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困難戶

  上級給向陽村撥來8萬元扶貧款,村裡專門召開村民大會,確定救濟對象,申請補助的困難傢庭可以在會上發言。
  
  第一個發言的是坐著輪椅的鎖柱:“我的情況鄉親們都知道,自從六年前出瞭那場交通事故,我就喪失瞭勞動能力。現在我的低保金每月200元,基本就是全部收入,勉強度日。現在,我傢的房子也該維修瞭,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照顧?”
  
  接著提申請的是養雞戶大壯:“前些日子,咱這裡鬧禽流感,我的4000隻雞全部被撲殺,現在,我的養雞場缺少再生產的資金……”
  
  第三個提出申請的是翠花:“今年春上,我傢的四輪車被盜瞭,到現在案子還沒有破,那可是兩萬多塊錢的新車啊!”
  
  這三人一說,大傢以為沒人再說瞭,想不到,這時老韓站起來,要求補助,讓大夥兒大出意料。原來這老韓自己開著米面加工廠,每年至少有一兩萬元收入,幾年前他兒子考上大學時,村裡給孩子送去5000元助學金,老韓硬是不要:“村裡困難的娃娃還有很多,我傢這個大學生,我可以供他念完!”他今天這是怎麼瞭?
  
  老韓未曾開口,先抹瞭把淚:“我供兒子讀四年大學,他去年畢業,在省城買瞭套60平米的房子,70多萬,我出瞭10來萬的首付款,花光瞭所有積蓄,剩下60來萬塊,都是銀行貸款,兒子每個月把工資全貼上還不夠,還得我補齊。這幾十萬的債,哪是個頭啊……”
  
  老韓一席話,把在場的村民全打動瞭。最後,鎖柱、大壯、翠花一致表示:坐輪椅的困難、禽流感的困難、被盜的困難,和老韓傢在城裡買房的困難相比,都是小困難,救濟金應該發給老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