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諜影危情

  幽暗的酒吧裡,人影憧憧,角色迷亂,是誰在導演這場戲……
  
  PART。1意外邂逅
  
  有些人天生愛幻想,成天期盼著遇見什麼離奇艷情。宋陽就是這麼個人,他是芭娜娜酒吧的常客,經常來這裡等待奇遇,不過美夢似乎從來沒有成真過。
  
  這天晚上,跟往常一樣,宋陽要瞭一杯德國黑啤,靜靜地獨自坐在吧臺一角。忽然,他依稀察覺旁邊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便下意識地將頭扭過去。
  
  眼前是個電影明星般的美女,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瓜子臉,大眼睛,皮膚白皙,身材高挑。
  
  宋陽與女孩的眼神對瞭個正著,那女孩沖宋陽笑瞭笑,宋陽也禮節性地點點頭,不曾想,那女孩竟端著一杯“紅粉佳人”徑直朝宋陽走過來。
  
  “嗨,我叫李婷。”女孩很大方地自我介紹。
  
  宋陽有點慌亂:“你好,我叫宋陽。”
  
  女孩在宋陽身邊坐下,說瞭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你是他們派來的嗎?”
  
  宋陽一臉茫然:“你在說什麼?”
  
  女孩臉上露出一絲失望。這時,一個穿黃西裝的男人從他們身後走過,似乎掃瞭他們一眼。女孩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失色,宋陽看出瞭女孩的異樣,忙問:“怎麼瞭,你認識那個人?”
  
  女孩點點頭,說:“他是一個殺手。”
  
  宋陽樂瞭,女孩卻一本正經地說:“我沒騙你,剛才你沖我點頭,我還以為你是便衣警察,所以才會坐過來。”
  
  “什麼?”宋陽搞不清女孩是不是在開玩笑,“怎麼沖你點頭就一定是警察?”
  
  “因為我跟警方約好瞭,今晚要在這裡會面,”女孩神色驚恐地又朝西裝男掃瞭一眼,“可是沒想到,他們居然派殺手來跟蹤我。”
  
  “他們又是誰?”宋陽問。
  
  “黑道老大朱青蛇。”女孩壓低瞭聲音說。
  
  宋陽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想來還是少惹為妙,便幹咳瞭一聲:“我去趟洗手間。”說著,宋陽放下黑啤,匆匆向洗手間走去。
  
  宋陽趴在水龍頭前沖瞭一把臉,想讓自己清醒一些。這時,洗手間的門被人重重地推開瞭,透過眼前的鏡子,宋陽看到那個西裝男走瞭進來。
  
  這一下可把宋陽給嚇壞瞭,他本能地飛快轉身,一下子動作過猛,手上沾著的水珠濺瞭西裝男一臉。
  
  “你有毛病啊?”西裝男不滿地擦著臉上的水珠,瞪著眼珠子說。
  
  宋陽緊張地問:“你想幹什麼?”
  
  西裝男打量宋陽一眼:“廢話,來這裡面能幹什麼?撒尿,滿意瞭吧!”
  
  宋陽被羞得滿面通紅,連聲道歉,逃也似的沖出瞭洗手間。回到吧臺時,那女孩斜著眼沖宋陽笑:“怎麼樣,嚇著你瞭吧?”
  
  宋陽也笑道:“你可真能編,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殺手,你也根本就不認識人傢,對吧?”
  
  女孩坦率地承認:“是啊,不過剛才你還是有點相信瞭,對不對?”
  
  宋陽不好意思地點點頭:“你裝得還挺像。”
  
  PART。2離奇遭遇
  
  這時,有個戴墨鏡的瘦男人進瞭酒吧。宋陽不由好奇地看瞭那人一眼。可看到那個瘦男人,女孩的表情一下又變得驚恐起來。
  
  宋陽笑著說:“你別告訴我,他也是殺手。”
  
  “這次是真的瞭,”女孩的身體似乎在顫栗,“這個戴墨鏡的是一個比殺手還危險的人物,其實……他是個間諜。”
  
  “我暈,間諜都出來瞭,再過一會兒,你是不是又該變出機器戰警瞭?”宋陽笑嘻嘻地說。
  
  女孩狠狠剜瞭宋陽一眼:“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實話告訴你吧,我也是間諜,我跟他以前都是為同一個組織效力。但是……現在我想做一個普通人,本來我已經跟警方談好瞭,隻要我把組織的秘密說出來,警方就會幫我改頭換面。今天晚上,我跟警方的牽線人約好在這裡會面,剛才我誤以為你就是。”
  
  “拜托,這一套詞你已經用過瞭!”宋陽嘻嘻哈哈地說。
  
  “是的,”女孩好像確實被嚇得有點語無倫次瞭,“我承認剛才是在逗你玩兒。但是我沒想到,組織裡竟然真的派人來瞭。我想,現在酒吧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組織派過來的。”女孩越說越玄乎。
  
  宋陽全當笑話聽,心想:這女孩跟我這麼多話,是不是看上我瞭?莫非今天我真要走桃花運瞭?
  
  宋陽正美美地想著,忽聽女孩又說:“我現在處境很危險,想必那個牽線人也意識到瞭,所以才遲遲不露面,不過不要緊,我還有另外一套聯絡方式。”
  
  宋陽覺得這女孩越來越有意思,索性就配合她一下,問:“什麼聯系方式?”
  
