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要把人生浪費在正事上

  也許我最幸運的事,就是自我覺醒比較早,明白自己喜歡什麼,以便早日開始,在一條道上走到黑。
  
  我常跟很多中學生大學生聊天,最大的感觸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擅長什麼。哪怕正在念哥倫比亞大學、多倫多大學的品學兼優的三好青年,面對我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你喜歡你的專業嗎?他們也敢給我來個一臉茫然的表情,好像我的問題多餘。他們說,沒想過,我媽說商科有前途,以後容易找工作,我就念瞭。我媽說當律師賺錢多,我就選法律,她總不會害我。
  
  父母和教育體制聯手把青少年改造成聽話的機器、不思考的機器、賺錢的機器。陳丹青說,現在的學生,開口就在背書,沒有自己的思維和判斷。我覺得更可怕的是,很多學生沒有自我。世上隻有一個自己,每個人都是瀕危動物——可是你連自己的愛好、價值和特長都看不到,你又如何獨立自主地看待這個世界?
  
  有個姑娘說,我就喜歡做機械的、不費腦的、單調重復的工作,糊火柴盒啊、蓋章啊、收發信件啊之類——多好,年紀輕輕就深刻地瞭解自己,守腦如玉也是一種珍貴的理想啊,比沒有理想好多瞭。
  
  做能讓你沉迷的事,如果這種興趣還能賺錢,這種人生就是上等人生。我從來不羨慕那種炒股賺瞭幾百萬、開店發瞭大財的人,因為炒股、開店這種事對我而言毫無吸引力,我從中得不到任何樂趣,還不如看一本好玩的書更爽。常常有學生發豆瓣郵件或微博私信問我,該選擇年薪低一些但穩定的工作,還是年薪高但變數大的呢?我總是回答:選擇你更喜歡的那一個。別理睬這個專業吃香、那個職業前景好這種鬼話,做你喜歡且擅長的事,在任何一個行業你都可能很搶手。
  
  成天喊著不要把人生浪費在正事上的我,一直恥於承認的一件事就是,我其實就是個工作狂。誰說工作和娛樂必須截然分開?我把工作當成玩,我玩的時候也在工作,在這種變態模式中,我和我都過得很爽。
  
  作為首席編輯,我在報社大會上做過一次演講,題目是《如何在吃喝玩樂中尋找新聞選題》。名偵探柯南走到哪裡,哪裡就有兇案,而高手編輯是,我到哪裡,哪裡就有選題出現。我能把周圍任何人都變成我的新聞“線人”,隨便聊會兒天,就會發現潛在的社會思潮、新興的生活方式,連聽個段子,我都可能從中引申出有價值的選題。
  
  我的電腦桌面上永遠有一個文件夾,隨時把看到的有趣有創意有想象力的句子、圖片、視覺設計等玩意扔進去。每隔一段時間進行整理,分類到我的笑話庫、語錄庫、標題庫、選題庫、圖片庫、版式庫裡——這些都是我的養分。別人可能是遇到問題才臨時找方法,而我是隨時都在更新自己的素材庫和方法庫。有這種充沛的準備打底,我才能在工作中遊刃有餘,才能過著每天睡到自然醒的荒淫無恥的生活。
  
  於我而言,無趣是萬惡之源。我的一大樂趣,就是把自己變得有趣。研究別人怎麼說話、怎麼寫出好文章、怎麼做好一次采訪、怎麼寫好一部電影劇本,這些都是我在每天的日常八卦中關註的。
  
  看韓劇,遇到好玩的臺詞我會隨手記錄下來;看美劇,我會順便分析謝耳朵的話為什麼好笑,有哪幾種有趣的方向;我會思考《我老爸說瞭》裡面70歲高齡的刻薄鬼,他的毒舌產生機制是什麼;我會琢磨一下《罪案終結》裡如何以意外的情節來構成小幽默。
  
  我在天涯論壇閑逛,看些沒營養的狗血帖子,都能順便找到別致的觀點和句子。而微博上看到陌生的句子,我會拷貝下來,啟發自己在遣詞造句時更富創造性。事實上,我常常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上延伸思考,木子美為什麼保留瞭七八年前跟別人的通話記錄,她是不是可以專門講講獨傢的檔案管理學?隻要我感興趣的,不管它多無聊,我都會讓自己多角度切入去思考,隨時對自己進行思維訓練。
  
  我喜歡在煎蛋網上看英國的沒品笑話集,都是些聰明的、沒節操、無底線的黃段子。我會挑特別有智商的存下來,沒事研究一下它們的邏輯、分析一下幽默的生成原理,其實所有的幽默,都是有跡可循的,我就對分析的過程感興趣。像伍迪·艾倫的幽默,通常就是抽象原理+日常生活的混搭,比如,我不相信有來生,但是我還是會帶上換洗內衣褲。比如,如果一切都不存在,一切都是幻象該怎麼辦,我那300英鎊的地毯絕對買虧瞭。
  
  我看書比較快,每周保持看兩本嚴肅的書,不是隨便翻翻,而是從頭到尾讀完,做讀書筆記,順便把漂亮句子背下來。
  
  我看《康熙來瞭》,會忍不住分析蔡康永是怎麼把一個尷尬的問題拋給被訪者的,並巧妙地讓對方跳入一個提問陷阱——單就這個題目,我覺得可以寫出至少一萬字的專業分析。而小S為什麼好玩,也可以寫成一本專著。
  
  很多同學也一直問我,咪蒙呀,怎麼才能說話更有趣、文章寫得更好?其實,眼界是認識的前提。你寫的每一個字,都在不經意地泄露你的智商和見識。你是不可能寫出超越自己智商和見識的文字的。光看我這本書裡列出來的書單是遠遠不夠的,光隨時記錄和分析也是不夠的,我跟很多85後接觸,發現他們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文筆、沒有創意,而是沒有完整的知識體系。最基礎的,《中國哲學史》、《中國美學史》、《中國通史》你至少每一類別選其中一兩個喜歡的版本通讀,而《全球通史》、《西方哲學史》,社會學、心理學的經典著作,這些基礎讀物必須系統讀過,中外文史哲大傢的經典作品,都得看吧?隨便問問,《魯迅全集》你看瞭嗎?《胡適全集》你看瞭嗎?《王小波全集》你看瞭嗎?這些都是再初級不過的瞭,別急於求成。說話和寫文章的核心,無非觀點、敘事和修辭,但最重要的,還是觀點,沒有豐厚的知識儲備,就隻能指望自己是天才瞭。
  
  千萬別以為我每天埋頭苦讀、皓首窮經,活像一坨蠟燭。我寫瞭那麼多,以分享經驗的名義,不過是為瞭把自己浪費時間上升到理論高度。我認為分析、思考、學習是人生最有趣的事之一,雖然我分析、思考和學習的內容,常常是些很無聊的事——專心致志地耍無聊,這就是我的理想人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