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假難辨

  小老板元森最近發瞭點財,打算學學別人,搞藝術品投資。這天,他走過一傢專賣字畫的小店,看到裡面有一幅畫,畫上面是五頭牛,姿態各異,惟妙惟肖,元森自己正好是屬牛的,所以心裡特別喜歡,就去問老板什麼價。老板伸出一個巴掌,前後翻瞭翻。
  
  元森說:“一千?”老板搖搖頭。
  
  “—萬?”老板還是搖搖頭。
  
  元森驚訝得張大瞭嘴巴:“十萬?”老板“嘿嘿”笑瞭,介紹說,這是他的一位朋友存放的,那位朋友是清宮裡一個什麼人的後代,也不知這東西的真假,因為急著用錢,就試著讓老板給賣一下,底價十萬,少一分不行。
  
  元森不禁猶豫起來,十萬元買一張畫,到底還是心疼的啊!老板看元森這副樣子,於是就對元森說:“要不這麼著,你要真喜歡,就放十萬元錢在我這裡,然後把這幅畫送到‘張三分’那裡請他看看,這人在收藏界裡很有名氣,一幅畫他隻需看上不到三分之一,就能辨別真偽,如果是真的,你就拿去,如果假的,你退我畫,我退你錢,我是想幫我朋友的忙,但也不能坑你。”老板說著,還挺熱心地把張三分的地址寫給瞭元森。
  
  元森覺得這老板做生意挺通情達理的,想想反正這傢店也搬不走,如果這幅畫是真的,今後自己房間裡掛個真貨,自己身價可就不一樣瞭啊!想到這裡,他便回傢取瞭十萬塊錢,特地讓老板立瞭個字據,寫明真買假退的協議,然後拿著畫,按著老板給他的地址,興沖沖去找張三分瞭。
  
  老板告訴元森,張三分是一傢鑒寶店裡的鑒寶師,元森一路尋去,果然在一傢鑒寶店找到瞭這個人。原來是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元森向他說明來意,將畫遞瞭上去。
  
  張三分接過畫,拿出放大鏡,才看瞭三分之一,就自言自語:“不可能,不可能啊!”元森不解其意,忙問:“老先生說什麼不可能?”張三分好半天才抬起頭來,打量瞭元森一眼,說:“年輕人,這是贗品。”
  
  元森很好奇,為什麼一幅畫隻看三分之一就斷定它是贗品呢?
  
  張三分反問元森:“你知道這幅畫如果是真跡的話,它應該出自哪個年代嗎?”元森搖搖頭,張三分便向元森介紹說:“這幅畫如果不是贗品的話,它應當出自唐代畫傢之手,畫面上應該是一種自然的陳黃,可你看現在這幅畫,用放大鏡觀察,有明顯的排筆挪動的痕跡,這是仿造者在成畫之後用隔夜的濃茶水反復排刷造成的。來,你再貼近畫面聞一聞,是不是有種淡淡的椰子味道,這是仿造者將畫用椰子殼烤熏的結果,目的就是為瞭制造一種古畫的感覺。”
  
  張三分又指著畫的一角:“你再看,這裡的畫面上的蛀孔,都是單個的,這是仿造者有意將成畫放到蛀米缸裡現蛀的,也是想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所以說此畫不是真跡啊!”
  
  聽完張三分的分析,元森慶幸自己留瞭一手,讓老板寫瞭字據,於是立刻從張三分手裡拿回畫,轉身就跑回小店,把張三分辨畫的情況跟老板一說,老板二話沒說,非常爽快地將十萬元錢還給瞭元森,元森一顆心總算定瞭下來,一高興,在老板的推薦下買瞭幅不太貴的書法。老板說要裱一裱,讓元森一周後來拿。
  
  一個禮拜後,元森去小店拿字,剛進門,一眼就看到上次掛那幅畫的地方空空如也!他好奇地問老板,誰把畫買去瞭?
  
  老板經不住元森再三問,吞吞吐吐地說出是張三分買去瞭。老板說,張三分其實在辨畫時就已發現它是真跡瞭,他自己想買,就故意說是贗品。元森前腳剛走,張三分後腳就跟來瞭,為瞭讓老板保密,還多給瞭兩萬元。
  
  元森一聽,氣得肺都要炸瞭,這張三分也太不厚道瞭,哪有這樣欺負人的?元森一把拉過老板,說:“你去幫我把畫弄回來,我再給你加一萬,十三萬,怎麼樣?你就說存畫的朋友變卦瞭,現在不賣瞭。”
  
  老板一聽,面露難色地說:“我……我這也是小本經營,今後還有求人傢的地方,再為瞭這一萬……”元森聽出瞭弦外之音,老板是嫌他一萬加少瞭,忙表示再加兩萬,十五萬買這幅畫。
  
  老板解釋說:“我也不敢肯定能要回來,隻能去試試!說句實話,我也瞧不起張三分這種人,做人太不厚道,隻是那種東西存在小店不安全,我想盡早脫手,就給他瞭。”
  
  過瞭兩天,老板果真把畫給要回來瞭。不過,老板一再要元森千萬不能把這事兒說出去,萬一讓張三分知道瞭,那他以後就不好做人瞭。
  
  元森這回聰明瞭,沒忘記當場驗貨。畫幅剛剛展開,就從門外走進來一位年輕人,他也湊上來看畫。誰知年輕人一看,馬上變瞭臉,吼道:“這畫也能賣?”
  
  元森一驚,抬起頭小心翼翼地問:“怎麼不能賣?”
  
  年輕人正色道:“我是文化稽查大隊的,這幅畫是國寶,得上交國傢,誰是老板,跟我走一趟!”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元森和老板都愣住瞭。半晌,老板對那年輕人說:“同志,聽我說,這幅畫是假的,絕對不是什麼真跡啊!”
  
  元森一聽不是真跡,一把揪住老板吼道:“不是真跡那你為什麼賣我這麼高的價?”
  
  老板這才道出實情,原來他和張三分是一夥的,現在搞收藏的人都很聰明,一般不上當,隻能騙騙元森這樣的半吊子收藏者。所以老板就和張三分合夥設下瞭這個圈套。
  
  年輕人把老板教育瞭一番,離開瞭小店。元森追瞭出去,拉住年輕人一個勁地道謝。年輕人卻笑瞭,說:“要謝,還是回去好好謝謝你老婆吧!”
  
  元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經年輕人一解釋,他才知道,這年輕人原來是老婆的同學,曾經在文化稽查大隊工作過,這陣元森老對老婆嘀咕買字畫的事,老婆不放心,剛才看他心神不定地出門,怕他上當,就打電話讓這個同學幫忙,讓他尾隨元森見機行事。那同學一看元森進瞭這店,在門外聽瞭一會,就進去嚇唬嚇唬老板,看能不能套出實話,沒想那老板膽小,經不住這麼一嚇,果然全招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