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烤地瓜的孩子

  趙強傢附近,有一個熱鬧的胡同口。那裡長年駐紮著不少做小生意的,其中有一個賣烤地瓜的小男孩。小男孩看起來隻有十四五歲,穿著一件泛油光的破棉衣,頭上戴一頂舊棉軍帽。地瓜爐放在三輪車上,爐子的出口又在頂部,由於個子矮,他腳下必須踩一張小板凳,才夠得著爐口。
  
  小男孩每天早來晚走,他的生意不錯。趙強每次去買烤地瓜,都會跟小男孩聊上幾句。小男孩告訴趙強自己叫福根,因為傢鄉很窮,所以他從春節後就離開傢,跟著老鄉不遠千裡來城裡謀生,已經快一年瞭。
  
  趙強問福根:“生意這麼好,你一定能賺不少錢吧?”
  
  福根知足地說:“還行,老板管吃管住,每個月還給我三百塊錢工資。老板賺得才多呢,他有好幾個烤地瓜爐。”
  
  趙強這才知道,原來小男孩是給人打工的,老板就是那個帶他出來的老鄉。趙強不禁有些感慨:三百塊錢,就足以讓這個孩子小小年紀就離開傢鄉,離開學校,從早到晚奔波忙碌。
  
  趙強繼續問道:“你年紀這麼小,總不能老賣烤地瓜吧?有沒有想過重新回去上學?”
  
  聽到“上學”兩個字,福根的眼睛亮瞭,充滿憧憬地說:“上學?當然想,可是……俺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俺掙瞭錢先要供他倆上學。等攢夠瞭錢,俺也當老板。”
  
  轉眼到瞭年底,外地人都動身回傢過年去瞭,街上做小買賣的明顯少瞭許多。臘月二十五的早晨,趙強經過胡同口時,發現胡同口也變得空蕩蕩的,隻剩下福根孤零零的一個人。
  
  福根無精打采地蜷縮在小板凳上,背靠著烤爐,低垂著腦袋,半天一動不動。
  
  福根的老傢遠在千裡之外,再不動身,恐怕就趕不回去過年瞭,趙強不禁替他著急起來,就走過去問道:“福根,你是不是不打算回老傢過年瞭?”
  
  福根聽瞭,抬起頭,眼圈一紅,說:“叔叔,俺的老板今年不回老傢過年,他也不讓俺回去,他讓俺幹到明年春天,等生意不好瞭再回去。”
  
  福根一抬頭,趙強發現這個男孩的左腮上有幾道紅紅的指頭印,很醒目。趙強心中一緊,忙問:“你的臉怎麼瞭,是不是誰打你瞭?”
  
  福根低下頭,囁嚅瞭半天才說:“俺跟老板說俺要回傢,他不許。俺頂瞭幾句嘴,他就……”
  
  趙強聽瞭這話,心頭的火一下子就上來瞭,說:“你老板怎麼能這樣?太無法無天瞭!他以為你是他的奴隸啊?福根,聽我的,明天你就走。”
  
  福根可憐巴巴地搖搖頭,說:“俺老板說,俺要是回傢,就不給我工資瞭。再說,我也沒錢買車票。”原來福根這一年的工資還都壓在老板手裡,福根每天晚上回到住處,老板第一件事就是搜他的身,將所有的錢一分不剩地全部沒收。
  
  趙強再也忍不下去瞭,就對福根說:“走,你領我去見你老板,我幫你把工錢要回來。”說著拉著福根去找那個老板。
  
  福根的老板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矮胖男人,樣子很兇,嘴很硬,根本不講道理,惡狠狠地瞪瞭福根幾眼後,蠻橫地說:“想要工錢,必須幹到明年春天。你現在不幹,我到哪裡雇人去?”
  
  趙強強壓怒火,說:“你現在就把路費給福根,這孩子怪可憐的,你讓他回傢過年,過完年再回來。”
  
  老板瞥瞭他一眼,陰陽怪氣地說:“哈,你可憐他,你是好人,你是雷鋒,那你可以給他出路費呀。”
  
  趙強心中一氣,脫口而出:“出就出!”一拉福根,“走,叔叔給你買火車票。”
  
  福根卻不肯動彈,低聲說:“俺不走。”趙強問他為什麼,福根偷偷瞄瞭老板一眼,說走瞭就拿不到工資瞭,沒有錢,他回去也沒用。
  
  老板得意地笑瞭笑,惡聲說:“行瞭,你少管閑事瞭。”又對福根說,“福根,還是聽我的,好好幹,明年春天我一分不少地把錢給你,到時候你就成大款瞭。哈哈!”
  
