡買一點下酒菜,比如花生米什麼的,大郝卻反對:“咱們身上就剩下那麼幾個小錢,都是安排好瞭用場的,不能亂花!”
  
  不錯,他們手頭的確都很緊巴:由於投資方中途撤資,他們所在的建築公司資金嚴重短缺,拖欠著民工大半年的工資,盡管公司年終支付瞭些錢,但那些錢買瞭回傢的車票後就所剩無幾瞭,僅夠買幾盒點心,總不能把那點錢也花掉,大過年的回到老傢空著手,臉沒地方擱、頭沒膽量抬呀!
  
  兩個人都是常年在外打工的,過慣瞭苦日子,隨便弄點兒什麼就可以對付著下酒。
  
  他們將結成冰疙瘩的剩蘿卜片放在煤爐上加熱,然後又動手做瞭另外一個菜,分文未花就解決瞭下酒菜的問題。
  
  外面下起瞭雨夾雪,雨滴和雪粒兒落在石棉瓦上“叮叮咚咚”地響,就在兩人擺好酒菜準備對飲時,有人敲門瞭,大郝前去開門,一看,來人竟然是建築公司的陳總經理,身後還跟著他的兒子,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
  
  大郝和牛三都吃瞭一驚,結結巴巴地問陳總深夜趕來有什麼事,陳總說,他和兒子路過這裡,見工棚裡還亮著燈,就過來看看。
  
  在大郝和牛三眼裡,那陳總可是大人物,開著大公司,做著大事業,雖說眼下公司資金短缺,但老總畢竟是老總,現在他竟然跑到工棚裡來和自己平起平坐,內心難免有些緊張,一緊張就不知道說什麼好瞭,大郝說,請陳總到煤爐邊暖和暖和,喝杯酒。
  
  大郝料想陳總不可能屈尊落座、和民工一起吃飯,所以就說瞭這麼一句客套話,可出人意料的是,陳總竟然真的落座瞭,而且還讓他的兒子也坐瞭下來!
  
  這一下大郝可後悔死瞭:糟瞭糟瞭,能讓陳總喝這樣的酒嗎?這酒是世上最便宜的散裝白酒,質量低劣、又苦又辣,民工用來驅寒解困可以,而總經理能喝這酒嗎?大郝在電視裡看到那些總經理什麼的平時喝的可是幾千、上萬元一瓶的洋酒呀!
  
  更讓兩人暗自叫苦的是那兩盤下酒菜:一盤是午飯剩下的水煮蘿卜,清湯寡水的,而且隻剩下幾片瞭;另外一盤數量倒不少,圓滾滾、滑溜溜的,像鴿子蛋,堆滿瞭一盤,可這是他們臨時湊合的、窮對付著下酒的,能讓總經理和他的兒子吃嗎?
  
  大郝和牛三都慌瞭手腳,而陳總卻擺開瞭喝酒的架勢,說:“你們吃啥我吃啥,你們喝啥我喝啥!”
  
  大郝和牛三還是惶恐不安,慌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陳總一把將他們拉瞭過來,讓他們坐在凳子上:“加兩雙筷子就行,我和我兒子今天和你們同甘共苦!”
  
  大郝心裡一陣發熱,趕快添瞭筷子、酒杯,四個人一起圍著煤爐坐下。
  
  陳總並不挑剔,端起杯子就是一口酒,那酒又苦又辣,但陳總喝後卻不動聲色,他舉著杯子對兒子說:“今天晚上冷,你破例喝幾口!”
  
  陳總的兒子猶豫瞭一陣,端起酒杯抿瞭一小口,可那酒剛沾口,他的五官全挪瞭位,嘴裡一個勁地往外吐:“呸呸呸,這哪是酒,‘敵敵畏’也沒有這麼難喝!”
  
  大郝見瞭小夥子難受的樣子於心不忍,說:“總經理,我還是到外面買些酒菜吧?”
  
  陳總拒絕瞭:“我說過,今晚你們吃啥我吃啥,你們喝啥我喝啥!”
  
  說完,陳總用筷子夾瞭一個“蛋”,放在嘴裡咂巴咂巴著,並且示意兒子也嘗嘗,於是陳總的兒子也夾瞭一個圓滾滾、滑溜溜的“蛋”,端詳起來:“這是什麼呀?鴿子蛋還是鵪鶉蛋?”
  
  大郝正要解釋,卻被陳總制止瞭,這時陳總的兒子已將那“蛋”放進瞭嘴裡,大郝想說什麼,可來不及瞭,陳總的兒子已經一口咬瞭下去,這一咬不打緊,小夥子“啊”地一聲驚叫,一顆大牙差點給咬崩瞭!
  
  陳總的兒子不懂吃法,這東西不能用牙“咬”,而是靠嘴唇、舌頭舔出“味道”來的,因為這不是鴿子蛋,也不是鵪鶉蛋,而是實實在在的鵝卵石!
  
  這鵝卵石是大郝他們剛才打著手電,在工棚外的沙堆上撿的,而後洗凈瞭,放在煤爐上烘烤,再加上鹽巴在清水裡煮,烤幹透的鵝卵石吸味兒,“煮熟”後就有瞭些味道,下酒時把鵝卵石放在嘴裡咂巴咂巴,就能“舔”出些味道,卻是咬不得,大郝他們現在雖然很少吃這樣的玩意兒,但以前他們都吃過……
  
  大郝、牛三見總經理的兒子“吃”出瞭麻煩,立馬慌瞭,又是道歉又是解釋,陳總說:“沒關系,沒關系,我今晚帶這小子出來,就是憶苦思甜的!”
  
  原來,陳總的兒子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又不願到建築公司幹活,怕吃苦受累,又好高騖遠,說要自己辦公司當總經理,陳總苦口婆心教育不管用,今天晚上他帶著兒子出來,想再談談心,無意中看到工棚裡亮著燈,便過來瞭……
  
  這時,陳總看瞭看小桌子上的那盤鵝卵石,又望瞭望兒子,說:“爸爸當年出門打工,沒菜下飯時也吃過這種鵝卵石,雖然現在不吃這東西瞭,但有瞭這份勁墊底,人生什麼樣的坎都能過……兒子,跟著爸一起闖難關吧!”
  
  兒子流著淚,點著頭,說不出一句話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