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房前種菜,屋後栽花

  我的一個女友從美國回來瞭。出國前她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在哈佛讀完博士之後,我們都以為她會留在美國矽谷這樣的地方,要不就是在華爾街做高級金領。這是她出國之前的夢想。
  
  但她回來瞭。我們還以為,她回國,是想當個大公司的CEO。現在“海歸”這麼吃香,她一定是要有更大的發展。
  
  可是,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跑到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買一個臨湖的房子。房子是木頭搭建的,房前種瞭很多菜,屋後栽瞭很多花。她居然過起瞭閑雲野鶴的生活!
  
  很多人對她的舉動大跌眼鏡——她才30歲,那麼好的年華,況且,真的是前程似錦,可她居然放棄瞭。許多人大為不解。
  
  我問她:“你每天做什麼?”
  
  她說:“上上網,看看書,把設計好的東西發到人傢的郵箱換銀子,穿佈衣,吃自己種的菜,保證沒有化肥農藥,親手修剪那些花花草草,下午睡醒後寫寫喜歡的小說。這是我喜歡的生活,我覺得很禪意,很芬芳。”
  
  “那多浪費啊。”我說,“你讀到瞭博士,還從哈佛回來,這樣慢慢老去,多可惜。”
  
  “不,怎麼樣選擇自己要的生活都不可惜。”她說,“難道說我去做CEO就不可惜?我每天穿行在鋼筋水泥裡,每天和機器人一樣忙碌就是充實?我曾經那樣生活過,不久,我的胃腸功能紊亂,得瞭慢性胃炎,有頸椎病,為保持身材,我吃得少,頭發掉得多,我用含鉛很多的化妝品,呼吸著不幹凈的空氣……可我小時候的夢想是有一個木頭房子,房前種菜,屋後栽花,我坐在那個小屋子裡寫小說……這就是我想要過的日子。以前,我總想等到自己60歲瞭再去營造那種日子,可是,我怕活不到60歲我就累死瞭,我還怕自己到瞭60歲就沒有這種心境瞭,我還怕,自己變得再也沒有夢想,被錢和勢利的眼光支配瞭一切,那是最可怕的。既然我現在能過一種這樣的生活,為什麼我還要等到60歲?30歲為什麼不可以?……”
  
  我聽呆瞭。
  
  房前種菜,屋後栽花。這是一件多麼美麗的事情啊。這是一種歷經瞭紅塵風雨之後的選擇,它那麼美麗,那麼禪意,那麼芬芳。我不再替她可惜,不再為哈佛女博士回來種菜栽花感到不可思議。
  
  無獨有偶。前幾天我參加瞭一場同學聚會。大傢抱怨著生活的無奈。有錢人說太累,做生意要打點這個那個,要堆著笑臉,有瞭錢還膽戰心驚;沒錢的也說自己累,怕下崗怕裁員;溫飽尚可的小公務員也在抱怨,抱怨工資太低,沒有機會出國逛逛,隻能過一般的生活……大傢都有種種的不如意,沒有人註意到——春天來瞭。直到某個同學帶來的孩子嗲聲嗲氣地說:“爸爸你看,這朵小黃花開得多好看,春天來瞭啊。”
  
  這句“春天來瞭”,讓煩躁的人群靜瞭下來,大傢這才意識到,我們活得多累啊,為瞭名、為瞭利、為瞭錢、為瞭權,我們居然忽略瞭整個春天。而我那個選擇回歸田園的哈佛女友卻早就明白:春天就在每個人自己心中,隻要快樂,其實做什麼都是一樣的。
  
  在這個春天的黃昏,我買瞭幾支梅花,插在自行車上,一路唱著不知名的小調騎車回傢。上樓的時候我看到有捧著糖炒栗子的鄰居,我贈瞭他一支梅花,他給瞭我一包糖炒栗子。大傢笑笑,各自回傢。
  
  這樣的生活,有滋有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