  碰上這種蠻不講理的老板,趙強也無能為力,隻好陪著福根重新回到胡同口。一路上,趙強不知道該怎樣安慰這孩子,沒想到,福根卻強顏歡笑,反過來安慰趙強。可福根那凍得通紅的兩腮上,還分明掛著淚水。
  
  看到福根的樣子,趙強心中一酸。突然,他想到一個主意,讓福根等他一會兒,然後跑回傢,取來數碼相機,為福根拍瞭一組照片。
  
  當天晚上,趙強上網在本城的一個論壇上發瞭一個帖子,題目是:《一個不能回傢過年的孩子》,配上讓人揪心的照片—一個小男孩站在小凳上,踮著腳,正伸手從爐子裡掏地瓜。他那凍得通紅的小臉上,被打的手指印還依稀可見。為瞭說明這件事的真實性,趙強還將自己的住址和福根賣地瓜的位置也公佈在論壇上。
  
  剛把帖子發完,馬上就有人開始跟帖,網友們義憤填膺,有罵福根老板的,有譴責社會風氣的,更多的人則表示要給福根送錢,讓他買車票回傢。
  
  第二天,趙強特意跑到胡同口,發現福根的身邊聚瞭不少人,大傢七嘴八舌地說著什麼,有的還往福根的手裡塞錢。
  
  看到這個場面,趙強暗暗高興,心想:即使拿不到工資,福根也可以帶著錢回傢瞭。
  
  當天晚上,趙強正在傢上網,突然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來人竟是福根的老板。一天不見,他的形象大變:鼻子上貼著創可貼,雙頰紅腫,眼窩紫青,滿臉驚惶之色,樣子非常狼狽。
  
  趙強吃瞭一驚,忙問他這是怎麼回事。
  
  福根的老板打躬作揖,哀求說:“大哥,我已經付給福根工錢瞭,求求你,把網上的帖子撤下來吧,求你再給大夥說一說,讓他們別再找我的麻煩瞭。”
  
  趙強聽瞭一愣,過瞭一會兒終於明白過來:一定是有火爆脾氣的網友看瞭照片後,為福根打抱不平,跟著福根去教訓瞭這黑心老板一頓。
  
  看那老板傷成這樣,趙強心裡既有幾分解恨,又有幾分抱歉,於是安慰道:“行,隻要你以後別欺負福根,我就把帖子刪掉。”
  
  “我再也不敢瞭。”福根的老板心有餘悸地說,“大哥,我也要回老傢瞭,你們這裡的人太野蠻,明年我把烤地瓜爐都賣掉,打死我也不敢再回來瞭。”
  
  第二天,趙強去找福根。福根顯得很興奮,告訴趙強,自己不但拿到瞭工錢,還得到瞭一筆數目不小的捐款。
  
  趙強也替他高興,跟他說:“福根,你快收拾一下回傢吧。有瞭這些錢,你明年就不必出來打工瞭,可以重新回學校上學瞭。你好好學習,將來一定會有出息的。”
  
  福根使勁地點點頭。
  
  趙強把福根送到瞭火車站,為他買好瞭火車票,送他上瞭火車。
  
  春節很快就過去瞭,在胡同口做小生意的人陸陸續續回來瞭。有一天早晨,趙強經過胡同口時,遠遠看見,在那個熟悉的烤地瓜爐前,一個小男孩踩著小凳,踮著腳,正在認真地翻弄著烤爐裡的地瓜。
  
  趙強的心猛地一縮,像被針紮瞭一下,急忙大步跑過去。
  
  小男孩聽到腳步聲,抬起頭。
  
  趙強松瞭一口氣,還好,小男孩並不是福根。不過,看起來,他的歲數比福根還要小。趙強心裡嘆瞭口氣:唉,又是一個福根。
  
  小男孩殷勤地問:“叔叔,買地瓜嗎?可香瞭。”他的口音跟福根一模一樣。
  
  趙強買瞭一塊,問小男孩:“你是外地人吧?怎麼不上學,這麼小就出來做生意?”
  
  小男孩很老成地說:“上學沒啥用,還要花錢。俺那裡的人都說,上學不如出來掙錢有出息。俺跟你說,俺村的福根去年出來烤地瓜,掙瞭很多很多錢,可威風、可出息瞭,現在都當上老板瞭。”
  
  趙強一愣,驚訝地問:“福根當老板瞭?他沒去上學?”
  
  小男孩自豪地說:“當然瞭,福根現在是大老板!俺現在就是給他打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