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首富

  PART。1石頭翻身
  
  有句話說得好:石頭也有翻身日,北風總有回南時。陳村的陳二蛋以前是個窮光蛋,有一回做生意賠光瞭老本,隻穿著一條褲衩逃回陳村,成為一時的笑談。
  
  打這起,陳二蛋就咬破手指發瞭誓,這輩子一定要成為全鎮最有錢的人。這不,才幾年光景,陳二蛋的買賣越做越大,搖身一變,成瞭全鎮第一個進軍縣城並且站穩腳跟的老板。
  
  這天,陳二蛋的三叔進城買碾米機,不料忘瞭帶錢,就找到侄兒先借上兩千塊。陳二蛋一聽,二話不說,刷就扔瞭兩千塊給三叔,大手一揮說:“拿去,拿去!別提借字,多難聽,就當是我孝敬您的!”
  
  陳二蛋還帶三叔上瞭大飯店。他有意擺闊,點瞭一大桌子菜,把個沒見過大場面的三叔嚇得兩眼發綠。三叔小心翼翼地問侄子:“二蛋呀,你現在這份傢業到底有多大?”
  
  陳二蛋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咳,能有多大?兩三百萬吧,還不行啊。”三叔一吐舌頭:“乖乖,你三叔十輩子也掙不瞭這麼多啊!”
  
  陳二蛋聽瞭心裡美滋滋的,拍著大腿說道:“想過去,全鎮十大窮光蛋肯定有我陳二蛋一名,現如今全鎮數得著的有錢人,怎麼也得算我一份吧?”
  
  “嗯!”三叔想瞭想,低頭啜瞭一口酒,又說,“二蛋,憑你這身傢,全鎮至少也得排第二。”
  
  陳二蛋一怔,他還滿以為,三叔肯定會說自己是全鎮第一呢。陳二蛋笑瞭笑問三叔:“那排第一的是哪個?”全鎮有頭有臉的大老板他都熟,是收購破爛的李大嘴?是做木材生意的黃四狗?還是那個包工頭楊扒皮?
  
  陳二蛋每點一個老板,三叔就搖一下頭:“都不對,你肯定猜不到,告訴你吧,全鎮最有錢的人是何村的何木瓜,身傢至少這個數,”說著,三叔撐開一隻巴掌晃瞭晃,“五百萬!”
  
  “何木瓜?”陳二蛋“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哈哈,何木瓜!”咋的?這何木瓜他太熟瞭,是他一個高中同學,不開店,不擺攤,早幾年聽說到廣東打工去瞭。就在大前天,還灰頭土臉地來城裡,找陳二蛋借兩百塊錢買化肥。這才多久呢,就有五百萬瞭?
  
  陳二蛋大笑著說:“何木瓜要是全鎮首富,那我就是全球首富瞭!”
  
  三叔卻一臉認真地說:“你別不信,咱們鎮的人差不多都曉得,這傢夥有五百萬。”
  
  陳二蛋知道三叔不會說假話,但仍是半信半疑:何木瓜真的有五百萬?那他找我借錢,算是什麼意思?
  
  PART。2深藏不露
  
  陳二蛋心裡不痛快瞭好幾天。這天他正好有事兒要回鎮上,開著車經過何村時,腦子裡突然蹦出何木瓜的名字。他就把車開進瞭村裡。-故事會在線閱讀
  
  找到瞭木瓜傢,陳二蛋抬頭一瞧,眼前的房子又破又爛,推門進去,隻見屋裡到處煙熏火燎,桌上擺著一碗咸菜,有幾隻蒼蠅圍著亂飛。陳二蛋不由得捂緊瞭鼻子,眉頭也皺瞭起來,這像個有錢人傢嗎?
  
  正想著,木瓜打裡屋出來瞭。陳二蛋解釋說路過這裡,想來看看他。木瓜忙不迭地要燒水煮茶招呼他,陳二蛋說:“你別忙瞭,我馬上就走。”說著,拍瞭他一下肩膀,“好你個木瓜,深藏不露啊,敢情我才知道,你是全鎮首富,五百萬富翁!”
  
  木瓜怔瞭一下,憨厚地搓著手說:“那也比不上老同學啊!”
  
  陳二蛋說:“你太不夠哥們瞭,連我也瞞著!”木瓜撓撓腦袋,一臉窘迫:“咳,沒、沒什麼好說的,不就是五百萬嘛……”
  
  陳二蛋心裡一驚:天啊,聽他的口氣,五百萬還是個小數目!他不想再呆下去瞭,轉身要走。
  
  “等等!”木瓜大呼小叫地追出來,手上捏瞭一把錢,“你來得正好,這兩百塊還給你,免得我再跑一趟瞭。”
  
  陳二蛋一看傻瞭,竟全是一張張五塊、十塊的零錢,而且每一張都破爛不堪,他瞪著木瓜問:“何老板,這是啥意思?”
  
  木瓜一愣說:“還你錢呀,我找你借瞭兩百塊錢,你不記得瞭?”
  
  陳二蛋哪能不記得,可他壓根兒就沒想過要人還。他實在摸不透木瓜的用意,一把接過錢就走:“那好吧,反正你比我有錢多瞭。”
  
  上瞭車,陳二蛋狠狠地一拳打在方向盤上,心裡再次暗暗發誓,一定要超過何木瓜,做名副其實的全鎮第一富豪!此後,陳二蛋跟何木瓜較上瞭勁。
  
  PART。3爭強好勝
  
  一天,陳二蛋接到傢裡打來的電話,他八十多歲的老爹中風瞭,臥在床上起不來。陳二蛋急匆匆趕回村,在傢端屎端尿服侍瞭幾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