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總會與一個特別的時刻邂逅

  在街邊小面攤吃面。
  
  剛坐下,一個蓬頭垢面的傻女人沖瞭過來。她朝著我身邊一個人吃剩下的半碗面發出“嗚嗚”的怪叫聲,意思是要吃掉它。很快,周邊的人呼啦一下跑掉不少。接著,再遠一點的人也跑開瞭。整個面攤就隻剩下我以及搶面吃的女人。
  
  人們吃驚地看著這個瘋女人,也吃驚地看著我。他們的臉上,眼神裡,滿滿的,是這樣一句話:“咦,怎麼這個人沒有跑掉?”
  
  我安靜地吃著我的面。
  
  我的意思是,這個世界,總該有一個人不跑掉吧。
  
  他沒有見過爸爸。一直沒有。也因此,他不知道世界上還有“爸爸”這個稱謂。直到後來,學校要召開傢長會,直到同學們欺負他。
  
  他跟母親要爸爸。開始,母親還搪塞。等他再大的時候,母親不解釋瞭,隻是掉眼淚。他不需要眼淚,他要爸爸。為此,他恨母親,非常恨非常恨。
  
  他漸漸長大瞭。看著母親一天到晚含辛茹苦,他體會著一個詞——相依為命。
  
  有一天,終於有一天,母親要為他講爸爸的故事。他一把捂住母親的嘴,說:“媽媽,不要說,不要說,你真的不要說。”
  
  媽媽,這個世界,我什麼都不需要,有你在,已經足夠瞭。
  
  學生在誦讀古詩詞。教室裡,一片瑯瑯的讀書聲。
  
  老師笑笑說:“這些詩詞你們不懂。”學生訝然。這些詩詞明明是老師講過的,怎麼又說我們不懂。
  
  老師苦笑一下,說:“好多事情,譬如愛恨情仇,譬如傢國情懷,若非經過,是不會真懂的,孩子們,你們隻是明白瞭,而非懂得瞭。”
  
  老師這是怎麼啦?學生們個個面面相覷。
  
  老師跟學生說這些話的那天早上,剛剛聽過羅大佑的那首歌《滾滾紅塵》。其實,這首歌,在上大學的時候,他曾經無數次聽過唱過。那時候,隻是覺得,這首歌很好聽。
  
  然而,那天早上,當他聽到“分易分,聚難聚,愛與恨的千古愁”這句時,突然間,潸然淚下。
  
  那是個特別的早上。
  
  也許,老師的想法是,多少年之後,每個人,每個人生,總會與這樣一個特別的時刻邂逅吧。
  
  每天清晨,男人都會載著女人到公園裡,用最簡單的三輪車。
  
  看見的人都感嘆說:“瞧,多麼紈絝的子弟,現在真的本分多瞭。”是的,他曾經很混賬地活瞭好多年,與父母反目,與朋友生隙,愛過好多人,也拋棄過很多人。
  
  女人說,她是當年最愛他的一個。但男人不承認。男人說:“當年愛過我的女孩都這麼說。”後來他得瞭一場怪病,傢道中落,好多人離開瞭他,包括曾經說很愛很愛他的那些女孩。
  
  隻有這個女人例外,她一直跟著他。
  
  有人說,男人最後,一定真的愛上瞭這個女人。是不是呢,不好說。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男人學會瞭珍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