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謝謝你贈我空歡喜

  最近聽說北京有一個特別好的同城活動,叫“一起哭一哭”,組織者就是很有名的CryClub。
  
  每個周末,都會聚集一批人,來到這裡,先作自我介紹,然後,大傢按順序分享自己的經驗和經歷。這些可能是在其他場合難以啟齒或無處傾訴的,隻有在這裡,人人都是傾聽者,也是傾訴者,如果希望得到別人的關懷和關註,那麼你也要同等地對待別人。在每位Cryer講完之後,其他人可以舉手表達支持,安慰,或者提問,當事人有權不回答。所有人講述完畢,每個人再發表一次感想和總結。
  
  現場會有背景音樂,但要求關掉手機,保持安靜。大傢共同看一看,說一說,聽一聽,分享,支持,安慰,放下,既是一個出口,又提供瞭相互認識的可能。有足夠的紙巾供你擦淚,哭好哭痛快是最重要的,夠堅強的話不哭也沒有關系。
  
  知道這個活動後我到處向人傳播,結果鼓動瞭一幫同事躍躍欲試表示周末一定要去哭。
  
  其實在香港,很多年前就有這樣的組織。社會極其重視人的心理疏導,不僅有社工來幫你解決心理困境,還有諸多癌癥病人互助、自閉兒童互助、老年孤寡長者互助、失戀失意失婚俱樂部等定期活動。不如意的人們團團圍坐,小組討論,交換心得,各自談談感情、工作、傢庭、子女以及各種挫折。坐下後先把心中委屈說出來,毫無隱瞞,互相明白對方個性及取向,不必摸索,猜測,試探,至少先過瞭誠信這一關。
  
  大傢一起研究探討,才叫互助,其實光是說說笑笑,吃塊餅幹喝杯茶,效果已非常明顯,說出不開心的事,心裡更會舒服很多。
  
  幾年前,我也是個喜歡抓住朋友滔滔不絕傾訴的人,不管人傢雙耳是否滴油,也不管人傢是否拿你當個笑話,先自顧自說痛快瞭。那時如果有CryClub,我一定第一個報名參加,也一定比任何人哭得都兇。
  
  昨天,豆瓣網上認識的朋友很委屈地跟我說,她遇到瞭很寒心的一件事。最信任最要好的閨密,竟然在她日志的評論中,故意披露她是未婚媽媽的隱私。朋友知道她的日志點擊量非常高,每篇都有上萬人推薦轉載,寫在這裡的評論,是會被無數人看到的。當她面對許多人的無端謾罵時,朋友不僅沒有出來維護她,反而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她為此難受得失聲痛哭。
  
  一件事如果不降臨到自己頭上,我們總是會看得特別平淡而無礙,所以我極理智地勸她,不必計較,提前認清朋友的真實面目,早早瞭斷,也是好事。然後我又順手推薦她一本書,亦舒的《佩槍的朱麗葉》,同樣講瞭個背叛與傷害的故事,我說,我們都要做亦舒筆下的女子,自省,獨立,堅定,一不抱怨,二不解釋。
  
  其實現在的我,也真是這麼認為的,夜路走得太多,逐漸明白,拯救你的人,隻有自己。無論什麼人,無論哪一種生活方式,都得苦中作樂。與其浪費時間抓住別人研究為何“偏偏是我這麼慘”,不如集中力量克服將來生活中的困難。給自己兩個選擇,要麼狠,要麼忍。
  
  如今特別特別想感謝的,也是那些在我失意落魄時保持冷漠或者以敷衍的態度找各種借口回避的人,那種熱臉貼冷屁股的經歷非常難得,它會幫助你清醒地認識這個世界,認識人性,認識到獨立自救的重要性。所謂的互訴衷腸,其實隻是你在自說自話,所以,還是省省吧。
  
  有個類似於說秘密的樹洞的網站,叫“請寫信給我”,你可以把自己想說的話,發給主持人,他挑選後會通過網絡發出來,會有許多人評論。有一句話我看瞭很心酸:“希望你能在每次我喝醉瞭哭著給你打電話的時候,用冷冰冰的聲音告訴我,我們不可能瞭。每次酒醒瞭我都感謝你的清醒。這對我們都好。”
  
  說得很好,真的應該感謝,感謝你,贈我空歡喜。
  
  每天早上七點鐘,我都會在上班路上聽交通廣播,整點報時,有個沙啞的女聲說:現在是早上七點鐘,保持愉快的心情,相信會有神奇的事情發生。我是孫燕姿。
  
  不知為什麼,聽著這句話,每次我都鼻子一酸,然後抖擻起精神,心情愉悅地奔向公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