  女孩一本正經地說:“如果我到瞭,找不著他,我就會點唱一首指南針樂隊的《回來》,他自然就會過來跟我相見。不過,如果他認為這裡很危險,那他就會點唱指南針樂隊的另一首《南郭先生》,提醒我趕緊逃走。”
  
  女孩剛說完,酒吧的歌手竟然真就唱起瞭指南針樂隊的《南郭先生》。宋陽臉上的笑容一下僵住瞭。這首歌已經好久沒有人點過瞭,卻偏偏在這時響瞭起來,這絕對不會隻是巧合那麼簡單。
  
  女孩的臉色越發蒼白:“看來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危險,我得走瞭。”說著,女孩從椅子上跳瞭下來,可是,剛一轉身,突然又退瞭回來。
  
  宋陽也被女孩的這些舉動給弄得莫名緊張瞭起來:“又怎麼啦?”
  
  女孩一臉苦笑:“來不及瞭,門口有人堵著我。”
  
  宋陽聞言朝門口望去,隻見門口除瞭站著一個穿超短裙的迎賓小姐之外,空無一人。
  
  這時,女孩笑瞭,說:“又被我騙到瞭吧!”
  
  宋陽搖著頭說:“怎麼會這樣,明知道你會騙人,還是被你給唬住瞭,你可真會演戲。”
  
  說到演戲,女孩眼神裡浮出憂鬱的神情,說:“我本來就是個演員,我剛才是在練習我的演技呢。”
  
  不過,宋陽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問:“剛才那首《南郭先生》是怎麼回事?怎麼那麼巧?”
  
  女孩剛想張嘴,忽然她身後多出一個人影來,那個肥頭大耳的西裝男不知何時站到瞭女孩身後。
  
  西裝男目光兇狠,死死地盯著宋陽:“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煩瞭?”
  
  宋陽一怔。然後他便看到,西裝男的手裡竟然握著一把精致的小手槍。槍管壓得很低,抵在宋陽的小肚子上。宋陽被嚇傻瞭:“大……大哥,您這是幹什麼?”
  
  “少廢話,你知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她背叛瞭我們朱青蛇朱老大。想必你就是那個警方的接頭人吧?今天算你倒黴。我不想在這裡面殺人,跟我出去。”西裝男惡狠狠地說。
  
  酒吧裡燈光昏暗,樂聲悠揚,沒有人註意到宋陽這裡發生的事情。
  
  宋陽急忙辯解:“一場誤會呀,老大,我不是什麼警察,也不認識這個女的,不信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宋陽手忙腳亂地掏出一堆證件,“你看看,我真不是什麼警察。”
  
  西裝男匆匆掃瞭一眼,然後陰森森地說:“好吧,我暫時相信你。把你的姓名、電話留下,如果萬一我們查出你在說謊,無論你躲到天涯海角,都休想逃過我們的追殺。”
  
  宋陽被嚇呆瞭,連忙乖乖地照做瞭。
  
  西裝男用槍頂著女孩走出瞭酒吧,臨走前還兇神惡煞般警告宋陽不準報警。宋陽嚇得雙腿發軟,從酒吧裡出來時,感覺像是做瞭一場惡夢。
  
  PART。4特殊真相
  
  此後的日子裡,宋陽天天在忐忑不安中度過。如此過瞭半個多月,就在宋陽壓抑得快要瘋掉之時,他又見到瞭西裝男,仍然是在芭娜娜酒吧裡。
  
  “是宋陽先生嗎?”西裝男出現在瞭宋陽面前,“實在對不起,那天我弄丟瞭您的電話號碼,一直聯系不到您,所以我就天天來酒吧等你。”
  
  “沒關系,”宋陽有些緊張,急忙說,“現在您調查清楚瞭吧。”
  
  西裝男笑瞭,說:“真是抱歉瞭,那天的事情是一場誤會,我早該跟您解釋的,那個女孩其實是我女兒。”
  
  宋陽怔住瞭,滿臉疑惑。
  
  “是這樣的,我女兒精神不太正常,她總覺得自己是個演員,天天吵著要演戲,我那天其實是在陪她演一出她事先排好的戲,而您是她選中的臨時演員。”西裝男不好意思地說,“那天樂隊唱的那首《南郭先生》是我點的,那把槍也是假的。”
  
  “你不是在騙我吧?”宋陽有些不敢相信。
  
  西裝男長嘆一聲:“我沒騙您,說起來丟人,我女兒以前真是演員,但是發生瞭一些事情,把她給毀瞭。”
  
  原來,西裝男的女兒自幼愛表演,一心想做演員。有一年,市裡來瞭一個劇組,導演看中瞭西裝男的女兒,想把她招進劇組做女二號。
  
  女孩自然高興得要命。可是,進瞭劇組她才知道,這竟是一夥騙子。那個導演用花言巧語將她灌醉,拍攝瞭大量的不雅照片,然後勒索女孩一傢拿十萬元過來買底片。
  
  西裝男的妻子有心臟病,看到照片後,當場病發,還沒來得及送進醫院,便死在瞭救護車上。女孩也因為這件事受到極大刺激,不久便瘋掉瞭。
  
  西裝男本想報案,但是還沒進派出所,便接到瞭警方打來的電話。原來,這夥騙子騙的女孩還不止一個,有十多個懷揣明星夢的少女全都上瞭他們的當。其中有人已經報瞭警,這夥騙子被警方一網打盡。
  
  騙子雖然落網瞭,但西裝男的傢庭卻已經被毀掉。
  
  講述這段往事時,西裝男的眼角有些濕潤瞭。
  
  宋陽不知怎麼安慰眼前這個可憐的男人,他猶豫瞭一會兒,若有所思地說:“您的女兒真的很有表演天分,那天晚上她演得很好。如果有機會,我還想再做一次她的臨時演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