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何鴻燊不賭錢財隻賭人才

  作為澳門博彩業的龍頭老大,何鴻燊曾被對手嘲笑:開賭場的不會賭博。他也曾笑言:人們都稱我為“賭王”,其實我並不好賭。除瞭偶爾打打麻將和下下象棋外,從不上賭桌賭錢的何鴻燊,是如何把他的賭業王國管理得井井有條如日中天呢?那是因為:他把人才當成瞭一生最大的“賭本”!
  
  管理如此龐大的一個博彩王國,何鴻燊深知凡事不能事必躬親,要善於抓大放小,找一個賢明通達、精通業務的“管傢”尤為重要。經過再三權衡考察,他鎖定瞭一個人謝肇鴻。謝肇鴻是一個難得的博彩業管理人才,他50年代曾在香港經營夜總會,後到澳門經營賽狗場,把賽狗場搞得有聲有色,連港府的一些高官也時常就如何搞好賽馬問題請教於他。
  
  但謝肇鴻從來都是自己當老板,自己的生意也是做得風生水起,如何叫他“屈尊”給別人打工?何鴻燊使出瞭“殺手鐧”,親自寫下聘書送到謝肇鴻府上,據說這是賭王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親自寫聘書請人。受到大名鼎鼎的賭王如此盛情禮遇,謝肇鴻當時見到何鴻燊比諸葛亮見到三顧茅廬的劉備還要感動,當即欣然赴葡京上任。他上任後燒的“第一把火”就震動瞭全球博彩業,也為賭場奠定瞭長盛不衰的基礎,那就是他發明瞭“泥碼輸完才算完成交易”的方法,將“賭團”配發的“泥碼”統統限定為死碼,永遠隻能投註不能向賭場兌回現金,直到輸給賭場,由賭場收回為止。這一“狠招”在澳門賭場首推後,世界各地的賭場都先後效仿。
  
  如此厲害的謝肇鴻長期心甘情願地為何鴻燊“看傢護院”,顯然主要不是為瞭錢財,而是他覺得和賭王之間有一種“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緣分。他自己就一語道出天機:“何先生有眼光,我佩服他看中我。”
  
  何鴻燊多次表示:希望通過發展博彩業,尋求博彩商、政府、社會共贏的局面。如何實現這一目的呢?就是在人際關系上要善於造勢,在中葡港澳四方之間,編織一張籠罩著各方各派勢力人士的關系網。正是憑借這張關系網的“磁場效應”,何鴻燊在用人上不僅能淘到管理精英,還能從政界挖出企業的“金字招牌”,說明何鴻燊既善用“兵”,也善用“將”。
  
  薛民信原是澳府的政務司官員,地位顯要。1989年3月,何鴻燊得知他將要辭職的內幕消息後,就私下裡頻頻向其“暗送秋波”。沒過幾個月,薛民信正式掛靴後,果然就來到澳門旅遊娛樂公司,當起何鴻燊的私人顧問。
  
  此時,正值澳門娛樂公司斥資全面收購澳門誠興銀行,薛民信當即表示“支持”。薛民信雖已離職,但仍然是澳督文禮治的法律、財經顧問,同時還代表葡國國傢投資參與局從事在澳門的一切業務,在葡國和澳門均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僅僅的一句表態,其分量也可想而知。非但如此,薛民信還向何鴻燊表露出對銀行管理的興趣,他擬出一個銀行改組方案,將銀行股本增加,並把誠興銀行這傢小型金融機構改組為一間發展銀行。
  
  何鴻燊的成功之處,是他在恰當的時間恰當的地點,用瞭最恰當的人,做瞭最恰當不過的一件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