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棉褲

  我和同事相約去逛商場。天冷瞭,我要給兒子買一件貼身穿的棉襖,而同事要給讀高中的女兒買一件棉褲。我買得很快,碰到瞭大小與樣式合適的便拎瞭一件。她說:“孩子還小,不會挑,真是省勁呢!現在冷瞭,可女兒正是愛美的年紀,穿瞭厚一點的棉衣都會嫌胖,買的棉褲都丟在一邊,可這大冷的天兒,會凍壞腿的。每次叫她來,都不肯,偏說不冷,我買的又嫌厚。”她說女兒今晚會回來,一定要買回一條可心的,讓她明早帶走。
  
  我們兩個在女式內衣的專櫃處徘徊瞭好久,幾乎每種棉褲她都要摸一摸,既要漂亮,顯瘦,還要保暖,這樣的要求局限性太高。過瞭好久,最終選定瞭一款保暖又漂亮的棉褲。她惴惴地說:“希望這次女兒能夠滿意。”
  
  我突然就想起瞭我小時候的一個場景。那時候,母親是自己給我做棉衣的,每年的冬天都會做一薄一厚兩套。小的時候還好,等我大一些時,懂得瞭美,就不再喜歡母親做的棉衣,總是嫌它笨笨的太難看。開始時,隻穿薄的不穿厚的,到更大些,幹脆連薄的也嫌棄瞭,寧願在三九天穿著毛衣毛褲凍得哆哆嗦嗦,也不要穿母親做的棉褲。母親一個勁地嘮叨:“這棉衣不難看呀,都是新棉花,新花佈,穿吧,沒人笑話的。別凍壞瞭!”可我不聽母親的嘮叨,隻是不肯穿。可那時候的冬天太冷,取暖條件又不如現在。街上賣的棉褲又隻是花架子,不擋風。母親為此大傷腦筋,自己研究瞭好久,終於研究出一種用有彈性的佈做成的棉衣,很包身,保暖又美觀。我終於答應瞭穿它。母親高興極瞭,於是,後來,我有許多同學的母親都從我的母親處學去瞭這種手藝,給她們的女兒做瞭可心的棉衣。
  
  我想,有一天,同事的女兒定會明白,她的母親曾經為瞭一條既漂亮又保暖的棉褲跑遍瞭商場,摸遍瞭商場裡的每一種棉褲,這份濃得化不開的愛,不是一條小小的棉褲所能承載的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