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該死的花花公子

  佛萊爾是億萬富翁佈朗的兒子。
  
  這天,他和朋友邁克去攀巖,當他們登上阿力加斯山的峰頂時,這才發現靜悄悄的峰頂上竟然站著三個大漢,後面還停著一架直升機。
  
  見到佛萊爾他們,為首那人露出一絲殘酷的笑容,說:“佛萊爾,你的保鏢們沒上來嗎?恭喜你成為我的人質,對瞭,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查爾。”
  
  查爾說著,拿出手機按下一連串號碼,一手將手機放在耳邊,另一手抽出一把槍,漫不經心地對著邁克扣動瞭扳機。可憐的邁克胸膛上鮮血飛濺,“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佛萊爾面如土色,兩腿一軟坐在地上。查爾將手機遞到他的耳邊:“跟你爸爸說說,這裡發生瞭什麼事情。”
  
  佛萊爾哆嗦瞭半天,突然歇斯底裡地大喊起來:“他們打死瞭邁克,他們要綁架我……”
  
  查爾滿意地點點頭,拿過手機說:“佈朗先生,給你二十四小時,準備兩千萬現金。我已經槍殺瞭他的朋友,不知道這樣能否讓你明白我的決心?”
  
  隨後,佛萊爾被他們蒙住眼睛,推進瞭直升機。直升機挑畔似的在空中轉瞭一圈,然後飛離瞭山下佛萊爾保鏢們的視線。途中,他們改乘瞭汽車,最後佛萊爾被關進一間屋子,雙手反銬在一根柱子上。
  
  查爾命人搜去佛萊爾身上的所有物品,包括他耳朵上的耳釘。佛萊爾是個潮流青年,他的頭發紮成一條條細小的辮子,看上去滿頭都是小蛇。
  
  查爾揪住佛萊爾的幾根小辮子用力一扯,輕蔑地說:“該死的有錢人,你看看你還像個男人嗎?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花花公子。”
  
  佛萊爾簡直嚇傻瞭,喃喃地說:“我爸爸會給你錢的,請不要殺我……咯咯咯……”
  
  佛萊爾的牙關不由自主地打起戰來,更奇怪的是,他的身下傳來水流的聲音。查爾皺瞭皺眉,不由得露出厭惡的神色—原來佛萊爾嚇得尿瞭褲子。
  
  查爾揮手給瞭佛萊爾一記耳光,罵道:“我綁架過七個人,像你這麼沒出息的,還是第一次見到……別抖瞭,閉上你的嘴。”
  
  佛萊爾不敢看他,用力地閉上嘴,卻止不住自己的恐懼,於是牙齒撞擊的聲音變得格外沉悶。
  
  查爾眼睛一轉,突然想要戲弄這個富傢子弟。查爾命令佛萊爾張開嘴,然後突然抓住他的手指塞進他嘴裡。佛萊爾慘叫一聲,上下不斷撞擊的牙齒狠狠地咬在瞭自己的手指上。查爾的手下們笑得前仰後合。
  
  查爾突然止住笑聲:“兄弟們,該幹活瞭。”他命令手下去監視佛萊爾父親佈朗的動靜。沒多久,消息不斷傳來,說佈朗正在全力籌集現金,但是他肯定報瞭警,一隊不明身份的人進駐瞭他的傢。一切都在查爾的預料之中,查爾滿意地笑瞭。
  
  二十四小時轉眼即逝,查爾撥通瞭佈朗的電話,讓他準備交錢。佈朗鎮定地說:“錢沒問題,但我要確定我的兒子還活著,否則你休想拿到一分錢。”
  
  查爾拔出槍,笑嘻嘻地頂在佛萊爾的頭上。佛萊爾嚇得面色慘白,牙關打戰。查爾就是要讓佈朗聽到這些,他嘲諷地說:“佈朗先生,你知道這是什麼聲音?哈哈哈,你兒子嚇得要死,他的牙齒都快咬碎瞭。”
  
  佛萊爾突然歇斯底裡地大喊:“爸爸,救我—”查爾一拳打在佛萊爾的臉上,叫聲戛然而止。
  
  查爾跟佈朗談妥交款方式後,把一個鈕扣樣大小的東西塞進佛萊爾的嘴裡,用膠佈封住瞭他的嘴,然後取出一個遙控器,說:“如果你爸爸敢騙我,我就會引爆你嘴裡的微型炸彈,它的威力不大,但足夠炸飛你的腦袋,所以,你給我乖乖的,懂嗎?”
  
