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托棺木

  有些人的承諾像雲霧那樣虛無縹緲,一陣風就可以把它吹得無影無蹤;有些人的承諾像高山那樣頂天立地,天翻地覆都無法使它改變……
  
  1、石正其人
  
  鄭同和是清朝光緒年間的進士,在京為官,任禮部侍郎,後因袁世凱掌權,棄官回到瞭故土湖南常德,經營起祖傳的一傢染坊。
  
  有一天,鄭同和去一個朋友傢赴宴,乘轎回傢時已是深夜,正是隆冬,大雪紛飛,寒風凜冽。轎子在府門口停下,忽見雪地上躺著一人,仔細看瞭看,是一個老年婦女,探瞭探她的鼻孔,還有絲絲熱氣。鄭同和趕忙叫轎夫把老婦人抬回傢,又升炭火,又請郎中,一番救治後,老婦人醒瞭。
  
  老婦人告訴鄭同和,她是湘西人,兒子叫石正,是個孝子,見母親還沒出過傢門,就趁來常德辦事的機會帶母親出來見見世面,沒想到這老婦人過去見到的都是大山,眼下忽然間滿眼都是街市,滿眼都是人流,她慌瞭,不經意間就和兒子走失瞭,於是就出現瞭倒在雪地上的那幕情景。
  
  老人說完這些後,沒幾天終因風寒入骨,撒手西去。鄭同和見老人可憐,又想到民間有“死者不換棺”的習俗,便給她買瞭一副上好的棺木,入殮後,又將棺木送到湘西會館。主持會館事務的是位中年男子,名叫向高,鄭同和對向高說明瞭老人的死因,又告訴他老人的兒子叫石正。
  
  鄭同和剛說出“石正”二字,向高的臉色頓時大變,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嘴裡忙說:“啊啊,好的好的,一定轉告。”這神情引起瞭鄭同和的關註,石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為什麼向高會聞名色變呢?
  
  兩天後的中午,鄭同和正準備吃午飯,隻見門外風風火火走進兩個人來,為首的一位個頭矮小,體形精瘦,腰裡插瞭兩支彎把手槍。那年頭手槍可是英國來的進口貨,不僅稀罕,而且價格昂貴,當年就有“十畝良田換桿槍”的說話。後面跟著的一位顯得有些文氣,估計是管傢一類的角色。
  
  鄭同和一見來者,馬上明白瞭向高為什麼一聽石正二字便臉色大變的原因,如果沒猜錯的話,走在前面的就是石正。湘西自古出土匪,腰間能別上兩把彎把手槍的,一定是土匪頭目無疑,一想到土匪,鄭同和腦子裡馬上浮現出殺人放火的場景,頓時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果然不出所料,走在前面的正是石正,令鄭同和詫異的是,石正不僅身材矮小,體形精瘦,竟還是個啞巴。石正一見鄭同和倒頭便拜,嘴裡“嘰哩哇啦”地叫個不停,後面的那人便給鄭同和做起瞭“翻譯”,他告訴鄭同和:石正感謝鄭同和在雪地裡收留瞭他母親,而且還購置瞭上好的棺木。
  
  鄭同和趕忙將石正扶起,此刻正是吃午飯的時候,鄭同和挽留石正吃瞭飯再走,沒想到石正又“嘰裡哇啦”地叫瞭起來,翻譯對鄭同和說,為感謝救母之恩,石正早在常德最大的酒店“水星樓”訂好酒宴,如果鄭同和不去就是看不起他。盛情難卻,鄭同和隻好前往。
  
  走進“水星樓”,鄭同和大為吃驚:二樓的十餘張餐桌已坐滿瞭人,常德俗稱湘西門戶,來者全都是湘西來常德做生意的商客,大傢一見到鄭同和,全都躬身施禮。鄭同和為官多年,也曾有不少人給他下拜過,但如此大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經歷。
  
  石正能一下子邀集這麼多的商傢,看來他還真不是一般的土匪瞭,從來客的閑聊中,鄭同和對石正大致有瞭些瞭解,原來,袁世凱掌權後軍閥割據,各地也紛紛拉起武裝,自立山頭,石正傢在當地是一大戶,加上他從小就愛舞槍弄棒,於是也拉起瞭一支隊伍,後來和其他寨子幹瞭幾仗,石正連戰連勝,便成瞭九鄉十八寨的山大王。這石正從不騷擾、搶劫平民,深得附近百姓的擁戴,但在鄭同和眼裡,石正拉隊伍,沒受朝廷委派,仍然是“土匪”,隻是比那些打傢劫舍的土匪好些罷瞭。
  
  酒菜上桌,大傢一頓豪飲,石正對鄭同和“嘰哩哇啦”嚷瞭一陣,翻譯說,石正久仰鄭同和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因此,他想和鄭同和結為兄弟,不知鄭同和意下如何。
  
  一聽此言,鄭同和為難瞭,他中過進士,做過高官,雖然如今他棄官不做,但還是一個清風傲骨之輩,好端端的一個正人君子,怎麼能認匪為弟兄呢?他冠冕堂皇地說瞭些托詞,沒想到石正見鄭同和不同意,急瞭,他把一隻腿擱在桌上,卷起褲筒,又“嘩”地抽出一把匕首,用力向自己的大腿紮瞭下去,頓時,血如泉湧,在座的個個瞠目結舌……
  
  鄭同和明白瞭,這是石正在告訴自己:匕首作證,鮮血為憑,我石正和你結為弟兄,絕無半點歪心。人非草木,此情此景,鄭同和也很受感動,但又想到此事重大,關系到自己的一生清白,因此,他仍然未改初衷,沉吟片刻,站起身來,拂袖而去。轉身離去的時候,鄭同和渾身都是冷汗,他擔心石正會一刀刺過來,但是沒有,石正隻是在背後“哇哇”亂叫……
  
  2、兄弟情重
  
  鄭同和也是一個孝子,母親早亡,是父親一手拉扯大的。父親屬虎,今年是他的本命年,鄭同和想為他操辦一場熱鬧的壽宴,於是就給四方賓朋發瞭請柬,石正自然不在其中。
  
  舉辦壽宴的時候到瞭,鄭同和原在京中為官,自然有許多官場上的朋友;他平日也樂善好施,自然也
  
  有一些前來感激他的人,而且鄭姓在本地也是一個旺族,所以,這天鄭傢門前車水馬龍,廳堂內高朋滿座,甚至連整個常德城都像改換氣象一樣,河面上新添許多客船,旱道上多瞭許多馬車,街市上又新來瞭許多轎子,特別是鄭府所在的那條街上也異常熱鬧。
  
  壽宴就設在鄭府的庭院內,庭院內擺放三十張餐桌,座無虛席。正在熱鬧之時,一個傢人慌張地跑瞭進來,對鄭同和說:“大人,來瞭,來瞭……”誰來瞭?誰來瞭值得這樣慌張?
  
  傢人的話剛說完,隻聽得遠處鞭炮陣陣,這聲音由遠至近,震耳欲聾。隻見一大群人排著長隊進瞭院門,為首的正是石正,後面的一群人用兩根粗大的木杠抬著一樣東西,那兩根木杠很奇特,足有兩丈多長,上面插滿瞭尖刀。木杠上抬著的東西用紅彩緞蓋著,看不清是什麼,隻知道體積不小,足有半間房子大,東西也一定很沉,抬杠的有十多位彪形大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