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春去春又來等3則

  春日暖陽
  
  ●雅菲
  
  她和母親若即若離,而這一切隻因傢裡有瞭弟弟。
  
  她從小就性寒,自從有瞭弟弟後,母親就再也沒有給她焐過腳。漫漫冬日裡,她的手腳從來都是冰涼冰涼的,就像是深藏在北極的雪一樣,寒氣逼人。
  
  初中住校後,每日晚自習過後,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鉆進被窩裡,手裡捧著一個熱寶,隻有這樣她才覺得溫暖。
  
  每個周五回傢,她和母親也是片言隻語。一日,吃完飯後,她就躲進屋裡,咫尺的距離,銀河的遙遠。半夜大雪不期而至,雪出奇得大,漫天的大雪把整個天空籠罩,密不透風。她渾身打著哆嗦,在她迷迷糊糊間,聽到瞭母親的聲音:閨女啊,暖氣停燒瞭,有媽媽呢,咱不怕!
  
  說完,母親鉆進瞭她的被窩,忽然間她覺得是那樣的溫暖,母親從後背環繞著她,一雙粗糙的大手放在她的腹部,剎那間,她仿佛聽到瞭寒氣和母親的體溫碰撞的哧哧的聲音。
  
  “冷嗎?”母親問道。
  
  她點頭稱是,無語哽咽。她依稀記起瞭多年前的那個春天,偎依在母親的懷抱裡……
  
  母親把她抱得更緊瞭,她整個人仿佛嵌入瞭母親的身體裡,寒氣漸漸散去,她淚流滿面。三天後,被凍裂的管道修好瞭,屋裡終於有瞭熱氣。
  
  多年的怨尤,母親的一個熱抱,就如春日的第一縷陽光一樣,溫暖瞭她的心,她已經看到瞭整個春天,暖暖的……
  
  十年
  
  ●付敏
  
  他和她坐在院子的小石桌旁做手工畫。春風打著卷兒,裹著淡淡的青草的香味柔柔地從她的發梢跑過。
  
  她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兒,去理順被風吹亂的頭發。抬頭便撞上瞭他溫柔的目光,“累瞭吧,來,我為你按按腿!”
  
  不等她回答,他已蹲下身,開始認真地為她按摩。
  
  陽光暖暖地落下,她瞇縫著雙眼,迎著陽光,細細地看他,心底是一片柔軟。十年來,全靠他無微不至地照顧與關心,她才有勇氣戰勝病魔,現在癱瘓的雙腿也漸漸有瞭知覺。想著他種種的好,她的嘴角彎成瞭月牙。
  
  春風如詩,她親昵地挽起他的手,相信,不管春去春來,不管未來還有多少苦難,他們都會幸福地相擁,去迎接花開!
  
  杜鵑花開
  
  ●桃子
  
  阿莊和小珍同住在王傢灣。年幼時兩小無猜,少年時期便成瞭情投意合的戀人。
  
  阿莊考上瞭省城的大學,但小珍卻留在瞭農村。全村人送阿莊去讀書的那天,小珍跟著帶走阿莊的那輛車跑瞭很久,阿莊對小珍說,他春天時候會回來的。
  
  起初,阿莊會經常給小珍打電話,告訴她省城有很高的樓,有很大的百貨商場,城裡的狗很兇,穿著人模人樣的衣服,城裡的人都喜歡吃一種叫麥當勞的東西……
  
  小珍也會寫信給阿莊,跟他講傢裡的母牛產小牛兒瞭,阿爹種田的時候不小心摔瞭一跤,小豬仔很健康以後可以賣個好價錢,小麥的收成不太好。
  
  後來,新鮮的盡頭已過,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似乎話題總是不對,接著便是沉默。
  
  一個城裡的女孩喜歡上瞭樸實憨厚的阿莊,阿莊也覺得她洋氣,又會彈鋼琴又懂得很多新奇的玩意。
  
  多年後,當城裡的嬌妻蠻橫無理的時候,他總是想起善解人意的小珍,內心深處一陣痛,才發現他最愛的人是小珍。
  
  又是一年春天,公司放假回傢,他遠遠看見瞭在農田上耕種的女人,一眼便認出瞭是小珍,她跟其他農村女人一樣有著黝黑粗糙的面龐,松弛的皮膚,但是眼神還是和以前一樣滿足。
  
  杜鵑花依然漫山遍野地盛放著,故鄉的山水還是那樣親近,隻是那垛稻草上再也找不到笑語盈盈的兩個少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