  佛萊爾說不出話,隻是拼命地點頭。
  
  收取贖金的人已經出動瞭,一切都按照查爾的計劃進行著,他馬上就要成為大富翁瞭。一個手下問查爾,怎麼處置佛萊爾。查爾把眼睛湊到窺視孔上,看見佛萊爾坐在地上,被銬住的雙手反抱著柱子,茫然地盯著對面的窗簾。查爾冷酷地笑瞭,說:“收到錢,就立刻殺瞭他。”
  
  話音未落,窗子突然被撞得粉碎,幾個身穿防彈衣的特種警察如神兵天降,查爾的手下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便紛紛倒在血泊裡。
  
  查爾卻在瞬間,撞開關押佛萊爾的房門,一個跟頭翻瞭進去,揪住佛萊爾,把槍頂在他的腦袋上,瘋狂地大喊:“不要進來,否則我就殺瞭他。”
  
  幾個特警出現在窗前,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查爾。查爾這時才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這間屋子窗上裝瞭鐵柵欄,否則特警早就沖進來瞭,自己就什麼機會都沒瞭,而現在至少還有佛萊爾這個人質。
  
  局面一時僵持不下,沒有人敢開槍。查爾實在想不明白,特警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用另一隻手取出遙控器,高聲說:“隻要我按一下,佛萊爾的腦袋就沒瞭,不想要他的命,你們就開槍吧!”
  
  查爾邊說邊收起槍,拿出鑰匙準備打開佛萊爾的手銬,他要押著佛萊爾逃出這個鬼地方。可他突然愣住瞭,佛萊爾的手銬居然是開著的。更讓查爾驚訝的是,佛萊爾好像換瞭一個人似的,絲毫沒有恐懼之色,反而充滿瞭興奮。
  
  查爾慌忙舉起遙控器說:“別動,別動,它會炸飛你的腦袋。”
  
  佛萊爾甩開手銬,友好地拍拍查爾身上的灰塵,然後就要去撕嘴上的膠帶。查爾大叫:“不要動,否
  
  則我要按瞭……”
  
  佛萊爾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繼續撕扯著膠帶。一旦佛萊爾吐出炸彈,自己就沒有威脅的資本瞭。眼見膠帶馬上要被撕開,查爾把心一橫,就算是死也要拉個墊背的,他絕望地將大拇指用力按瞭下去。
  
  隨著一聲爆炸聲響,佛萊爾撲倒在地。特警們正要沖進屋去,卻發現佛萊爾安然無恙地站瞭起來,倒下的是查爾,他的肚子被炸瞭一個大洞,躺在地上痛苦地大叫。
  
  佛萊爾走到查爾身邊,說:“查爾先生,你太蠢瞭,既然我的手銬都解開瞭,我還會讓炸彈留在嘴裡嗎?很抱歉,剛才我一不小心,把它掉在你的口袋裡瞭。”
  
  “兒子,你沒事吧?”一個人大喊著沖瞭進來,正是佛萊爾的爸爸佈朗,他抱住兒子,興奮地說,“你太聰明瞭,竟然還記得我們做生意時約定的暗號,我就知道我的兒子不會窩囊到牙關打戰的,再仔細一聽,果然,你在用牙齒敲出摩爾斯密碼,不過,你怎麼知道被關押的地點呢?”
  
  重傷的查爾悔恨地詛咒自己,原來佛萊爾害怕的樣子都是裝出來的,他們父子倆之間竟然有約定的暗號。不過,他始終不明白,佛萊爾一直被銬在柱子上,沒理由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啊!
  
  佛萊爾笑嘻嘻地蹲在查爾面前,把手伸到腦後的小辮子裡,再拿出來時,手裡多瞭一枚發卡。他得意地說:“你搜身的時候漏瞭這個,它藏在頭發深處,不但能保持我的發型,還可以救我的命。我頭靠著柱子把它蹭落瞭下來,然後用它打開瞭手銬,要不是窗子上有柵欄,我早就逃走瞭。我認出瞭這個地方,通知瞭爸爸,又取出瞭炸彈,然後把炸彈還給你……”
  
  看著查爾絕望的表情,佛萊爾繼續說道:“為瞭讓你相信我的恐懼,對我放松警惕,我甚至不惜尿瞭褲子,表演還不錯吧?現在,你還認為我隻是一個花花公子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