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幸福是一位少女

  我愛過自由。越是看到人們受奴役、受蹂躪,我對自由就愛得越深;越是認識到人們服從的隻是些嚇唬人的偶像,我對自由的熱愛就愈加增長。雕塑那些偶像的是黑暗的年代,是持續的愚昧把它們樹立起來的,是奴隸的嘴唇把它們磨出瞭光彩。不過,像熱愛自由一樣,我也愛這些奴隸,並憐憫他們。因為他們是一群盲人,他們看不見自己是在同虎狼的血盆大口親吻,他們並沒感到自己是把毒蛇的毒液吸吮,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親手為自己挖墓掘墳。
  
  我愛自由曾勝過一切,因為我覺得自由好像是一位孤女,形影相吊,無依無靠。她心力交瘁,形銷骨立,以至於變得好似一個透明的幻影,穿過千傢萬戶,又在街頭巷尾躑躅。她向行人打招呼,他們卻置之不理。
  
  我像所有的人一樣,愛過幸福。每天醒來,我同人們一道把幸福尋找,但在他們的路上,我從未把她找到。在人們宮殿周圍的沙漠上,我未能看見幸福的腳印;從寺院的窗戶外,我也不曾聽到裡面傳出幸福的回音。當我獨自一人去尋找幸福時,我聽到自己的心在低語:“幸福是一位少女,生活在心的深處,那裡是那樣深,你隻能望而卻步。”我剖開自己的心,要把幸福追尋,我在那裡看到瞭她的鏡子、她的床、她的衣裙,卻沒有發現幸福本身。
  
  我愛過人們,非常熱愛他們。這些人在我的心目中,可分三種:一種人詛咒人生壞,一種人祝福人生好,還有一種人則對人生深深地思考。我愛第一種人,因為他們日子過得太糟糕;我愛第二種人,因為他們寬容、厚道;我更愛第三種人,因為他們有頭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